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strong>第一章.  <p> 一切都從這裡開始</p>(XVIII–啟航,再會~上篇)</em></strong>

“那麼,戒崎同學、杏璃同學,麻煩到櫃台那邊辦理登航手續。”

我和俊君聽到前輩的吩咐,便從手提包裡拿出需要進行登航手續的文件,確認無誤後再推著各自的重量級行李箱前往櫃台。

我們一同在櫃台上放下所需文件,工作人員最初並未有看向我們而直接拿走我的那份,但當他看到某本棗紅色的小書冊的時候,他卻猛然抬起頭並睜大雙眼來注視著我。

……雖然不是第一次,但始終這樣還是會對心臟不好…

“那……那個……抱、抱歉……戒崎小姐,麻煩需要確認你的‘身份’……”

那位年青的男性工作人員戰戰兢兢地說著,從這個慌張的表情和反應來看,想必他應該是第一次遇到要替魔法使進行登航手續吧。

“魔法使,身份確認。”

我在聽到指示後熟練地口唸出進行魔法使身份確認的魔法咒語,接著在我的右前方近胸膛的位置,出現了一個像是手鐲般的立體環狀物。

“呃……接下來就是……連……連接,然後,名字……啊,輸入錯誤了……”

我無奈的看著那位手忙腳亂的工作人員,要不是旁邊較為年長資深的另一位工作人員插手協助,相信就要拖上一段蠻長的時間了……

“那麼,麻煩戒崎小姐進行接續的動作……”

我把右手伸進剛才自己召喚出來的環狀物,並在手腕的位置停下。

“姓名,戒崎祈;出身,櫻彌皇國,請確認。”

我向著環狀物說出自己的基本個人資料,等待了約四秒鐘的時間後,有兩陣像是計算機屏幕閃屏的聲音從環狀物及工作人員使用的機器設備同時發出,而伴隨著這種聲音的最後,則是一把電腦程式的聲音:“姓名正確、編號正確,身份已確認。”

在聽到這個電腦程式的回聲後,我才解除了魔法。

 

爾後,就是我和俊君進行正常的登航手續,也就是說只有魔法使是額外要進行這個“魔法使身份確認”的步驟。

無可厚非,始終這個特殊身份,在常人的眼中並非能輕易了事或隨隨便便就能蒙混過去的。因而很多時候,除了非常基本的事件處理或手續(就如剛剛的登航手續),都是由魔法使來處理魔法使的相關事宜。

若是新手的常人來處理魔法使的手續或事宜,會突然感到壓力或慌忙,其實也是不難理解的。

……畢竟,魔法使並非每人都是善解人意的聖者,他們是害怕若果在這方面出了一點非常微小的錯誤的話,後果也會不堪設想吧。

這亦是我非常非常討厭的一個狀況,也就造成了兩個群族之間的猜忌。但遺憾的是,這道人與人之間的高牆或隔閡,以我這緲小的一人之力是無法解決的。

希望隨著時間的推移,這道城牆般的隔板會自然的崩塌吧。雖然這也許是機率近乎於零的現實,但是我也只能如此由衷期盼著。

就這樣,登航手續順利完成,我和俊君回到大伙的位置,而在集合點的家庭們以小圈子的形式各自交流了一段時間後,要出發的時刻終於也要來臨。

 

“那~麼~各位家長,各位同學,我們的航機已停泊在著陸位置,我們要往禁區移動了,請問大家都辦理完登航手續了嗎?”

負責集合我們的前輩邊核對著他手上的人員名單邊向我們高聲喊話,而大家聽到這番資訊後,都紛紛提起放在地板上的行李跟隨著負責帶路的前輩移動。

我和俊君也在最後的確認完畢後,也拿起了我運用魔法來使行李浮遊在與地板高低差約十厘米的一堆行裝,並打算踏出腳步跟隨大伙。

……然而,看著眾人都往前方邁進,我卻遲遲沒有移動;不,正確來說是我還未有這股臨時踏出腳步的心理準備吧。

總感覺有一股無形的衝擊力與壓力在我的正前方向我堆壓著,使我連提起腳步也是如此艱難。原來俊君所說的“待會的某幾個時間點,要作好心理準備”,就是這麼一回事。

正當我承受著這股壓力的時候,在下一瞬間,我卻突然擁有了抵銷這堆力量的意志和力量――

――是俊君和泉,他們站在我的兩旁並分別把手輕按在我的兩側肩膀上。

“出發吧,祈。”“我們可不能落後於他人呀!”

“……謝謝你們。”

他們微笑著給予我鼓勵,而我亦突破了束縛著自己的壓力,只要注視著永遠位於自己前方的目標和願望,就能擁有突破一切難關及自我的意志。

於是,我隨著大伙踏出了腳步,前往送別的地方。

 

羽衣附錄– 世界觀補完/名詞解釋

――魔法使的身份確認魔法

本回登場的魔法是魔法使從小就要學懂的一個基礎中的基礎魔法――身份認證。在魔法使出生後,就需要到世界政府進行身份登陸,就像每個生命個體都擁有身份證明文件一樣。“身份登陸”後的魔法使才能具備在佩維亞蘭德執行命令和任務、或是出入國境等的權利,不然則屬違法並會由魔法使公會直接處分。魔法使的個人資料都登陸在右手的手腕上,當進行身份認證的時候,就會自然對應。順帶一提的是,本回內文裡的那本棗紅色小書冊,就是魔法使所使用的特別出入境護照,在日常生活的時候能以普通身份生活(即只出示身份證明);但當要執行涉及到魔法使身份的特別事項或手續的時候,就需要把普通人的偽裝給卸下來了。

作者
羽衣

生活在2.5次元的小鬼頭(自稱),自由奔放的同時亦是一位非常執著的完美主義者,希望凡事皆有大團圓結局。同時擁有把自己的幻想變成文字的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