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strong>第一章‧  <p>一切都從這裡開始</p>(XIX–啟航,再會~下篇)</em></strong>

 

 

抵達進入禁區範圍的地域後,與方才登機櫃台周邊相比,氣氛是截然相反的。

在這裡能看見的,只是家家戶戶擁抱著兒女、淚流滿面的說出道別,以及握著雙手默默鼓勵的溫馨及感觸的場景而已。

是的,只要踏進那兩位看來嚴肅的機場保安人員之後方,就是直接前往魔法飛翔噴射機的通路。換句話說,亦是與這個故鄉作出一個中時間的道別的通路。

“媽媽,我很快就會回來嘿。你不用每天都映傳過來的啦,我能顧好自己的……”

先說出這段說話的,是走在我們右方的泉,雖說本來以為她的天真性格能蓋過感傷,結果卻與我猜想的既是相似卻又不同。

――表面上依然是滿顏歡笑及從容,但其實在語氣及語速裡已經暴露了她的不捨。然而,她卻堅強的在忍耐著,也使我感到由衷的佩服。

亦或許,是她對方的那位強勢媽媽的數滴眼淚讓她感受到了感傷的想法吧?

“泉,女孩子人家,要好好保護自己呀……有甚麼困難的話,就找祈和俊介吧,他們都是你的好朋友,一定會幫助你的。”

“……是的,我知道了。”

看來她們是道別完畢了,泉提著行李走到我旁邊,而她的媽媽則加入我的家庭行列裡。

 

我們算是比較遲的一組抵達禁區範圍的,除了因為本來就走在隊列的末端外,更決定性的因素,就是要顧慮著希望把時間拖延至最後一刻鐘的我的腳步吧。

但即使時間再怎麼推延,始終既定的時刻還是會來臨,我們一行人在距離那兩位機場保安人員不遠的前方停下了腳步。

“祈……我們就護送你到這裡了。”

爸爸和媽媽把他們手上提著的手提行李傳遞給我,我接過來後把它們遞給俊介暫時替我先拿著。

“爸爸、媽媽、風香、美悠……謝謝你們,請你們放心,我一定會成為一位擁有‘魔法使別稱’的魔法使,請你們在這裡看著……我一定會……”

聽到我如此鼓勵自己,風香和美悠首先不停地用雙手擦拭著淚光,當然這樣也引起了我的淚腺相呼應,但我命令自己要像泉那般忍耐,絕對不能在這裡展示自己軟弱的一面,讓他們擔憂。

媽媽伸出雙手示意,我亦同樣伸出雙手擁抱著媽媽。“我知道你一定能做得到的,加油。因為你可是我們的女兒呀……”

爸爸點頭並靠近過來撫摸著我的頭髮。“女兒,願蒼風的加護永伴左右,武運昌隆。”

我輕輕的放開了擁抱,媽媽的淚光雖然讓我不忍直視,但我卻能因此下定決心絕對要好好的表現自己,不辜負家人對我的期望。

我直視著大家的視線,雖然除了爸爸外,媽媽、風香和美悠都被不同程度的淚痕所覆蓋著臉容,但她們還是堅定的以視線回望著我。

――與我一樣,那是堅決和清澄的眼神。

只要有著這樣的祝福和鼓勵,我就知道不論身在哪個戰場上,我都不是孤身一人。

最後,我深呼吸了一口氣,再以範圍大約到包含著全部同學和前輩的聲線來向今天替我送別的家庭、即將要前往異邦的眾多同學,以及……佩戴在我脖頸上的頸飾致以無上的勇氣和希望。

“希梅內斯十字軍所屬.戒崎祈,在蒼風的加護下前往戰場,出擊!”

而換來的,就是數秒後眾人鼓掌和點頭的激勵。

“那麼,我出發了,爸爸、媽媽、風香、美悠……下次再見的時候,希望你們能以‘魔法使別稱’來跟我說‘歡迎回家’吧。”

我微笑著向著最愛的家人說著,然後,我輕閉雙眼並轉過身來,示意俊介和泉跟隨我,我頭也不回地邁向前方。看著眼前的目標和道路,我再也不會回頭。

“祈姐姐,你要保重呀!!!我也會在這裡加油的!我一定會拿學期第一名給你看!請你到那邊後也要祝福我呀!”

“祈大小姐……!我答應你!我會好好的鍛鍊自己的課題!你不用擔心的,父親大人、母親大人、風香大小姐……戒崎家會由我來保護!請你不要掛心!”

“女兒,一路順風……願蒼風的加護永伴左右,武運昌隆……”

聽到家人們對我的祝頌,我依然沒有回頭地前進。因為想把這份祝福永遠藏在心裡的同時,也不希望家人看到我已經淚流滿面的臉容呀……

“通過禁區後哭也沒關係的,祈。”“你已經表現得非常好了!”

“嗯……出發吧!”

俊介和泉也像剛剛一樣把手輕按在我的兩側肩膀上,並輕輕的推著我向前進。說真的,有著這兩位好友的扶持,溫暖反倒蓋過了淚腺的崩潰。

眼淚必定能化作耀眼的勇氣,我重新振作起來,並在機場保安人員的引領下,我們消失在家人的視線當中。

 

再會。

羽衣附錄– 世界觀補完/名詞解釋

――魔法使別稱(KnightCode)

除了真實的姓名外,魔法使在佩維亞蘭德還有一種命名法,稱為“魔法使別稱”。顧名思義,就是以稱號來代替姓名的叫法,然而,魔法使別稱並不是每位魔法使都能擁有的,按照傳統規定,魔法使只有在進駐十字軍後才會擁有由自己命名,並交由所屬魔法使公會審批的魔法使別稱的資格。除此之外,還必須在十字軍就讀和執行任務的時候,獲得普遍的認同及出類拔萃的表現,與學校的“資優生”相類似。擁有“魔法使別稱”是獲得出眾認同和榮耀的象徵,因此是新生代魔法使經常視為主要目標的追逐對象。

作者
羽衣

生活在2.5次元的小鬼頭(自稱),自由奔放的同時亦是一位非常執著的完美主義者,希望凡事皆有大團圓結局。同時擁有把自己的幻想變成文字的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