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strong>第二章.<p> “希梅內斯”十字軍   </p>( IV – 抵步 ) </em></strong>

「機艙廣播:飛行報告,現在,本魔法飛翔噴射機—『撒特斯SR.741』正通過拉雷蒂亞奧地利大公國維也納城的上空,距離目的地馬德里—巴拉亞斯機場尚餘約半小時的航行時間,請各位乘客在即將降落的時間盡量享受本機所設的服務,謝謝。」

「咦咦…原來不知不覺剩餘半小時就抵步了呀…」

「看來我們也聊了一小時多的時間了呢。」

泉和俊君同時看著自己的電子手錶及餐廳牆壁上的大掛鐘說道,在聽到這個第五次也是最後一次的飛行報告後,我也驚訝的發現時間真的悄悄無聲地就流走了。

「那麼,我們也回到各自的座位上吧?」

我向他們提出了自己的建議,因為總需要在抵達前再度整理一下自己的心情,他們也分別點頭以認同我的想法。

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癱坐下來後,便馬上回復了看向窗戶外頭發呆的姿勢,說起來,剛剛的飛行報告好像是說經過了維也納城吧?

在可見的將來時段,拉雷蒂亞奧地利大公國、維也納……這兩個地理上的名稱對我…不,對我們整個即將隸屬的十字軍而言,都不會是一個陌生的地域。

國家擁有屬於自己國家的魔法使公會,就如中華華夏帝皇國、櫻彌皇國、高盧法蘭西主教國等等,這始終是『佩維亞蘭德九座』中的那九個國家的事情。

――換句話來說,擁有十字軍卻沒擁有魔法使公會的國家或地區,是佔著世界上較大部分的比例的。

而我們即將前往的卡斯蒂爾西班牙,就是其中之一。

那麼,這些十字軍將會由哪個國家的魔法使公會來領導呢?最接近的?不是;擁有最多國籍的魔法使的?不會;按十字軍自身的意願來決定歸屬?更不可能。

答案其實很簡單,那就是『按照著戰線的分佈,由世界政府在綜納一切資訊後來決定在除九座之外的某一國家或地區設立魔法使公會』。

是的,就像體壇盛事的選址一般,但這次是以軍事為前提的目標抉擇而已。

而佈位於『第二戰線』的卡斯蒂爾西班牙以及其國內的三隊十字軍,都隸屬於維也納魔法使公會,全稱為維也納歐洲連合聯合魔法使公會。

因此才說,雖然理論上並不會有太頻繁的接觸,但這個我們的『主管』,絕對不會形同陌路。

 

撒特斯的翅膀從向橫完全展開改變回上下循環的波度性擺動,代表航線進入了最後的十五分鐘――降落階段。

魔法力量的感受,就是在最開始的飛昇階段與這個降落階段最為深刻。

三小時的航程在不長卻又不短的時光裡飛逝,從窗戶往外看,已經能看見目的地:馬德里—巴拉亞斯機場了。

一直憧憬著的地方――西歐羅巴大陸。

其實真的沒有想過,自己會以一個這麼特殊的身份來與這片大陸相會。即將要在這裡學習以及…即將要為此而戰鬥的地方。

(把以往的憧憬達成之後就是…向著下一個目標筆直前進吧。)

心裡想著這句戒崎家教導給我的銘言,那麼,真的是時候要再好好思考並設置出下一個憧憬了。

不然的話,只會被上一個已達成的憧憬及目標所纏繞著腳步,無法輕易前進。

(不知道前輩們和魔法使公會會給我一些甚麼的挑戰呢…)

離開了自己作為優等生而存在的風鳴學園,前往這個嶄新的學習階段,多多少少還是會感到焦慮和…害怕。

不知道自己的程度在同學和前輩們的眼中到底能到達甚麼樣的級數呢?在這種變化萬千的學習氛圍與戰場上,究竟自己又是否能掌握呢?

(好…!)

我攤開了自己的右手,並在自己的注視下輕輕的緊握成拳頭狀。

如果因為被這種不安的思緒而影響著自己的話,那就變成完全的本末倒置了。因此,就暫時把這種還沒發生就先憂慮的情緒拋諸腦後吧。

只有這樣,自己才能以最真實、最才幹的一面融入這個嶄新的學習環境。

就讓我從此刻到今後,迎接著那些素未謀面的未知挑戰吧,而我亦相信,自己一定能夠跨越這些障礙的,畢竟自己不是孤獨一人走在這道路上呀。

在下決心及追跡著下一個憧憬的同時,撒特斯已經順利的降落在目的地。

午安,西歐羅巴。

午安,卡斯蒂爾西班牙王國。

從今以後,我的第二個『家』,還請多多指教。

作者
羽衣

生活在2.5次元的小鬼頭(自稱),自由奔放的同時亦是一位非常執著的完美主義者,希望凡事皆有大團圓結局。同時擁有把自己的幻想變成文字的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