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2017年回顧(微小的一步 – 上篇)

「唔…遲刻快十五分鐘了…我得再跑快點…」

我持續的在吵鬧而乾冷的街道上以比慢跑快一點的速度奔波著,好不容易終於到達了『目的地』,而我發現今天晚上相約的兩男一女已經抵達這裡了。

「阿啦…抱歉,我遲到了,嗄……」

我彎下腰來,並把雙手按住膝蓋的位置喘著氣說著。穿在身上的那件厚重的褐色大衣和墨藍色的長圍巾也一併受到地心吸力的影響而往地面直垂著。

「會比萬年遲到大王的泉還要晚到,實在不像相對守時的你啊,小姐?」

「甚…!只是你們每次都晚到,我才比預定時間還要晚出門而已啦!」

穿著的厚度與我差不多的男生與除我以外的女生喧鬧著,而另一位穿著明顯比較單薄的男生則雙手插進長褲的口袋裡單純看著我們吵鬧。

「抱歉啦…因為我那可愛的妹妹風香在我正要出門的時候請教我妝扮的相關事宜,因此晚了點來啦。」

「幸好你跟這餐廳的負責人相熟所以才不至於把我們的預約讓給了別人啦…好啦,快進去吧,大家等你也快一個小時了。」

「咦…等等,說起來,你們也跟負責人認識呀…為甚麼先到的你們都不先進去?反而要在這麼冷的外面等我整整一小時這麼久?」

我突然發現了如此的一個疑惑,但三人馬上轉身頭也不回地打開餐廳的大門,完全無視我的問題。

「你們肯定也是剛剛才抵達的對吧!還五十步笑百步!!這群傢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於是,我向著他們使用了也許是這年頭最後的一個怒吼配額。

 

要說是少年少女,未免已經太勉強了。雖說我們給人的感覺和外貌依然還是少年少女的樣子,但若以此自稱,相信連自己也會覺得不好意思吧。

現在的時空是,新西曆117年的……最後一天,簡單來說,再經過大約四個小時左右,就會踏進新的一年。

眨眼間又是除夕的日子了呢,總覺得每年的倒數活動就像不久前大家一同歡慶的時間而已…只能說時間真的像箭矢一般高速飛翔呀。

是的,回想那年從這裡出發前往異邦求學的事情…已經是八年前…不,將要是九年前的事情了。

但那段陳舊卻又鮮明的回憶,至今依然非常清晰的存在於我們的腦海裡。

那是一段印象深刻、永遠不能忘懷的喜怒哀樂交集的回憶。

當一堆具有畫面的記憶湧上思維的時候,我像是知道這些歷史已經成為自己的足跡一般,輕輕閉嘴一笑並追上他們進入我們每年除夕的相約地方。

――塔林敦意大利風格的西餐廳『仙境奇緣』(Felicita)。

因為這裡距離跨年時會舉辦的慶祝祭典很相近,加上這餐室的負責人是我們都認識的朋友,所以幾乎每一年最後的晚餐都會選址在這裡。

更重要的是,這也是『畢業』那年我們彼此之間的一個約定吧。

――由我這個魔法使來擔當主人公,來回顧剛經歷過的一整年的記憶。

 

「啊,祈!你們來啦,這邊喔,你們每年的專用桌。」

「謝啦,老朋友!我們自己會照顧自己的,你先忙吧!」

進入餐廳並停留了在接待處的地方,因為服務生已經對我們的臉孔非常熟悉,因此就揮手示意負責人出來。負責人是一位看似是比我們大了好幾歲的大姐姐,但實際上她卻跟我們都是相同年齡的呢…

我們在兩側都是鬆軟的沙發座位上坐下,雖然想馬上開始進入今天的主題,但還是…先填飽肚子較好。

「說起來,我們在一月和二月的時候,也是經常要來這邊陪祈的呀。」

正當我們都在看著餐單的時候,除我以外的女生――死黨之一的淺間泉替今晚的主題作了一個開場白。

「沒辦法啦,有人『失業』了嘛,整天窩在家裡的感覺其實也是相當糟的呢。」

在外頭與泉一同喧鬧著的男生替泉的開場白加了一些補充,他算是我最好的摯友,名字是杏璃俊介。

「是嘛…我倒覺得能整天窩在家裡是非常幸福的事呀…」

至於除我以外最後一位說話的男生,是我們在卡斯蒂爾西班牙求學時認識的櫻彌同學,與泉一樣的專科畢業,伊狩希樹。

「唉…別提了,魔法使失業簡直會令人笑掉大牙吧…我當初真的沒有想過原來除了最終目標的魔法使公會和各十字軍之外,找工作也是一件難事呀…也許我真的太高估了自己的身份和能力了…」

「但反過來說,有自信是好的。我相信你也不希望胡亂尋找與自己毫不相關的工作當跳板吧?」

「嘛,這麼說也是啦…」

 

嗯,是的,說來慚愧,如果要回憶這一年的一月和二月的話,我幾乎沒有甚麼想到的能夠告訴大家。

因為…在去年的年底從上一份工作辭職後,一直在處於失業的狀態,所以僅有的娛樂活動就是在朋友們放假的時候抓他們陪我吃飯談近況…這樣子。

但若說到電玩的話……不,還是不要說較好了,不然我這兩個月的超糜爛生活就會被公諸於世啦…

「不過,真的,也拜那段時光所賜,我真的思考了不少關於自己的將來和去向,也能說成是直到那個時刻,我才開始真正的正視自己吧?」

「雖然是個長久和幸福的『假期』,但還是恭喜你在三月開始就找到新的環境了呢。」

「……對呀,這一年,真的是我變化最大的一年,呢…價值觀、心態、信念…真的從以往在十字軍時那個『有甚麼就以憲章信條來激勵自己前進』的我不一樣了…

來到現在的這份工作後,我才真正的學懂何謂『世界』,所以說,雖然前期較為吃苦,但現在真的很慶幸當初能找到和撐過這個新的環境。」

我替我的本年第一季作了個總結,並揮手示意朋友負責人替我們點餐。

作者
羽衣

生活在2.5次元的小鬼頭(自稱),自由奔放的同時亦是一位非常執著的完美主義者,希望凡事皆有大團圓結局。同時擁有把自己的幻想變成文字的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