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今天就穿這套衣服吧。”

然後,在這接下來的半個小時,我都在與我的衣櫥及七彩繽紛的衣物拼殺裡度過,而最後勝出的是天空色的無袖襯衫連衣裙。

雖說我們魔法使能自由運用魔力調節皮膚與外界接觸的相對溫度,衣物對我們來說並不會有實質上的禦寒散熱;但畢竟我們都不希望過於刻意地突顯自己的身份,基本上我們還是會按照推移的四季日常氣候來決定衣裝。

我穿起衣服及弄了一個較為清淡的妝容後,再在全身鏡前用雙手輕輕撩起裙擺並左右來回擺動。

“嗯……應該差不多了。”而伴隨著這句自言自語,玄關的門鈴鈴聲亦微弱地傳到我的耳朵裡。

我再次走到房門旁並看著整個自己的房間的光景,因為這個將會是我在這一年最後一次映入眼簾的畫面,因此我亦輕輕的對著房間嘆了一口氣。

“祈,俊介來了喔,你也不要讓人家等太久了。”

“啊,我知道了,我馬上就會下來。”

聽到媽媽在房門外向我說明,我知道不能再虛耗太多時間,於是我回到床邊並拿起了我的抱枕,再深深的親吻了一下。

“四個月後再見囉,寶貝。”

雖然懷著極度的感慨之情,但時間終究是把人從理想的國度裡拉回現實的最佳寫真,誰也無法阻止其前進。

 

我提著我那堆厚重的行李箱和手提行李,蹣蹣跚跚的一步一步走下樓梯。

“哇,真不愧是貴人出門……不怕超重嗎?”

“管不了那麼多啦,你也來幫我分擔一點?”

俊君看到我的行李後亦嚇了一跳,與他只有一個行李箱和一個背包的數量相比,我也真的比他整整的多出兩個大型手提袋……

“早安呀,俊介哥哥,你來了喔!”

我好不容易終於把行李都移動到樓梯口後,已經換好了各自衣裝的風香和美悠亦緊隨著我的腳步從樓梯跑下來。

“早安!風香、美悠,今天很有精神呢!”

“嘻嘻,對呀,今天若果不打起精神的話,你們就不能沒有牽掛的到那邊了呀。”

“放心啦,以祈的性格,每天晚上都能在‘映傳’裡見面喔。”

“怎麼突然說到我這邊?!”

就這樣,我們四人在這裡繼續嘩啦嘩啦地談話的時候,媽媽已經幫我們把所有的行裝都整理在一團了。

“好了,這下子應該就沒有甚麼東西遺留下來了。”

媽媽使用魔法在正前方弄出一個夜藍色的屏幕,而屏幕裡則非常詳細的列出了我到那邊應該要帶備的所有物品。

“沒問題的啦,媽媽,有大家幫我一起整理行裝,絕對不會有半分差池的。再者,日常生活用品到了那邊也可以採購呀。”

“緊記不要亂花錢呀,特別是你對可愛的東西和電玩遊戲方面的固執度,就像變了另一個人似的。”

“嘻嘻,我知道的啦。”

雖說媽媽以說教著的聲線道出事實,然而,這回我並不感到絲毫的厭倦;反倒覺得心靈因此鼓動起來。

――可能是因為,這種習以為常的日常不會再在短期的未來裡呈現的緣故吧。

家人的聲音和話語,終會成為激勵自己的最棒力量。

只要把這份屬於自己的牽絆緊藏心中,不論遇到多困難的挫折以及馳騁在多艱苦的戰場,也全然不會再感到畏懼。

既然選擇了這個互相感觸並悸動著的鼓動之道路,就要一直向著這命運的前方飛馳。

不會後悔;亦不要後悔。

 

在我們持續著談天的時候,媽媽的攜帶電話響起了流行音樂的鈴聲,因此媽媽亦快速流利的把來電轉換成“映傳”並呈現在我們的前方。

【喲喝~!我可愛的女兒們~早安呀!】

【爸爸(父親大人)(叔叔),早安!】

“映傳”顯示後馬上就有一股青爽的年青男聲線傳到我們的耳朵裡,而我們亦以我們最精神的聲音回應。

“映傳”屏幕的另一彼方,是一位有著一頭蓬鬆的褐色短髮的美少年,既然我們都已經作出稱呼了,事實就是這位彷彿剛成年的青年就是我們的爸爸,戒崎聰。

看,果然與媽媽一樣也是長不大的樣子吧?希望我們三姐妹也能維持這個非常優良的傳統呢。

【啊,俊介也來了,那就剛好了,我現在已經在‘天京大道’上,估計十分鐘內就會出現在家門前囉!】

【好啦,小心駕駛。】

媽媽代替我們回答了爸爸的位置報導後就把“映傳”結束,而雖然已經有充足的心理準備,但得知在短短的十分鐘左右後就要離家,心裡還是突然感到一陣悸動。

 

羽衣附錄 – 世界觀補完/名詞解釋

――佩維亞蘭德九座(NineThrones of Purevia Land)/下篇

“佩維亞蘭德九座”由九個同為《世界和約》的A方國家共同組成,而A方國家大部分皆為“第三次世界大戰”中的戰勝國,在世界政府的直轄下依然擁有較高的重要權利,當中以“佩維亞蘭德九座”(簡稱九座)為最重要的主體。以不分任何排名次序,“九座”分別為:

哥倫比亞亞美利加合眾國

中華華夏帝皇國

不列顛英斯威蘭女皇國

諾夫歌羅德俄羅斯沙皇國

神聖普魯士德意志帝政國

高盧法蘭西主教國

櫻彌皇國

塔林敦義大利王國

大洋澳大利亞聯邦

作者
羽衣

生活在2.5次元的小鬼頭(自稱),自由奔放的同時亦是一位非常執著的完美主義者,希望凡事皆有大團圓結局。同時擁有把自己的幻想變成文字的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