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strong>第一章.  <p>一切都從這裡開始</p> (XV – 再見,我的家園~下編 )</em></strong>

“嗯……攜帶電話、錢包、身份證、魔法使身份證、風鳴學園畢業證明……都在了。"

在這最後的十數分鐘時間裡,我和俊君都檢查著最重要的物品是否已經帶備。

嘛,縱使已經反反覆覆的確認了不下十次,但到最後的時刻才來慌張並重新確認,也是很常見的心態吧。

“呃……糟糕……"

“怎麼了,俊君!?"

然而正當我們都認為這是在重複作著多餘的擔心的時候,俊君突然焦急的輕聲說出這麼一句說話,讓我突然緊張起來。

“我看來真的是忘了…我那份‘心理評估報告’沒記得去拿取…"

“在你家嗎?那現在還來得及呀,也只差最長半個小時而已,趕快回去吧。”

“不,不是我家……是在風鳴學園裡呀。”

“咦…但是,我們那級不是一起………啊。”

由於前往‘十字軍’的一切學園裡所發出的所須文件都是統一由學園派發,因此我對俊君還未拿取感到意外,但我馬上記起了他在申請期的那個期間……

外出到東京向他專業的領域範疇實習了,因此他是過後才自行填補申請的。

“嘛,現在來回風鳴學園肯定來不及了……沒辦法啦,只好到那邊才解釋吧…我發個短訊給爸爸媽媽,讓他們幫我存取照片型式的副本就好了。”

“…很抱歉,我的魔法幫不上忙…”

“說甚麼傻話,又不是你的問題……行了啦,短訊已經發出去了,估計在我們抵著那邊之前爸爸媽媽下班回家後就會看到的,放心吧。”

我看著俊君那鎮靜但難以掩蓋一絲尷尬的笑容下,不由自主地感到意外……

在我們同學和朋友圈子之間,俊君一直是以沉著冷靜見稱的,幾乎每件事都會先三思而後行。換句話來說,就是犯錯機率很低,更莫說這種較為低級的錯誤。

然而,這也讓我突然明白到,俊君始終還是和我一樣對於這天是感到緊張的,並非只有我一人是例外。但正如他所說,表現出困惑的話其實也改變不了甚麼,與其影響別人的心情,倒不如把這份不安收在心底。

直至現在,我才透徹的理解俊君的這番說話的意義。

 

“沒問題,俊介,我也會保持著和你的父母聯繫的,後勤補救的工作就交給我們吧。”

“嗯……謝謝伯母,幫大忙了。”

“小意思。我也要謝謝你經常照料祈呢,就像今早一樣。”

媽媽撫摸著我的頭髮向著俊君說道,嘛…雖然心態上很常反駁,但事實上我也沒有辦法回話,畢竟我自己也知道虧欠了他太多,而自己卻一直沒有甚麼能幫得上忙。

希望在接下來的十字軍環境裡,能讓我多多少少作點’貢獻’吧。

“到那邊以後不要給人家添麻煩呀!有甚麼事先嘗試自己獨立解決,不能總是依賴著他人呢。”

“是是…知道啦,媽媽,俊君都在笑我了…”

因為是青梅竹馬的關係,相類似的話語相信他已經聽過好百千次了。然而,不知怎麼一回事地,看起來他比我還要百聽不厭…

就這樣,不久後媽媽的攜帶電話再度響起音樂的聆聲,風香和美悠則馬上推著我們的行李箱走到玄關的位置。

【鈴,我回到家門前囉,你們可以隨時出來了。】

【好的,在準備了。】

我和俊君也幫助著風香和美悠,共同拿起各自的行李往玄關的位置前進。

雖說是只有十數步之遙,但感覺這段距離比以往的經歷都還要長遠。是不捨之情束縛著嗎?還是在心理層面裡產生了錯覺呢?

不管怎樣,我在玄關穿起了自己最常穿的中跟淑女鞋,並在媽媽、俊君和風香、美悠在大門前宛如祝福和歡送著我而排列出兩排的情景下――

我打開了自家的玄關大門,並向著那一望無際的晴空踏出了腳步。

 

我走在隊列中最後的位置,當我準備乘上自家的魔法磁浮汽車之前,我轉過頭來看著自己生活了十七年多的家宅。

(要暫時告別這個孕育著我的地方約五個月的時間了呢……)

我苦笑了一笑後,再宛如下定決心般的閉上眼睛並撇過頭來,直接走上車座。

而車輛亦在車門自動感應關上後馬上向前方飛馳,而家宅在距離的拉遠下漸漸變得渺小、最後消失在倒後鏡的視角裡。

再見,我的家園,但我相信很快又會再見的,在這個永遠相連的蔚藍晴空之下。

 

羽衣附錄 – 世界觀補完/名詞解釋

 

―― 魔法使公會(Guild of Knight)/追加附錄

截至本編小說開始的新西曆109年,佩維亞蘭德的魔法使公會總數為十五個。因應戰線的分佈也遍及世界各地,亦合稱為佩維亞蘭德的’十五翼’,權位稍低於’九座’,但由於統領著世界上幾乎所有魔法使,同時是策劃與分析對’亞斯格雷亞’的戰渦中絕大部分的戰事、戰線與後勤安排,加上維持著世界的治安,因此亦有一說是相對’九座’,’十五翼’更能擁有壓倒性的權位。

作者
羽衣

生活在2.5次元的小鬼頭(自稱),自由奔放的同時亦是一位非常執著的完美主義者,希望凡事皆有大團圓結局。同時擁有把自己的幻想變成文字的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