載著我們一行人的魔法磁浮巴士緩緩地通過席德大橋,而在橋峰的橋柱頂端,更有一整個群體的白鴿在上空飛翔。

象徵和平的印象底下,卻又在與戰爭有直接關係的『戰爭學院』上俯瞰大地,說起來,還真的感到格外諷刺。

…不知為何,總會想到一種可能性。

若果世界上不再會有戰爭的話,那又會變成怎樣的樣貌呢?

魔法使的定位和存在,今後又會有怎樣的變化呢?

我們魔法使生於這個戰爭的世代,代代相傳的使命就是為了保衛佩維亞蘭德而戰鬥。

這個使命雖然沉重,但我依然堅信著這就是我的命運以及戰鬥的理由。

亞斯格雷亞…原則上,除了風鳴學園時期的模擬戰鬥外,我幾乎沒有任何與它們實體戰鬥的經驗。

在訓練場上戰鬥多了,但我也清楚這說到底只是侷限於基礎能力上的經驗值而已。

當身處於變幻莫測的戰場之中時,肯定又會是截然不同的另一個世界。

但幸運的是,至今亞斯格雷亞的戰鬥兵種都是沒有意識的機械兵器,至少…並不會有太大的顧慮。

若果戰鬥的對方是有意識有情緒有生命的話,我真的不太敢去想像。

 

雖然在魔法的發展和推動下,世界上很多的理論瓶頸與複雜的國際關係都得以進步或解決;但從另一個角度看來,由魔導科學所打造而成的這個世界,並不是像表現上或想像中的那般單純…

至少,戰爭締造下的和平始終還是很遙遠…

吶,你說對吧,『前輩們』?

我把視線往上,正視著在白鴿群體中那唯一一隻站立在橋峰的橋柱頂端上的白鴿的眼睛並同時心想著。

「啊,她注意到耶!新人好厲害呀!」

「…會否只是巧合的而已呀?畢竟太引人注目了…」

「我想不會,畢竟她那表情就像在說她注意到的不單是『外表』,我們這些『內在』的也注意得到喔。」

「隱藏印象分有加分了呢,真不愧是櫻彌皇國最頂尖的『一等星學園』的畢業生呀。你說對吧,敦?」

「…好了,鳴乃,我們也差不多要下去迎接新生了。」

「好~我們去去就回喔~」

 

「祈、祈!」

「嗚哇!怎麼啦,嚇死我了!怎麼我今天一整天都被你這樣叫醒!」

突然,我的耳朵旁響起了一陣挺誇張的我的名字的音量,使我在自我思考的同時瞬間回到現實。

…當然,與那隻白鴿……不,與『魔法感測器』的視線接觸也因此打斷。

嘛,反正這肯定是前輩們的魔法或術式設定,因此我也並沒有怎麼感到特別驚訝,相信是要感應和監視著這道通往學園都市的唯一通路吧?

而且,能接觸到各色各樣的我所不熟悉或我完全不認識的魔法,想到這裡就讓我有非常熾烈的期待。

就像那隻『魔法感測器』的主人,從最基本的層面來看,想必是一位主要負責『後衛』的輔助感知型魔法使吧?

這也是我最不擅長的領域呢,有機會的話也要多多學習呀。

 

巴士通過席德大橋後,經過自動檢測站後進入了希梅內斯十字軍的學園都市的領轄範圍裡,在剛剛被高聳的樹木遮蔽了的建築物已經位於我們行走車道的旁邊。

不論是餐廳、高級食肆、時裝服裝店、便利商店,甚至是…每個科系的專用器材店都呈現在街道的兩端。

就像一個放在顯微鏡下的大都市一般,衣食住行方面能想到的,都在這個根據地裡能夠解決。

在順暢的大道上奔馳下,我們通過了這條別稱為『希梅內斯第一商店街』的街道後,不消數分鐘的時間就來到了尤拉卡學院的門前廣場。雖說時間上好像很短絀,但若果普通以步行的速度的話,這段距離相信也要花上超過十分鐘的時間。

再者尤拉卡學院還是等到學季開始的時候才來吧,這回的目的地並不是這裡。

在門前廣場的路口拐彎後,突然從巴士上傳來了一陣同學們的歡呼聲和喝采聲,坐在旁邊的泉示意我抬頭往上看,我就馬上看到了這趟行車旅程的目的地了。

位於尤拉卡學院正後方的『一雙龐大的翅膀』以及坐落在這尊擁有這雙翅膀的女神雕像的教堂式建築物,以及與之相連的圓型廣場――就是我們的第一站,亦是希梅內斯十字軍根據地最中心亦最著名的地方。

 

――伊沙貝拉.亞爾卡迪亞凱旋廣場。

作者
羽衣

生活在2.5次元的小鬼頭(自稱),自由奔放的同時亦是一位非常執著的完美主義者,希望凡事皆有大團圓結局。同時擁有把自己的幻想變成文字的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