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2017年回顧 (微小的一步 – 下篇)

櫻彌皇國是大姆洋的沿海國家,因此颱風暴的來襲早已不是甚麼新鮮的事情,然而,吸收了在戰爭中遺留下來的魔法能量再正面襲擊天姬島的颱風暴,能說是天姬島建城以來的首次。

這次颱風暴對天姬島造成的破壞…是讓我們這些天姬島居民完全手足無措的程度。看著故鄉被如此的肆虐和破落,我們真的單純只能感到心酸和無助。

這也將會成為一個,永遠無法忘記的惡夢。

 

「『仙境奇緣』也花費了幾乎半個月的時間才能重新營業呀…」

「對吼,這裡都已經淹沒了半個舖面了,除了我專用的魔法烹調器具外,其他的食材和施設全部需要重新更換,虧大本了。」

「最重要的是人沒事呀,美莉亞。」

「嘛,說的也是…總而言之,這種可怕的自然災禍,真的只能祈求不要再來第二次了。其實相信大家,依然還未能從那天的惡夢裡醒覺過來。」

「……嗯。」

「…不過啦,也能看到這小城人間有情的一面,也算是這次災禍的得著吧?」

「啊,說起來真的,看著大家一同展開災後工作,其實真的很感動呀…」

俊君對這次的災禍提出了一個『因禍得福』的想法,我也馬上表示認同。畢竟…我也是在災後就馬上展開了善後工作的義工一員。

看著幾乎全是素未謀面的官員和居民一直連夜努力著整頓公眾的地方,使這座小城能盡快恢復原狀,我身為這任務首當其衝的魔法使,看到這個情境,也不禁感動和激動得流下眼淚。

原來一聲『加油』、『謝謝』,是能如此的激勵、也是如此的令人充滿力量。

然後,我就職的企業也希望我能在答謝大會上站台分享這次災禍前後一切的心得和感想,我當然義不容辭地答應,最後亦獲得全場的鼓掌聲。

「只要聽過祈那天的分享的音色後,相信像希樹這種木頭人也能感動得流下眼淚呀,哈哈哈哈……好痛!」

泉在讚美我的同時也不忘於諷刺自己的老同學,結果換來的是與剛剛一樣被餐具敲了一下後腦袋。

結果這個場面也讓我們從回顧這段沉痛的歷史中放下心情,也真的要謝謝泉那股天然和樂觀的心態,以及圓場的能力。

 

我別過頭來看著其他餐桌上的顧客,雖然現在有的彬彬有禮地享用著眼前的美食;有的開懷大笑地在和親朋戚友們談天;也有的在興奮地期待著迎接即將到來的新的一年。

但他們在災禍過後的那天,也許都在這個小城的某個角落替她義無反顧地奮鬥著、充滿愛心地貢獻著。一想到這裡,不禁眼角裡已經被淚光所沾濕。

正因為有大家,使這個小城擁有了面對這段艱苦環境的士氣和勇氣。大家那拋下一切身份守望相助的團結與愛,這道名為愛的『希望』,必定能引領天姬城這個地方跨越這道破紀錄的高聳障礙。

我如此相信著――

 

――人呀,一生會長大三次。

第一次是發現自己不是世界中心的時候;

第二次是發現即使再怎麼努力和堅強,終究還是有些事是無能為力的時候。

過去在十字軍的時候,我就已經長大了第一次。而我總感覺,這一年為我帶來了第二次的長大。

那麼,最後的第三次長大,又如何呢?

 

「好了,我該回去忙了,最後的第四季,就讓祈來作結案陳詞吧。」

「對呢,大家都知道祈最愛的就是第四季了。」

「…謝謝大家,這一年走到今天第四季的最終日,真的經歷了許許多多各種各樣的事情,至於第四季…其實也沒特別的有發生甚麼大事件。

但就心理的層面上而言,我卻得到了很大的成長。」

魔法使並非受到所有生命的恩寵對待,這已經成為了一個自然的法則,就像在每人的心態和精神上,這就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

然而,我卻對這類事情十分敏感――我非常在意別人是怎麼看待我的。

正因如此,說實話,我在現在的職場上從初入職直至第三季完結,我一直在處於一個自我拉扯和掙扎的狀態。『在逆境中尋求生存』,算是如此的寫照吧。

很想像以往一樣逃避、很想像以往一樣博取同情,但我知道,其實自己根本無處可逃,因為回到現實後,依然需要去面對這個問題。

從一開始,問題根本就沒有解決過。

強行變化的話,說不定就沒辦法回到從前了。一旦越過了某些規則,就沒有辦法回到原本的狀態。

結果,我選擇了自己支撐著那弱小的自己,不要再去往牛角尖裡鑽,亦不要再去嘗試改變這些自然的原則。

 

最後,我很慶幸自己走上了這個正途。

 

