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還記得,走在美副將大馬路鮑思高段,倒塌下來的樹木、被狂風刮到的樹葉和枯枝、顏色鮮艷但雜亂無章的雜物和垃圾散落在街道旁。這是我第一次感到『滿目蒼痍』和『一片狼藉』的澳門,這時的時間點,是2012年7月中度颱風韋森特肆虐過後的景象。那時我還以為,這片狼籍的景象會是澳門的極點,直至昨天,2017年8月23日,五年以來……不,應該要說是我生活在這個小城以來,這個所謂的『以為』,終於要劃上一個更新也希望是句點的符號。

颱風『天鴿』,這個擁有著以星座命名的非常夢幻的名字的颱風,相信會為生活在澳門的人劃上一道非常廣闊且深刻的傷痕。與上述提及過的同為中度颱風的韋森特相比起來,後者原來是不值一提的。『天鴿』確確實實的替全澳門的人帶來了一個永遠無法忘記的惡夢。究竟要何時才能從災難裡回復到日常的生活與境況,就目前而言,依然是一段非常漫長的道路。

對這個已現代化(至少與同為十級颱風的1999年輕颱約克吹襲時對比)的小城而言,『天鴿』無疑帶來了一個近乎『毀滅級』的災害。雖然澳門並非首次正面迎戰風速強勁的颱風吹襲,但確實這次並非一如往常的烈風吹吹、暴雨打打就能順理成章過去的。所謂『毀滅級』的災害,是足以令一個城市機能近乎停止的危機,而非常不幸地,澳門真的面臨著這個從來沒有人想過會變成這樣的局面:夜深時從窗外望去,某些地區完全黑暗,只能勉強看到建築物的輪廓;打開水龍頭,卻不像日常生活時有水湧出來;甚至是打開行動裝置,卻接收不到令這裝置整天在響起鈴聲的訊息。是的,澳門停電、停水、也停網了,說起來好像非常天方夜譚,但澳門昨天的確經歷著這些時光,這些一切彷彿回到二十年前那甚麼資訊都不能第一時間接收的年代。夜深時隔開雲層意外地看到的那堆閃爍的繁星,在現在的處境下才格外顯見,說起來,還真的感到非常的諷刺。

今早上班時走在澳門的高士德區直至皇朝區的街頭,一幅幅災情的真實圖片映入眼簾。雖說在昨天不穩定的網路下已經看到各區傳出的災情圖片和實況,但真正的走在街頭上,前面是整棵大樹倒塌下來的畫面、而路旁則是雜物、樹葉、小型樹木、短樹枝和垃圾的堆疊混合體,整個畫面多多少少有如電影《明日之後》的感覺。我站在一旁,拿起行動裝置拍下這些相信會記載於澳門風災史冊上的畫像,在如此的震撼和壓迫感下,更能突顯出當時的我只能感到如廝的無奈與無助。越是走著,心涼的情感與令人鼻酸的情懷就越是強烈。澳門竟然會在轉瞬的一天之間變得如此徬徨,說實話的確令人難以置信,遺憾地這是已經成為歷史的事實。

天鴿飛翔後,未來的路該怎麼走?在我今早上班時除了看到災後亂象,也看到很多穿著社團的、民間組織的、企業的制服的人、甚至是便服的,也在自發性地清理著街道,亦有商號願意無償或極低價供應日常生活所需物品,使我感到異常的溫暖和感動。在此,僅向昨天冒著狂風暴雨依然堅守在最前線的一眾工作人員致敬、也向不求回報地為了他人、為了社會、為了澳門而默默付出的各位表示感恩。因為有您們,使大家擁有了面對這段艱苦環境的士氣和勇氣。天地無情、人間有愛,現在存在於澳門的,是大家拋下一切身份守望相助的團結與愛。而我始終相信著,這道名為愛的『希望』,一定能引領澳門這個小城跨越這道破紀錄的高聳障礙。

加油,澳門。願天佑及庇護。

延伸閱讀:

人在,家在。

天鴿帶來的反思

澳門:天鴿吹醒的不死鳥

作者
羽衣

生活在2.5次元的小鬼頭(自稱),自由奔放的同時亦是一位非常執著的完美主義者,希望凡事皆有大團圓結局。同時擁有把自己的幻想變成文字的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