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strong>第二章.<p>  “希梅內斯”十字軍 </p> ( VII – 來自遠方的話~上篇 ) </em></strong>

「嗚哇~這就是歐羅巴世界的軌道呀,唔嗯…」

「看起來跟櫻彌皇國的沒怎麼分別呢,看起來…嗯。」

「好期待列車快點駐站!」

當我們一行人按照前輩們的指示在兩個對向軌道中間的月台排列好後,就聽到同學們一些宛如看見世界奇蹟般的感嘆句子。

嘛…當然我也是第一次到歐羅巴地區,說真的我也該與他們有相同的反應,但為了避免別人認為我是來自哪個郊外的鄉里人士,因此我亦暫時沒把名為面子的面具摘下來。

(不過,相較起來,『魔法軌道列車』在哪個地方也還是沒多大的分別呢。)

我們即將乘搭前往華倫西亞的交通工具,名為『魔法軌道列車』,與在空中翱翔的撒特斯一樣,這也是在研究魔導科學下的結晶品之一。

但不一樣的是,因為列車的班次、速度、抵離時間等都是相差非常微小的固定性,於是隨著研發的進程及魔導科學的日漸普及,現在已經發展成所有魔法軌道列車都是由魔導晶石所操控著的無人駕駛技術。

不一會兒,以高速前進著的雪白色列車映入身處在月台上的我們的眼簾後徐徐降速,並在各車廂的進出門以完全沒有絲毫分差地對準劃分於月台上的進出標示的狀態下安靜下來。

前往華倫西亞希梅內斯十字軍的我們在進入了專屬於我們的車廂後,便馬上非常敏捷的回歸成於出發前集合時的眾多小圈子,並每個小圈子都各自佔著數席位置的方式尋覓座位。

與撒特斯的內部相比起來,雖然空間上明顯的細小很多,但絕不吝嗇的擁有與剛剛完全相等的大型鬆軟座椅,並在兩旁兩座的座位下襯托出一道非常寬敞且整潔的中央走廊通道。

「祈,你跟泉坐在這邊吧,我在隔壁跟風鳴學園旁班的同學坐就可以了。」

「嗯,泉,你先進去。」

「咦?祈你不是先走進來的嗎,別擋著路啦,我還要放行李。」

「……你懂我都不坐在最裡面的位置的。」

「這傢伙真的很煩耶!現在還在挑!」

唔…明明是被知道的習慣卻又被挖苦,雖說我也不是第一次被這麼說,但依然讓我出現了些微不悅的感覺。

當然,這也是心底的情緒而已,不到十多秒就已經消散。嗯…這也算是我們同輩朋友之間的溝通方式和親密的證明吧?

 

我和泉在整理和安放好行裝後端坐在各自的座位上,不消多久就已經被從今早乘坐撒特斯上積累下來的疲憊感掩蓋了精神,正當我以為終於能在唯一能熟睡的交通工具上『閉目養神』的時候……

我突然想起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使我猛然睜開雙眼並從座位上彈起來坐正身子,這個舉動也嚇到了在旁邊把玩著攜帶電話的泉。

「你別突然彈起來嚇人啦,做惡夢也不會那麼快醒來吧?」

「比惡夢更可怕啦,我忘了在到步後聯繫家人們!他們一定很生氣了!」

「……我也忘了!這真的比做惡夢更可怕!」

聽到我如此驚慌的說道,因為泉明白我的意思,她也慌忙的關閉了在攜帶電話上玩耍著的遊戲,並作出按鍵的動作。

「說起來,我也忘了,謝謝你提醒啦,祈。」在中央走廊對岸的俊君也在聽到我的話語後從長褲的口袋裡拿起攜帶電話。

於是,我也拿起自己的攜帶電話撥打著家庭的電話號碼,因為這裡畢竟是公眾的地方,因此我沒有使用映像傳送的方式,而是使用最基本的語音通話方式。

 

「祈姐姐!是祈姐姐呀……!你到步了嗎!?有好好吃中午飯嗎?有受傷嗎?有哪裡不舒服嗎!?」

嗯,接通了,但我還沒預備好通話,在接通後馬上就傳來了一系列音量超大的聲音,使我馬上把攜帶電話從耳朵旁拿開一段距離。

「呃…是的,風香,我到卡斯蒂爾西班牙了,現在在前往華倫西亞的軌道列車上。晚了一點才聯繫回來,真的不好意思呀。」

「沒關係的……只要能聽到祈姐姐的聲音…嗚……祈姐姐…啊…媽媽、美悠,是祈姐姐呀!你們快過來…!」

…對聲音感應較為敏銳的我來說,我知道風香在接聽到我的聲線後就馬上哭了,於是才會這樣急忙的找媽媽和美悠出來掩飾吧。

――為了不讓我擔憂和影響我的期待心。

我從心底裡感謝這位一直在背後支持著我的好妹妹後,再用非常短暫的時間整理了思緒來繼續接下來的通話。

作者
羽衣

生活在2.5次元的小鬼頭(自稱),自由奔放的同時亦是一位非常執著的完美主義者,希望凡事皆有大團圓結局。同時擁有把自己的幻想變成文字的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