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strong>第二章. <p> “希梅內斯”十字軍 </p> ( X – 索菲亞皇后城 ) </em></strong>

「祈,快醒來啦,列車已經到站了喔!」

「嗯…嗯嗯?」

我突然感到身體出現被搖晃的感覺,於是亦從沒有夢境的睡夢中睜開眼睛。

而睜開眼睛所看到的,就是坐在我隔壁的泉把雙手都按在我的肩膀上。

「咦…這麼快到站了嗎…呵……呵欠~」

雖然不太願意相信列車在眨眼間就已經抵達目的地的事實,但我還是像今早起床那樣把雙手往上方高舉並伸了個規模超大的懶腰,在疲憊之下讓自己稍為清醒。

我側過頭來從列車的窗檯上往外看,只有一個浮游在半空中的巨型指示屏幕吸引著我的目光。

在指示屏上書寫著的艾芙語,讓我精神上也感到相當的激動和憧憬。

――華倫西亞.索菲亞皇后城。

經過近乎半天的陸空行程後,我們終於抵達了目的地。

 

從月台井然有序的離開後,我們一行人通過快捷和輕便的查票站口,並在車站的候客區域裡集結。

只要步出這個車站,就能馬上看到我們希梅內斯十字軍的根據地――索菲亞皇后城的入口了。我也有點恨不得馬上就奔跑出去呢,但可惜氛圍下不容許我這麼做。

嘛,反正早晚也是要過去的,現在還是先聽從前輩們對於這個對我們來說依然是陌生的地方的指揮吧。

在候客區域裡,前輩們的數量因特地過來接送我們而有所增加,但我完全沒有在櫻彌皇國的說明會時看過他們,估計是一直停留了在這邊吧。

而感到奇怪的則是,總覺得他們的視線一直在朝著我的方向打量著……也許在前輩們的圈子裡,我這個『新晉的魔法使』已經完全張揚開去了吧?

於是,我只好繼續低下頭來滑動著我的攜帶電話,藉以迴避一些不必要的眼神接觸及交流。

而因為情況上與今早在天風城集結的時候相類似,所以這次我並沒有悄悄的使用魔法來感知著大家的討論話語。

畢竟經常這樣『窺探』別人的內心說話也是不太好的行為呀。

不一會兒,當前輩們看來是已經商量好接下來的行動後,便指揮著拖拉著一堆行裝的我們跟著他們離開了車站。

 

――索菲亞皇后城,

在佩維亞蘭德裡,這個有著中世紀命名特徵的地區是一個非常著名的學園都市。

而這個專有名詞,亦是能完全代表著『華倫西亞』這個屬於卡斯蒂爾西班牙的大城市。因此在現代社會裡,直接以前者來稱謂也是一件十分普遍的事情。

而這個佔地面積龐大的學園都市,就是我們從今以後四年的授業地方,或稱為我們的根據地,希梅內斯十字軍的根據地。

離開索菲亞皇后城車站後,前輩們示意我們再度作出一個短時間的稍候,而我們亦清楚這是因為甚麼――往前方望去,是一道看起來長度不長但卻寬闊的橋樑,這是我們在資料搜集和共享的時候就知道這是根據地通往華倫西亞本土的唯一通路,別稱『席德大橋』。

如果真的要形容索菲亞皇后城的地理形勢的話,其實以天姬島作為比喻是非常合適的:兩者都是從本土大城市延伸出海洋並藉由橋樑連接的人工島嶼。

說起來,天姬島和索菲亞皇后城的面積也有點相近呢,真要以實際數據比較起來的話後者會稍大一點。

然後把視線沿著席德大橋的對岸終點,就已經能看到一座以藍白色為主配顏色的城堡,地理海拔雖然不高,但卻在『術式太陽』的照耀及蔚藍晴空的襯托下格外突出,就像是在宣示她就是這個人工島的主人一般。

這座城堡的名字是『尤拉卡學院』,亦是我們不論魔法使還是攻讀各個專業的同學都會在這裡上課的教學大樓。

 

至於『尤拉卡學院』周遭的建築物,除了位於正後方的『一雙翅膀』外,應該是有特別的限制,因為所有建築物都沒有比目測大約二十層的城堡還要高聳。

於是,也就造就了索菲亞皇后城既擁有現代化的先進、亦保留了傳統上的歷史因素的獨特景觀。

正當我感慨和打量著眼前這幅從前只能在網路和各式媒體上呈現的圖畫的時候,兩輛大型的魔法磁浮巴士已經抵達我們的前方。

走進將來這個『自己所要保護的地方』之後,我才深刻的發覺,自己真的成為了一個需要背負著『命運』的魔法使。

不由得,從前那股本應消散了的名為壓力的責任再度環繞在我的身旁。

 

羽衣附錄 – 世界觀補完/名詞解釋

 

―― 『術式太陽』、『術式星空』

或稱為『魔力太陽』或『魔法星空』,能說是目前『魔導科學』與『魔導開發』融合並開發出來的最高結晶。『術式太陽』藉由半透明的魔法術式固定於半空之中,並以魔法能量創造出一種與太陽光線完全相符的魔法能量來擔當太陽的職責;術式星空則是只把太陽光線以魔法阻隔,因此本應被太陽本體直射的地方也會呈現黑夜,同時能在黑夜裡看到太陽。藉由術式太陽和術式星空的結合驅動,就能把整個佩維亞蘭德世界的日照或黑夜固定,從而刪除了各國時差的問題。時間上沿用格林威治標準時間,並制訂出一套全世界也使用著相同日夜時間的標準時間。

作者
羽衣

生活在2.5次元的小鬼頭(自稱),自由奔放的同時亦是一位非常執著的完美主義者,希望凡事皆有大團圓結局。同時擁有把自己的幻想變成文字的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