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strong>第二章. <p>“希梅內斯”十字軍 </p>  ( III – 科系選擇 ) </em></strong>

「嘛,我也懂你的心情啦,泉,但不用擔心,這樣子更受人歡迎呀。」

「可是,果然會奇怪吧…女生選這種專為男生而設的專業…」

嗚哇…怎麼話題的風向會突然變得那麼奇怪…是我說的話引起了反效果嗎?

「如果你覺得奇怪的話,為何當初還要堅決選擇這個專業科系呢?」

俊君的疑問句令坐在四方長桌上的我們三人沉寂無聲,當然我知道他並不是故意要讓氣氛弄得如此僵持,相反地…我更期待泉給予的答案。

因為…在我聽到俊君的提問後,多多少少其實自己也在考慮著相同的問題。

理所當然,身為魔法使,在前線戰場作戰就是這個身份的至高無上的使命。然而,撇除這個特殊身份而言,魔法使始終也是一個人類,因此與十字軍的其他學生一樣,也有選擇自己專業科系的權利。

在佩維亞蘭德裡,大多的魔法使都會選擇與自身能力息息相關的專業,例如『魔導科學』、『戰略研究』、『魔導開發』等等。

――說起來,我還沒向大家交待我的專業科系呢。

直至現在,我依然一直在考量著這個決定是否正確的選擇。

旁人都建議我選擇能把自身魔力發揮至極致的科系,不僅在十字軍期間就能展露鋒芒,畢業之後也能更輕易地在魔法使公會裡擔任要職。

但是,家庭的一句『別管大家和旁人怎麼想,選擇你最有興趣的科系吧』使我毅然地選擇了這段屬於我的道路。

回想當初,憧姐姐在那天啟航之後跟我說『請不要像她那樣拖到最後才能匆忙選擇自己那別無選擇的道路』時,真的令我大哭了一場。

然而,正因如此,就是這些支持和衝擊的總和,令我毫不猶豫的在升讀十字軍的第一志願科系裡寫下了自己所選擇的答案。

雖然我的這個選擇讓很多風鳴學園的老師及同學大感失望,更被說成是浪費了一個天選的人才;但是,我不會後悔。

有著整個戒崎家族、十分愛護我的畢業班班主任、俊君和泉等等知己的支持,我就絕對不會後悔。

所以,雖然俊君剛剛運用自己最擅長的引導技巧讓泉思考,使我也對自己有了猜度之想,然而我相信答案其實不用甚麼考慮,就已經非常的明顯。

「因為,這是我最喜歡的領域和專長呀。」

「沒錯,你已經給出了一個最為有力的答案了。」

俊君和泉的言語對答,使我自己也對他們微微一笑,對呢,如果本屆到希梅內斯十字軍的名單上沒有他們倆的名字的話,我真的也不能想像自己該怎麼辦了。

「但相對來說,祈你的科系我們就絕對不擅長了,你也要加油呀。」

「阿哈哈,畢竟文科生嘛,我只能期望與大家的水平不要相差太遠就好了…」

「你也放心啦,風鳴學園也算是世界上知名的一等星學園,我估計是你的水平與大家落差了一大截就差不多了。」

「真是的,泉…我就當成這是激勵的說話吧。」

是的,在風鳴學園裡我是文商科畢業的,雖然在分科前我是以理工科的成績佔著不少的優勢,但我最後還是選擇了另一條道路。

因為那裡有著――我從小學以來就一直憧憬著的學科,亦也成為了我在十字軍四年裡的一個較為冷門的科系選擇。

――歷史科。

新西曆的前身,公元紀年制度;

佩維亞蘭德的前身,地球;

世界政府的前身,聯合國;

戰爭、殖民、革命、建國、瘟疫、宗教、學術、科技……

對於這堆已成過去的史實,我都有著一股接近狂熱的興趣,我想要知道過去究竟發生了甚麼;想要知道過去的人是怎樣一直把文明延續到現代;想要知道過去一切戰爭和事件的因果循環。

――同時也想知道,究竟我們魔法使,在過去的足跡和未來的步伐裡,究竟會有一個甚麼樣的評價、以及為了甚麼而存在。

單純只是為了討滅亞斯格雷亞的人間兵器?

成為執行治安任務時被人聞風喪膽的劊子手?

或是…能成為與自己既有親緣關係卻又截然不同的人類的棟樑和橋樑?

答案雖然在現在並無法讓我們知曉,但我始終相信著,『歷史』,終會讓我們看到這個命題的終點和答案。

羽衣附錄 – 世界觀補完/名詞解釋

―― 魔導科學(Magia Science)

新西曆一世紀中期開始在佩維亞蘭德蓬勃發展的專業科系領域,在佩維亞蘭德與亞斯格雷亞的第三次戰爭期間,因應第二代魔法使人數稀少及第一代魔法使的年齡斷層問題,並無法對亞斯格雷亞的強攻作出有效保衛。因此在世界政府及第一代魔法使的推動下,決定開發出專門針對亞斯格雷亞的冷熱兵器,這種魔法與科學之間融合而誕生的產品,就稱為『魔導科學儀』;而不斷探究魔法力與科學產品之間的融合極點的學科,就稱為『魔導科學』。直至現在新西曆109年,魔導科學已成為佩維亞蘭德一個非常熱門的科系領域。

作者
羽衣

生活在2.5次元的小鬼頭(自稱),自由奔放的同時亦是一位非常執著的完美主義者,希望凡事皆有大團圓結局。同時擁有把自己的幻想變成文字的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