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希梅內斯”十字軍  ( VI – 登陸!卡斯蒂爾西班牙王國~下篇 )

「咦?啊…你是魔法使呢,真可愛,阿哈哈。」

我們一行人通過這道自動階梯往上層方向後,就馬上來到了一個寬敞的入境大堂,負責不同年齡層及不同職階爵位的入境通道比比皆是,排列出一道一絲不紊的隊列。

基於程序上的關係,我選擇排在了學生群體中的最後方,除了不要吸引額外的注意外,魔法使的入境程序較為繁瑣也是一個原因。

…雖說在天風城的時候就已經領教過一次了,然而,當我出示屬於自己的魔法使身份證明文件時,這次碰上的卻是主動與我搭話的漂亮姐姐。

重點還有一個,那就是――

(好流利的日語呢,果然國家對外級別的工作人員就是不一樣呀。)

――語言問題。

雖然經歷了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戰火蹂躪後,佩維亞蘭德世界裡有不少的語言遭到淘汰甚至滅絕,然而,至少,『佩維亞蘭德九座』各自的語言依然完好無缺地保留下來並流傳至現在。

因此,這也成為了現今世界最重要的九個語言,但說到底這也是在各自的國家裡流通的語言而已。

自世界政府成立後,有一項議案就是建議由世界各地的語言學家共同創立一種全新的語言,以作為從此之後泛用於全世界的對話言語。

然後,最初因為和約與對話的問題而擱置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但藉著對亞斯格雷亞的戰爭爆發為契機,最終於三十年後的新西曆三十年,這種全新的語言才在世界上應運而生。

 

而它的名字叫作――『艾芙語』。

 

雖說在艾芙語誕生的初期還是有一系列的反對聲音出現,例如『為何不是以我們的語言作為通用語言?』及『為何要強迫我們學習一種不知名的東西?』等等。但時間經歷久了,自然地也都逐漸接受了這個終究沒甚麼損失的事情。

而現在,艾芙語也是從小開始就必須學習的主要語言,亦有一項現代調查是在所有身處於識字範圍內的人群之中,懂得艾芙語的是有接近98%的浮誇數字。

 

雖然浮誇,但絕不是誇大。

總而言之,算是世界政府對語言方面的一項非常成功的改革吧。至少在異邦的環境下交流和溝通,也像是在自己的家鄉一般流暢和簡單。

 

「咦?是嗎,阿哈哈哈哈……」

對於這位海關姐姐的『讚賞』,我頓時無法想到甚麼來回應,只能以尷尬的笑聲和伸出右手撥弄著後腦的頭髮來矇混過去。

當然,是以日語。

聽到我不知所措的回應後,海關小姐依然掛著微笑地檢查著我的身份證明文件,亦非常流暢地完成這個初步的檢查程序。

「戒崎小姐,請你作出接下來的動作。」

接著,語言一轉,海關小姐使用艾芙語來要求我進入魔法使身份確認程序。而接到這個指令,我當然亦馬上使用魔法召喚身份確認的工具。

「姓名正確、編號正確,身份已確認」。

「身份確認完畢,歡迎來到卡斯蒂爾西班牙,戒崎小姐,願你在這裡有個愉快和美好的時光。說起來,你即將從學的十字軍是希梅內斯十字軍?」

「啊…是的。」

「在你們的撒特斯抵航前剛好亦有一輛來到呢,我想想…是來自奧斯特芬蘭大公國的。」

「奧斯特芬蘭大公國…啊,難道……」

經由海關小姐的言語,讓我在這個本應沒有甚麼特別交集的北歐羅巴國家找到了唯一的一個扯上了線的關係。

「嗯,那裡也有一個少女魔法使,將會從學希梅內斯十字軍呀,你們也要加油喔。我不耽誤你過多的時間了。」

「謝謝你,我會努力。」

我在櫃台上領回自己的身份證明文件,並推著行李箱離開了算是第一位主動與我搭話的卡斯蒂爾西班牙人的視線範圍。

「祈~這邊喔,你好慢呀!大家都在等你!」

邊思考著與海關小姐的對話邊推著行李通過唯一的道路,就聽到泉呼喊我的名字,因此我亦從與外界半斷絕聯繫的沉思模式甦醒過來。

「是~抱歉呀,讓各位久等…」

於是,我暫時拋開了即將要見面的那位來自奧斯特芬蘭大公國的少女魔法使的思考,並加快了步伐以追上已經聚集起來等待下一步指令的大伙。

 

――反正,馬上就會見面的,與我一樣來自於異邦的魔法使啊。

作者
羽衣

生活在2.5次元的小鬼頭(自稱),自由奔放的同時亦是一位非常執著的完美主義者,希望凡事皆有大團圓結局。同時擁有把自己的幻想變成文字的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