「結果,在十字軍時總是笑逐顏開的祈回來了,真是太好了呢。」

「嗯,看祈在離島展開部門團隊建設培訓時的影像記憶,就是最好的例子了。」

「嗯…但可惜,沒能撐到這一年的最後呀。」

「咦?」

「…你真的打算說嗎,祈?」

「沒甚麼啦…其實也不是甚麼秘密,我也想讓好朋友知道嘛。畢竟,這一年即將過去,就當成是替下一年的期望撒下希望的種子吧。」

泉和希樹看得出來就是滿頭問號,的確,因為在兩星期前發生的事情,我只有跟俊君提及過,因此這也是我們兩人之間的秘密。

 

我是在一年的最後一個月份出生的,因此我也特別喜歡這個屬於人馬星座的月份。她總是會令我充滿期待、也總能讓我回望一年間發生的種種因果,並繼續邁向那不知道有甚麼在等待著我們的明天和未來。

這一年的誕生日週間,能說是我自出生以來最愉快的誕生日慶祝時光,突發性質的驚喜和活動,令我感到被寵愛包圍的同時也珍惜著各位給予的期待和寄望。

……本應我也希望能藉著這一年不斷乘風破浪積蓄下來的運氣划過國際換日線而抵達新一年的起跑點,但是,又因為愛情上的情感問題,彷彿使我從懸崖上的高點跌下谷底,在那裡感受到的,只有不斷慟哭的絕望。

投放的感情越多,所遭受的回饋反噬就越痛越濃,才初次嘗到如此滋味的我,真的一時間只能任由自己在谷底下崩潰和腐爛。

 

而把我從這個谷底下拯救出來的,就是現在在我眼前以及一眾我所認識的同僚和朋友。

雖然他們(俊君除外)並不知道我因為甚麼而失落和自暴自棄,但他們仍然替我擔憂和出言安慰,使我感到在我的身旁,依然有無數的光點匯聚成光環,照亮並鼓勵著我走出苦澀的陰霾。

縱使直至現在,我或多或少的還會在睡夢中正視自己期待的畫面和情節,但這『症狀』已經越來越淡薄了,算是逐漸能放下這件事了吧。

但願時間,真的能沖淡一切。

 

「嗚嗚嗚……原來祈遭受了這麼大的苦呀…」

「喂,泉…別抱在我胸部上蹭了,你只是想蹭我的胸部對吧!」

「嘖…被發現了。」

「還這麼不知羞恥的承認了!這個混蛋!」

「不過,真的沒關係嗎,祈?不要逞強呀,我們一直都會在旁邊支持你的。」

「說是已經完全放下,當然你們也知道以我的性格是不可能的,但也總不能永遠沉淪下去。雖然我沒有奮勇的衝進戰場,並不知道最後的結果,然而我知道的是這才是最好的道路,也會對彼此而言是最好的結果。」

我推開依然在磨蹭著我的泉感慨的說道,然後只能默默的苦笑。

其實,我又何嘗不想以一個全勝的姿態來迎接新的一年來臨呢?只不過,有時候,還是要該接受命運的安排吧。

始終…我還是無法邁向第三次的成長。

 

――即使知道有些事是無能為力,卻還是會盡力爭取的時候。

有盡力爭取過,但最後還是決定放下。也算是另類的成長吧?

 

「呀,不知不覺這樣談著就已經一個半小時了呀。」

「對呢,每次聽祈的回顧都會聽到入神和忘了時光的走動,可能這也是某種魔法的力量吧?」

「…我可沒有使用這類奇怪的魔法喔。」

「騙你的啦,祈也不會做這種事吧?畢竟,你可是我們最懂想法的摰友呀。」

「嘛,真是的……」然而,此刻苦笑已經變為打從心底的微笑。

回顧轉化成思念,終有一天,能夠傳遞出去的。

這個微小的一步將會繼續,邁向明天與未來──

 

「我就陪伴你們到這裡囉,快點趕去迎年祭典的會場吧。活動快要開始了!」

「謝謝美莉亞!」我率先從座位上站起來,並看著同桌上的三位好朋友。

「怎麼啦?好奇怪的眼神…」泉感到不可思議,並對此作出詢問。

「…不,沒甚麼,呵呵。」

但我沒有作出任何對這問題的回答,只是輕輕把右手放在嘴唇邊笑了數聲,

「真是奇怪。」

「相信你肯定猜到我正在想甚麼東西的吧,俊君?」

俊君也對此感到神秘,但他卻微笑著,彷彿已經知道我在想些甚麼。

「…嘛,既然知道,就不要對我作出回答啦。」

「好了!我們該離開了,不要阻礙著美莉亞囉。」

我推著俊介和大家走出『仙境奇緣』,同時與剛剛一樣心想著相同的事情――

 

(有你們當好朋友,真的是太好了。)

 

這一年,雖然沒有完美地走到最後,然而,這一定會成為新的里程碑。

讓這個思念,隨著微風與歌謠之下傳達出去,繼續傳達至沒有盡頭的明天。

終有一天,我們會踏著這微小的一步而繼續成長。

只要不忘記當初的初衷,這份思念一定會引領你前往明天。

永遠──

 

— Side Story. “Pace of N.C.117” is closed.

End.

作者
羽衣

生活在2.5次元的小鬼頭(自稱),自由奔放的同時亦是一位非常執著的完美主義者,希望凡事皆有大團圓結局。同時擁有把自己的幻想變成文字的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