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strong>第一章.  <p>一切都從這裡開始</p> (XVI–舞台下的序曲 )</em></strong>

“天京大道”――顧名思義,這是連接著東京與天姬的一座跨海大橋,在天色非常清澄的環境下,能見度亦是沒有任何一絲塵埃的透徹。

我把左手托著腮依靠著車門,看著從碧藍色的海水延伸出去的那看不到盡頭的彼方,在這通過了拂曉的水平線上,總是令人在不安之中摻雜著安逸。

在自家的魔法磁浮汽車裡,安靜得彷彿連吹拂進來的微風聲音都能聽得清楚。不論是爸爸媽媽,風香和美悠,或是我和俊君,誰都沒有談話。

的確,我也多半能明白這股安靜是在表達些甚麼,畢竟兩年前憧姐姐要像我們現在即將離開天姬市的時候,也是這個樣子。

大家都有大家的心情,但始終會一起共同面對的,就是離別時會帶來的思緒衝擊。而這股衝擊,並不單純只是不捨之情那麼簡單,當中亦同時包含著對未來的祝福、長大離家的欣慰、對自己寄予的期望以及……不在身邊的孤獨。

這種種的感情看似簡單,但總會在場景的襯托下形成一種強烈的催淚力量。

兩年前,我是以配角的身份參與了這場演奏會;而這次當我以主角的身份站上那天只能凝望著的舞台,便會感受到是否也不一樣呢。

 

不知不覺,車輛以時速九十至一百公里的速度在天京大道上飛馳的情況下,不到十分鐘就已經離開了橋樑的範圍。

“能看到天風機場了呢。”

車內突然有一股嬌滴滴的娃娃音在說話,是美悠打破了自踏上天京大道後一直保持著沉默的狀況。

當然,我們亦不會介意這股安靜被打破,除了專心於駕駛著車輛的爸爸之外,我們亦同時看著天風機場的方向。

――那棟宛如奇幻童話故事的城堡般的建築物,就是我們今天在天姬市的最終目的地,天風機場主棟,別稱“天風城”。

“很久沒來這裡了呢。不論哪次觀看,都能把人的心靈吸進去。”

俊君在我們專注於看著天風城的時候表達自己的感慨,使我們都從那魔幻並雄偉的建築物裡回過神來。

說起來,儘管已經多次踏足天風城,但不管何時都會被它的氣勢和渲染出來的氣氛所感染著。天風機場在全櫻彌皇國雖然規模較小,卻成為了最有名氣的機場,想必與這個所謂的“感覺”有著一絲絕對的關係。

 

由於身份上的特殊關係,我們不用在普通停泊場那邊等候,而是直接進入守備森嚴的管轄區域來進入天風城。

因此,我們在幾乎沒有耗費任何的等待時間,就來到了天風城的客運大樓,並尋找著今天與我和俊君一同從櫻彌皇國前往卡斯蒂爾西班牙的同學群。

“糟了……在說明會時我也沒怎麼去注意同學們的樣貌,認不出來就慘啦……”

我邊推著行李箱邊向俊君說道,但顯而易見地這只是一個沒必要的擔憂,單純只是想在這尋覓的過程中開展一個話題而已。

“不用擔心,反過來一定就沒這煩惱了,我們這一屆櫻彌皇國的畢業生只有你一個魔法使前往那邊,你說同學們會否對你有強烈的印象?”

“唔……這麼說也是……”

的確,俊君說得沒錯,在現在佩維亞蘭德相互交流學術和專業領域的條件下,其實每屆升駐至不同地方的十字軍的學生裡,平均一百個學生當中只有一個魔法使是非常普遍的事情。一來魔法使的數量已經十分稀少;二來魔法使始終是緣著血緣關係而誕生和傳承的,因而較大多數都會選擇留在自己的國家。

於是備受矚目也不是一件稀奇的事情,而相信當在十字軍裡度過一段時間後,就會回歸日常的情況了吧。

“更何況這次的魔法使可是一個漂亮的少女呀。”

“甚……?!真是的……俊君這個大笨蛋!”

由於突然聽到一句使我感到十分害羞和驚訝的句子,因此我停下了腳步並大聲的呼喊著,呃……臉頰亦不知不覺的泛紅了。

而我的家人們聽到我們的吵鬧,亦對我們投以安心的竊笑。

“噫哈!遠處已經聽到你們倆的吵鬧啦!終於來了喔!咦咦,小祈今天的打扮真的很可愛和漂亮呀!戒崎小公主,你好!”

“嗚噗!!”

我還沒完全從剛剛的小劇場裡消化過來,又突然被一股熟悉的聲線所覆蓋著腦海裡的聽力,而這亦正是我剛剛拿起瓶裝飲料補充身體水份的時候……

因此,我就把剛喝進嘴裡的飲料往側面全都噴灑到俊君的身上……

羽衣附錄– 世界觀補完/名詞解釋

――天風城(Cosmos Wind Castle)

即為天姬天風機場的主棟,以其童話故事般的城堡外觀而聞名於世,整棟建築物在不同的程度下均運用了魔法的原理來建造,例如遇到天災、亞斯格雷亞來襲或突發事件時會對應出不同的防衛魔法機制;或是外部的外觀與內部的空間和比例不相一致等等。天風城原為櫻彌皇國的“魔法使貴族”之一的“神原家”的宅邸,爾後在天風機場興建時,神原家與櫻彌皇國達成協議,把天風城以魔法擴大並移動到天風機場,成為現在的天風城。然而作為交換,神原家希望櫻彌皇國兌現的承諾則是……

作者
羽衣

生活在2.5次元的小鬼頭(自稱),自由奔放的同時亦是一位非常執著的完美主義者,希望凡事皆有大團圓結局。同時擁有把自己的幻想變成文字的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