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過半個小時,我就要暫時離開這裡了呢……菲路加,今後也要繼續拜託你了……希望我不會令你失禮吧……”

我握著配掛在我頸項上的項鍊說道,雖然有名字上的稱呼,但卻沒有任何除了我的聲音以外的回應。

此時,放在我書桌上的攜帶電話又再度響起鈴聲,但因為這次並沒有“映像傳送通話”的確認選項,所以我只能以最原始的方式――提起電話放在耳朵旁邊。

“俊君?怎麼了嗎?”

“也沒甚麼特別,來看看你準備出發了沒有?”

“哈哈……可以啦,隨時就可以出發了,嗯……”

糟糕……雖說是一位非常親近的摯友,但不知為何,在這個時間點上,總是無法好好控制自己說出的話語。

感到突如其來而不知所措只是其次,重點的還是在今晨的夢境裡發生的“那件事”吧。

雖然直至現在,我也始終對那個在我夢境裡出現的魔法感到疑惑,但直覺和認知告訴我,那是真真實實發生的現實,並非單純是我虛構出來的防衛機制。

“那、那個呀……俊君……今早有沒有發生甚麼……怪怪的事呢?”

“怪怪的事?”

“嗯……我也很難開口呢,就是……那個……”

“今早就很如常的起床啊,要說甚麼奇怪的事,就是你問我這句問題最奇怪吧?”

“是……是這樣啊……”

聽到通話的另一端把這樣的回答傳送過來,由於事實的發展並非如我所設想,再加上少許的私人因素,所以我的回話也摻雜了不少失望的情感。

“……你看,你又在‘失望’了?”

“……!”

但是,本應到此為止的話題並沒有結束,關鍵字的提醒,讓我繼續回憶著那個夢境的留聲與進程。

雖然從我的語氣能清楚地把我目前的情緒解讀出來,但這個“又”字的使用時機,又未免太過於巧合了。

“……嗯,因為畢竟今天是啟航的日子嘛……”

於是當我決定去探究這究竟是否一個單純的巧合的時候,攜帶電話另一端的回覆已經給予了我答案。

“……對呀,換句話說就是‘你曾經告訴過我的夢想,已經近在眼前了’,期待嗎,祈小姐?”

“果然如此……謝謝你,俊君……”

聽到這樣的答案,我的身體和內心都感到被一股突如其來的溫暖所包覆著。

 

少年的名字是――杏璃俊介,我都習慣稱他為“俊君”,是我從小就認識的好鄰居、好同學和好玩伴。

以最簡單的詞語來介紹的話,就是青梅竹馬吧……感情非常的好呢,但請不要誤會,我和俊君絕對不是那種關係,絕對不是!

雖然在高等部時因為科別不同而被編進不同的班級裡去,但我倆一樣是同屆在風鳴學園裡畢業的。

俊君是比較喜歡算術類型的,因此文組方面的科目例如世界通識、歷史、地理等等的都不擅長;而相較起來,我對這些科目就特別專長了,但算術甚麼的就……非常非常的痛苦。

因此直到高等部分科前,我們都會互相教導對方不擅長的科目,這已經不是甚麼稀奇的事情了。而且,複習呀……有人在身旁總比自己獨自一人更能把知識吸收進腦海吧?

然後就到了選擇十字軍的時候了,在我們猜量著心目中第一志願的國家時,沒想到我們都同時說出了卡斯蒂爾西班牙呢。

雖說同學們都說是因為我選擇了那裡,所以他才跟著一起選擇那裡啦,不過,他矢口否認的同時,我也始終相信著他的性格──絕對不會因為別人而放棄追尋自己的理想。

但是,真相是如何只有俊君本人才知道了。無論事實是如何,我們在緊接下來的四年裡再度成為同學,這點是不會改變的既定事實。

因為在兩個月前,我們同時收到報考的十字軍的回信,說是已在各方面都通過了審核,獲准於本年九月上旬正式“從學”。

 

是的,畢竟十字軍是一個直接面對戰爭的前線根據地,因此在申請和決定的過程中,具備著十分嚴格的審議資格。

前線魔法使也好、後勤專業學徒也罷,因為需要始終保持著大概的人數及維持其主體的質量,因此規定隸屬十字軍的年期僅為四年、最長七年(或視情況移駐其他十字軍),四年後規定畢業。

畢業之後,魔法使與學徒需選擇回到出生的國家,或是留在所屬十字軍的國家(當然也需要經過審核),以投入該國社會工作。

因此,說是要離開天姬府,若果不計算假期時間回來的話,最短以及最長,也只是四年而已,因為不管如何,畢業後我也不打算留在西歐羅巴那邊。

羽衣附錄 – 世界觀補完/地理知識

――魔法使公會(Guild of Knight)/下篇

自費城魔法使公會成立後,世界政府與各國商討更細節性的魔法使公會協議,並於次年(新西曆53年)簽訂《哥特蘭魔法使公會條約》,以此作為《柯羅諾斯新世界和約》的一個重要附約。依據規定,《世界和約》A方國家中的“佩維亞蘭德九座”具備能在國土範圍內直接設立一個魔法使公會,由該國與世界政府共同管轄(但管轄權力由世界政府佔重比例)。而因應戰線分佈而必需設立的魔法使公會,則由世界政府指定的國家或地區設立,由世界政府直接管轄。魔法使公會管理著戰線及十字軍的重大安排,亦同時會執行管轄範圍內的治安。截至本篇小說開始的新西曆109年,佩維亞蘭德的魔法使公會總數為十五個。

作者
羽衣

生活在2.5次元的小鬼頭(自稱),自由奔放的同時亦是一位非常執著的完美主義者,希望凡事皆有大團圓結局。同時擁有把自己的幻想變成文字的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