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俊君,我也要正式的跟你說聲⋯⋯抱歉。”

然而,找回記憶的同時也是承認真相的事實,始終我是整起事件的始作俑者,所以在已經得到他的體諒下,我還是要說出這句七年以來都沒有正式說過的話。

“會這麼輕易的說出‘對不起’的說話,真的不像你呀,戒崎小姐。”

“真是的,別挖苦我了⋯⋯我雖然找回了這段缺失的記憶,但同時也知道,‘罪魁禍首’就是我自己,我真的……”

“好,到此為止,祈。再這麼說下去,你又會再度想到一個牛角尖裡去了。”

“……嗯。”

雖說對於他的回應和反應我已經多半能預測到九成,但結果還是無法按照自己設想好的節奏來對話呢。

“只要能看到你的夢想實現,這點小傷也不算些甚麼啦。那麼,現在來個新的‘約定’吧?你那在天空中飛翔的英姿,我希望我是第一個看到喔?”

“⋯⋯嗯!”

突然說出催淚的說話來了,嘛⋯⋯真的只要與俊君對話,焦慮、緊張和困惑的心情就自然能放鬆下來。雖然俊君並不是魔法使,但要說他擁有言語上的魔法,肯定誰也不會懷疑吧。

畢竟,這技能也是他的專業領域呀。

 

“俊君,你會感到緊張嗎?我們快要出發了⋯⋯”

氣氛一轉,由於是我強行把話題上的插曲強行加插進來,而導致這回通話的主題轉變,所以我亦自然要負起把話題導航回正軌的責任。

“第一次起行,不會感到焦慮的大概不是正常的人吧。”

“就是說嘛⋯⋯但我總覺得俊君好像很冷靜似的⋯⋯”

“⋯⋯因為這是必定會發生的事情,所以即使現在表現出困惑,其實也改變不了甚麼;亦也許會影響到別人的心情。因此,把這份不安收在心底裡吧。

只要往天飛翔,就又是一個嶄新的開始了。說到底,我們很快又會回來了呀。”

“⋯⋯嘛,也是呢。就像剛剛看來已經影響到風香和美悠了⋯⋯”

“對吧?不過,我也明白的。你雖然將會成為在天空上馳騁戰鬥的英雄,但在我們親戚或朋友心中,你始終也是―― 一個純真的女孩子而已。

與我們普通人其實也是一模一樣的,所以,我不會去增添你的壓力,放鬆自己的思緒,就是自己對自己最好的調節方法了。”

“嗯⋯⋯我明白了。”

“我就知道你肯定會有這種煩惱,所以,時機也是非常的適合呢?不然待會出現在我面前的,就會是一個完全不說話的憂鬱人士囉。”

“唔……絕對不會這樣!這個大笨蛋!我可不是憂鬱少女!”

“喔喔,看來已經恢復精神了。那麼,這回的任務也是圓滿結束啦,我待會會自動出現在你家門前的,待會見囉。”

“哼⋯⋯最後也被擺了一道呢,好啦,待會見,路上小心。”

 

攜帶電話的通訊中斷後,我並沒有移動自己的位置,而是繼續呆站在窗台的旁邊。

但經過與俊君一番短暫的對話後,心跳和情緒真的輕鬆了不少。

也許直到剛剛我還是一直在逞強著吧。

為了不辜負親友們對我的期待、

為了不否定自己對自己的決心、

為了不失禮家族對世界的名聲。

眾多眾多的無形壓力在天秤的另一端不斷施壓著,但是⋯⋯我也知道自己不可以被這股壓力給擊倒,所以我才不斷的逞強著。

這個無解的因循多多少少其實我自己也察覺到了,但把這個事實一語道破的,就是俊君。

話說回來,打從我們懂事的時候開始,俊君就一直被我當成是心靈諮詢師了呢。

每當有各種各樣的事包括不如意啦、挫折啦、興奮啦、害怕啦,甚至是感情問題,我都會第一時間找他寄託。

畢竟,當人在無法隱藏自己的疑惑或苦楚的時候,很自然的就會想找一個能夠寄託自己心靈的人。當然,我也不否定自己尋求慰藉的確是佔比較大多數的。

但不管怎樣,他能成為我最好的知己,我真的感到三生有幸了。

“你最擅長⋯⋯或是你的習慣吧,就是對著甚麼樣的人也好,你都會微笑以對。但是,在這個微笑的背後,你背負著的,卻是稍為移動就能把你徹底壓垮的城牆⋯⋯

但我知道,你不得不展露這個笑容,因為始終⋯⋯你雖然是一個也會感到煩憂的完美主義者;然而,你也是一個從來不會發出怨言的老好人呀。”

不自覺的,俊君以前告訴過我的話,突然從我的腦海裡伴隨聲音浮現。

因此,我也不知道自己身為“內向的陽光少女”,到底在旁人的目光裡是一個怎麼樣的存在。不過,很多事情既然自己已經下了決定,那就不要想著去改變。

珍惜著每一刻流逝的同時,也要珍惜著不斷在改變的自己。

羽衣附錄 – 世界觀補完/名詞解釋

―― 佩維亞蘭德九座(Nine Thrones of Purevia Land)/上篇

構成佩維亞蘭德新世界體系裡的一環,在世界政府從上而下的統治權力裡位列第三,是擁有執行和管理世界的某些重要權利的一個聯合體。“佩維亞蘭德九座”由九個同為《世界和約》的A方國家共同組成,世界政府亦直接授權“佩維亞蘭德九座”擁有在國土範圍內直接設立一個魔法使公會的權利。至於是哪九個國家,請看下篇分曉。

作者
羽衣

生活在2.5次元的小鬼頭(自稱),自由奔放的同時亦是一位非常執著的完美主義者,希望凡事皆有大團圓結局。同時擁有把自己的幻想變成文字的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