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2017年回顧 (微小的一步 – 中篇)

「至於第二季的話,我自己感覺就是…同時有著期待和憤恨這麼一個心情上非常大的轉折吧?畢竟這個第二季,也發生了很多事呀。」

我喝著自己最愛的特調魔法青蘋果茶,並回憶著半年多前那些極具衝擊性的『宣告』,也許正因為如此,這杯果茶品嚐起來總有一種不知名的情感摻雜其中。

「不過啦…如果你能稍~為更改一下你那愛把稿件都留到最後一刻才急於寫作就好了。畢竟不這樣的話,很多時就能看見你的文筆呈現出比較愴惶的感覺呀。」

「對呀,我也這麼認為的,祈。雖說你存量不少,但不是說你要重新修改嗎?高中時期的創作文筆,與現在的文字應該相差甚遠吧?那基本上其實你要重寫呀。」

聽著泉和俊君如此告誡著我,我也非常理解為何他們會對我展示這種擔憂。

…是的,這是第二季度裡的其中一個大事件,就是…我從中學時期以來開始構思的奇幻輕小說,終於不再是以『自己拋上網路』的方式來刊登了。

換言之,總算是有了有聲有型的支持與認同了,雖然我知道這只是一個開始,但能這樣寫著自己喜歡的東西並在網路上讓讀者們評價和鑑想,其實,就已經非常的心滿意足和感到欣慰。

「所以,我們會登場嗎?聽你透露,這部小說可是超長篇的呀…」

「當然會囉,下一年的每週還請繼續支持和追看『佩維亞蘭德戰記』呀。」

「如果我是女主角就好了……痛!你幹甚麼啦,希樹!」

泉繼續嘗試追問使我透露更多的細節和希望把她建議的橋段加進故事裡,但被坐在旁邊的希樹使用餐具輕敲了一下後腦袋。

 

那麼,真的,既然現在給予了我一個平台和機會讓我把自己的故事延續下去,我也要繼續加把勁寫出最完美的故事來呢。

…至少,先從每週都不要再在最後的時刻才急急忙忙的『趕稿』做起吧……

 

「不過,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過了不久之後,就傳出了讓祈大病三天的消息呢。能讓魔法使生病三天,這相信能成為世界上的奇事了。」

「喂…希樹,說好不談這個的,不然祈又要哭了…」

「嘛,不要緊啦,都已經過去許久了,沒事啦。」

在討論完我自家的小說後,在我們喧嘩的這一桌中相對來說較為沉默的希樹突然把話題的氣氛轉向。嗯…但就事實而言,他卻沒有說錯話,雖然原因或許較為令人掃興,但我的確因為某個消息而讓我生病了整整的三天。

「我某時候還會收到一些網友詢問你還會否有後續的故事呢,但我都只能回他們『作者在長休中,看她的心情了』這類型的說話。」

「…遊戲平台都沒有了,我又有甚麼能更新和又有甚麼靈感去創作後續故事呢?雖然我也真的很不想自我終結這部外傳,但以目前的狀況來說真的沒辦法了。」

聽到我如此無可奈何的解答和嘆息,俊君也只能輕輕的拍搭著我的肩膀,以示意『理解』和『加油』。

從我高等學院的時空開始,我就一直把我的遊戲空間和大部分的遊戲時間投放於某隻魔法實境角色扮演的遊戲當中,換句話說直至本年真的已有超過十年的時間了。

但是,亦在這款遊戲踏入將近十一週年的時候,遊戲的企業公司宣佈即將永久終止其服務與營運,就是倒閉的同義詞。

得知這個消息後,我幾乎陷入崩潰邊緣的狀態,雖說大家可能會認為單純為了一款遊戲而自甘墮落和自暴自棄實屬誇張和無法理解……

――然而,當得知這十年來的苦心經營和心血在不久的將來將會全部化為烏有,說真的,直到現在,我依然會因為自己無法保護好自己所創造的角色而感到愧疚。

身為特殊人類的魔法使,也像普通人一樣無法替自己所喜愛的事物改變命運,說起來其實真的挺為諷刺。

「總而言之,雖說一個好歸宿沒有了,但相信你在將來一定能找到一個更好的,加油呀,祈,現在就先專注於創作『佩維亞蘭德戰記』吧。」

「亦或許在將來,祈的這部小說會改篇成魔法實境遊戲也說不定呢?」

「…加油,祈,我們一定會支持你。」

「嗯…謝謝大家。」

 

聽著大家的鼓勵,我的心跳默然的在躍動著,有時候真的呢,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想像的未來總是美好的,或許,已經有甚麼好事正等待著我去迎接吧?

這年的第二季,算是心境比較迂迴曲折的一季――

既有興奮、又有失落;

既有期盼、亦有失望。

注意到自己正在不斷成長的同時,也對過去的自己作出了一個承諾的告別。

 

「第三季的話……」

「相信要重大回顧的只有那件事吧?」

「好漂亮…!」

正當我們即將要從第二季的回顧進入第三季的時候,餐室負責人把一盆混和了歐羅巴風格的魚刺身料理端到我們的餐桌上。

「今天專程為你們設計的,不要客氣,這盆算我的。」

「謝謝美莉亞!」

「說起來,『那件事』也導致了這裡損失相當慘重呀…」

「唉…不要再提了,要重新把『仙境奇緣』裝潢和清潔,真的消耗了我非常多的營業額呀。要不是大家的幫忙,可能我已經回到塔林敦意大利了。」

我替即將要回顧的『大事件』以『仙境奇緣』為例子作了個起始,餐室負責人則坐到我的旁邊,並開始加入我們的對話行列。

「沒想到身為魔法使,也有很多無能為力的事情呀…」

「別難過啦,祈,我很明白你的心情,畢竟我也是只能看著自己努力的成果被災禍所吞噬,魔法可是只能在災後才派上用場呢。」

「但是…!」

「祈,停止吧,不要因為自己是魔法使就把一堆跟自己無關的事扛在自己的責任行列上。雖然魔法使擁有我們常人沒有的力量,但說到底…魔法使也不是世界的中心,也只是跟我們一樣擁有普遍感情的人類而已呀。」

俊君的這番說話,令我頓時無言以對,只能默默認同地苦笑。負責人也深表同感,用手心輕輕的拍著我的肩膀。

魔法使並不是世界的中心――這句說話,我已經從俊君的口中聽到過無數次。

無疑,這的確是事實,世界並不會因為某個人而改變自己的規律和序列,時間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對於這次的『大事件』,其實就是一個很好的應驗:縱使我們生活著的這個地方天姬島上有著眾多的魔法防衛施設和魔法使在,但終究還是無法改變在本年的第三季期間被某個自然災害重創的事實。

――颱風暴。

作者
羽衣

生活在2.5次元的小鬼頭(自稱),自由奔放的同時亦是一位非常執著的完美主義者,希望凡事皆有大團圓結局。同時擁有把自己的幻想變成文字的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