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來了,貴安,母親大人、祈大小姐、風香大小姐。」

即使還站在玄關旁的位置,但美悠還是向著我們身處的方向雙手垂落交疊,並作出一個二十度左右的鞠躬。

「美悠!」

而基於自然的反應(或可以說是對美悠的條件反射),我也第一時間跑到了美悠旁的位置,然後……

「盯――――――」

目不轉睛的看著前方那位因為不知所措而感到害羞並因此臉頰泛紅的美少女。

「呃……祈…祈大小姐?」

「美悠抱抱!」

「嗚喵!?等等,祈大小姐…!」

嗚…看來我對於每逢看到美悠都會忍不住跑過去施展我的絕技『熊抱術』的這個習慣還是改變不了呢,從小就已經是這樣了。

嘛,雖說家人都已經把這個畫面習慣成自然了啦。至少剛剛我走到美悠旁的那一刻她就已經知道了這分鐘會發生的情況了吧。

美悠是我們家的『第四位女兒』,當然,既然有『戒崎三姐妹』的名稱卻又有『第四位女兒』的說法,相信事實亦不難聯想和推理。

與風香一樣,美悠跟『戒崎家』是沒有任何血緣關係的,如果真的要解釋的話…算是我們家的…『吉祥物』?

沒有把美悠也歸入為『戒崎三姐妹』的主要原因,是因為在天姬島居民的心目和認知裡,美悠是以我們的歸國親戚的女兒而存在的。因此既然不是戒崎家的直系血脈(因為風香的身世只有我們兩家才知道),自然地那些所謂的胡亂製造稱號的人們就不會這樣分類了。

但是美悠的知名度絕對不會比我們低,而且聽說在天姬島裡還真的有個甚麼『戒崎美悠粉絲同好會』的民間組織……雖說稍為八卦了一下是因為美悠在日常生活的裝扮也像在角色扮演,因此得來了不少人的愛戴…聽說是這樣。

但不過,怎樣也好,美悠是我們戒崎家的一位家人,也是我、憧姐姐和風香最可愛的妹妹,我們也十分的愛護她呢。

 

然而,雖說對外的宣稱是我們的親戚的女兒,『而因為父母長期在櫻彌皇國國外工作,而因此要寄居在我們家』。所謂的這個說法,其實也是我們偽造出來的。

戒崎美悠,是一位我們家領養回來的孩子。

 

那是,十三年前的歷史了。那一年的深冬季,爸爸媽媽因為一些原因要到北海道狐珠山附近參予研討會,而當然就順便的變成一次家庭旅遊了。

還記得是旅程中的某天,我們到了奇姆朵湖附近觀光,但那天下著大雨,天色也灰濛得十分陰沉。如果要以曙光作為單位的描述的話,那就是完全的黑暗。

正當爸爸媽媽認為這天的旅程無法繼續下去的時候,憧姐姐就提出了『穿越這片小森林來以最短路徑回到車駕裡吧』的建議,因此爸爸抱著風香,媽媽和姐姐牽著我就開始走著這道捷徑了。

但是,我突然聽到了一道說著『救救我……』的聲音,因此我停下了腳步,但因為沒有給予媽媽和姐姐任何的預示,因此在突然的牽扯下配戴在我手上的有珠子的手飾就這樣飛散出去了。

然而,彷彿在引導著我們一般,珠子的滾動始動朝著同一個方向――不斷接近著那道求救的聲線旁的方向。

結果朝著那九顆白金色的珠子滾動的最終目的地,我們來到了一個較為狹小的森林空地,也同時發現了倒卧在地上的『美悠』。

而這就是,我們家和美悠這個孩子有如命運般的邂逅的歷史和情境了。

真的說起來,風香和美悠都背負著非常沉重的過去呢…嘛,雖然我也有一段不願回憶的過去往事,但與她們相比起來,真的是微不足道。

在美悠那有如從童話世界走出來的公主一般的裝扮,背部卻隱藏著一道非常顯見的傷疤,是少女那皎潔的身軀下的一個惡夢。

 

雖然距離現在已經是十三年前的往事,我也對那次家庭旅遊沒有太強烈的具體印象了。但是,憧姐姐痛哭著請求爸爸媽媽收養美悠的那個瞬間、那個畫面――

直至現在,依然清晰的刻印在自己的腦海裡。

回想起來,如果那天不是因為憧姐姐的提案而途經那道捷徑,現在被我熊抱著的少女不僅不會站在這裡,更可能已經……

很多時候,總是失去之後才會學懂珍惜;失去之後才會感到後悔。

既然命運與現實的交匯都是緣份,那麼就在此刻,請細密的用手心緊握著她。

不要讓她流走、不要放棄希望。

羽衣附錄 – 世界觀補完/地理知識

―― 狐珠山、奇姆朵湖

兩者是地理位置非常相鄰的山脈及湖泊,位於櫻彌皇國最北端的行政區劃北海道西南方,瀕臨內浦灣。狐珠山在新西曆前是一座較為活躍的活火山,現在則被測量到『已停止活動』。由於從北海道中央內陸大批遷徙至此的狐而得名,但近二十年來數量已非常稀少。奇姆朵湖是一個火山湖,形成距今歷史遙遠,狐珠山亦是這群火山體所形成的山脈之一。兩者皆為櫻彌皇國著名的觀光名勝。

(以上僅為本小說的設定)

參考原型為現今日本北海道的『有珠山』和『洞爺湖』。

羽衣附錄 – 伏筆提示

本章深入描寫的戒崎美悠,其實在序章初段就已經『有所提及地』登場,還記得某些情節很熟悉嗎?

往期回顧

羽衣附錄 – 天鴿飛翔後,未來的路

第一章. 一切都從這裡開始( VI – 戒崎三姐妹~下編 )

第一章. 一切都從這裡開始(V– 戒崎三姐妹~中編 )

第一章. 一切都從這裡開始(IV– 戒崎三姐妹~上編 )

作者
羽衣

生活在2.5次元的小鬼頭(自稱),自由奔放的同時亦是一位非常執著的完美主義者,希望凡事皆有大團圓結局。同時擁有把自己的幻想變成文字的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