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咯。」聽到敲門的聲音,我暫時停止了構想自己的短期未來和情緒。但我並沒有把視線轉到自家房門上,而是直接朝著窗戶以房門外能夠聽到的聲線說話。

「風香?請進來吧。」

「姐姐真是厲害,怎麼會猜到是我在外面?」

聽到我的同意話語,風香緩緩的扭開門把和推開房門,直至此時,我才把身體轉向九十度,並以單手撐著窗台以支撐起身子。視線亦剛好和風香開門進來時看著我的視線相對上。

「…姐姐果然還是好耀眼。」

雖說這是我意料之外的說話,但我大致能明白風香想要表達的兩個感想。

在戶外清晨的陽光滲透之下,我的金黃色長髮亦因此與之相映而耀;而在秋季清爽的輕風吹拂之下,頭髮和睡裙亦隨之飄遊。

當然,這只是外在的觀察感想而已。對於這個『耀眼』的字詞,相信是風香對於我的決斷和我的成績呈現正比例的狀態吧。

「因為,你是我的妹妹嘛。」

雖然這個意料之外讓我有點驚訝,但我還是能以自己的方式來跟風香說:我們這個家庭,並沒有甚麼誰高誰低的視界。

而待我回覆完這句,明白我說話含意的風香,讓我們倆都看著對方輕輕的微笑著。

「出發前要準備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嗎?」

「嗯,託你的福,估計是不會有任何遺漏了的東西了。」

嗯…其實這堆繁重的行李之中,有非常大半的部分是風香和美悠替我整理的。這個井然有序的整理方式,也使我由衷的佩服。

「祈姐姐…說真的,我真的很不捨得你到那麼遠的地方,就像憧姐姐那樣…雖然我們依然可以用『映傳』來保持聯繫,但是……」

「…風香,過來一下。」

聽到風香突然把話題和氣氛弄沉,估計這就是她想表達的真意。於是我決定把本來打算在機場才做的事情推前至現在實行。而聽到我呼喚的妹妹,亦沉重的提起腳步,蹣跚的走到我的前方。

「!」

在抵達我的正前方後,我就馬上緊緊的把風香抱在自己的胸懷裡。

「風香,這些日子真的辛苦你了,雖然我也不好意思去跟你說…但是,不要緊的,在那邊我也不是孤獨一人生活的,還有俊君和泉嘛…而且,我也肯定能感受到家庭在遠處的這裡帶給我的溫暖的。」

「嗯……嗯…」

「我並不希望滿是憂傷的美少女來目送我離開喔,風香。」

我悄悄的放開風香,而少女亦以一副水汪汪的眼神看著我。看來是我的舉動過於突然,讓風香被嚇到了也說不定。

唉…其實說真的,我又怎麼會捨得離開家庭,到遠方去求學呢?

 

「對了,姐姐,這個送給你…是我和美悠一起選購的,就當成是餞別禮吧…」

「感覺得到魔力的流動呢…這是?」

我從風香遞出的雙手裡接過一個銀環的手鐲,並從中感覺到『力量』的流動。

「這個是…護身符呢,聽說對『亞斯格雷亞』(Asgareia)會有顯著效果的…」

「阿哈哈,但相信我正面面對它們時還是會成為它們的目標吧?不過,這手鐲很漂亮,我一定會好好珍惜的,謝謝你,風香……還有美悠。」

我撇了一撇房門外的走廊,藉以示意我知道美悠躲在門外。

「以後爸爸媽媽,就拜託你們倆來照顧了。」

「是的,即使賭上性命……」

美悠把自己的拳頭緊握在胸前以表示決心,而我則撫摸著她的頭髮說道:

「美悠,你的決心我們都接收到了,謝謝你…但放心吧,雖然天姬府是『第一戰線』的前線,但附近有〝鐮倉〞十字軍(Kamakura Orders)和東京魔法使公會(Tokyo Guild of Knight),所以絕對不要緊的。」

「嗯…」

「…好了!時間也差不多了。你們先去準備衣裝和行裝吧,姐姐我想再自己一個人靜一下來想一下事情。」

雖然我也很想在這個時間點上再和兩位可愛的妹妹們多說話,但我還是決定捨棄這個想法而令大家暫時不要再想『我即將離開』的事。而風香和美悠亦表示理解,並雙雙離開我的房間。

我重新面向著窗台,並仔細地盡可能把眼前的境景記錄下來收在眼底;並回憶著在這個地方所經歷過的種種一切。

 

是的,相信從今天早上開始一直發生的各式各樣的事情聯想,大家都能夠大致猜得到了。

我……並不是一位普通的人類。

我是――魔法使(Knight)。

是擁有能改變目前處於戰爭漩渦中的佩維亞蘭德命運的魔法力量的『人類』。

羽衣附錄 – 世界觀補完/地理知識

―― 戰線(Warline)

佩維亞蘭德的軍隊與外敵『亞斯格雷亞』所進行的戰爭戰區而劃分出來的攻防線,以擊破敵方基地為前題的根據而劃分。但因範圍廣大,因此戰線連綿亦非常狹長。戰線附近是彼此間爭奪十分密集的地方,戰事頻繁。截至目前新西曆109年,世界共劃分了五道戰線,分別為『西大姆洋—尼西亞諸島第一戰線』、『東北亞特蘭蒂斯洋—環地中海第二戰線』、『環亞美利加洲—加勒比海第三戰線』、『環雷姆利亞洋第四戰線』及『大高加索—卡拉庫姆沙漠第五戰線』。而主角群所隸屬的戰線為第二戰線。

往期回顧

第一章.一切都從這裡開始(IX – 那一天的決定)

第一章.一切都從這裡開始(VIII – 戒崎美悠)

第一章.一切都從這裡開始(VII – 再一位家人)

作者
羽衣

生活在2.5次元的小鬼頭(自稱),自由奔放的同時亦是一位非常執著的完美主義者,希望凡事皆有大團圓結局。同時擁有把自己的幻想變成文字的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