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希梅內斯”十字軍  ( V – 登陸!卡斯蒂爾西班牙王國~上篇 )

「祈~這邊喔!」我推著自己那收納在撒特斯尾鰭位置的大型行李箱離開這輛巨大的航空交通工具,並抵達預先設定好的匯合點。

「好!各位親愛的同學們!先檢查一下大家的行裝有沒有全部拿妥,不然有甚麼遺留下來的話就沒辦法拿回來囉!」

聽到負責帶領我們的前輩如此叮囑,我們也因此各自各的不嚴其煩地檢查身上及隨行的行裝有沒有齊全。

然後不消數分鐘的時間,大家又回歸沉默地注視著前輩們所在的位置,以表示謹遵從接下來的步驟。

「好了,那麼我們即將要過境進入卡斯蒂爾西班牙王國了,大家準備好應有的身份證明,然後跟上我的腳步吧!」

接下來,大夥紛紛向著前方移動,雖然我聽得到這個相關的指令,但我並沒有像大家一樣往前走,而是把視線向上四十五度角的位置目不轉睛地注視著。

「…祈?你在看甚麼?」

因為,我被眼前這座巨大而宏偉的石砌城堡所吸引著一切的目光,正確來說,是有一種被震懾著而不能動彈的感覺。

雖然同為城堡風格的造型,但與天風城相比起來,卻又是完全截然不同的風格。

若果天風城是以現代化和奇幻來形容的話,

那馬德里—巴拉亞斯機場的主棟就是以古老和神秘來相比。

說起來,的確有像我在歷史課時學習到的歐洲中世紀式風格呢,也許就是模仿了這類建築吧?畢竟在西歐羅巴世界裡,卡斯蒂爾西班牙也算是一個擁有較深長歷史的國家。

與我的興趣和學科相呼應,不禁一踏足這個國家才沒十五分鐘,就已經令我十分期待和興奮了呢。

「咦…等等,大家呢?」

結果,在我完全陷入自我陶醉的期間,大伙就已經到達進入主棟的艙門,於是我才急急忙忙的回過神來並推著行李箱奔跑。

「等等我啊啊啊啊啊!」

 

與從天風城前進到撒特斯停泊場的路程相反,這次我們是從撒特斯停泊場前進到機場主棟,進入了這座『古堡』後,才發現從外部觀測起給予的第一印象更為生動地展示在我們的眼前了。

――雖然我自身對城堡內部結構的認識並不深刻,但我卻能切身感受到其莊嚴與秘奧,用以支撐的高聳石柱與巨大拱門所連接而成的通道迴廊、用以代替照明設備的投影式蠟燭,以及…擺放得井然有序的冷兵器裝飾品。

彷彿就是以這種特殊的氛圍,來歡迎從千里迢迢的世界各地光臨的『客人』。

我們最後抵達一個空間較大的迎賓大堂,而眼前的左右兩方各有一道迴旋自動階梯通往我們看不到的正上方的空間。

至於為甚麼要故弄玄虛地設置這種令人費解的設計,其實也是有一個特別原因的――浮遊在空氣中的指示牌標出了『一般登陸通道』與『特准登陸通道』。

『特准登陸通道』,因名思義,就是專門為一些特殊人物辦理登陸手續而設的通道,而在眾多的列舉名稱當中,十字軍也在其內。

不難想像,十字軍在其國家內的聲譽和信望,比同為高等教育級別的大學及一系列的專業學院更為崇高。

需要直接面對戰爭的窗口,當然,這也是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另外則是,十字軍在某程度上,也直接代表著國家的實力。

佩維亞蘭德十字軍的排位,相信是每個國家都竭盡全力以希望爭取高位名次的一項『儀式』。

因此貴為這項『儀式』的重要基礎――學生,才會逐漸的發展出了這項本應不存在的待遇。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和默應的適應性,這也已變成一個理所當然的事情了。

…雖說,雖然我身為魔法使,卻也還是第一次踏進這個登陸區域呢,畢竟我也是第一次以『魔法使學生』的身份登陸。再者『一般登陸通道』那邊也有專門為魔法使出入境而設的櫃台,那也就沒甚麼必要來到這邊吧。

 

聽從前輩們的指示,我們這班新生一個個的推著行李搭乘這道自動階梯,形成一道長長的人鏈。

說起來,不知不覺間,從離開撒特斯的那種不安的情緒已經消散了,亦也許是,被緊接而來的期待感覆蓋了吧?

作者
羽衣

生活在2.5次元的小鬼頭(自稱),自由奔放的同時亦是一位非常執著的完美主義者,希望凡事皆有大團圓結局。同時擁有把自己的幻想變成文字的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