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為城市創造傳奇、創造溫度

故事是文化的基礎,就像傳說、神話在文化研究中的重要程度一樣。澳門拍電影的人,對故事的講究程度,是遠遠及不上他們拍攝的專業程度。景點拍得好,故事內容缺乏良好的支撐,結果計劃還是毀了。一個故事磨個十年八年,在國外是常有的事,這是由於編劇需要更精準的計算故事情節所能給觀眾帶來的效果。但似乎電影人沒法等、相關的資助制度也不容許電影人去磨故事,又或者說,未有故事的電影人,過早就啟動申請拍攝資助的一步,致使製作進退失據,這也是目前澳門電影實實在在面對的情況。大家都很急,很想見效果,偏偏創造文化這一點就是急不來。

其實,即使沒有能在電影裡面賣上景點,其實好的電影也可以改變人們對一個地方的印象。就像台南旁邊的嘉義,我本身對這個地方一無所知,就是因為看了電影《KANO》才開始去瞭解這城市的背景。KANO是嘉農的音,故事說的是曾在1931年以弱勝強獲得全台高中冠軍,繼而勇闖日本甲子園大會的嘉義農林棒球隊。故事拍得熱血,讓人連帶對一個城市都有好感。於是,就讓我有了想到那裡去看看的念頭了。

電影《KANO》

當然,反過來也有完全無法產生影響力的個案,比如台南安平有個景點叫四草綠色隧道,這個被譽為台灣版的亞馬遜河的水上體驗,導賞員經常都說這裡曾有電影《西遊記.女兒國》來此取景,不過老實說,大家去那邊玩完全跟這電影沒有關係,即使導賞員說出來也沒有讓我們旅客很有榮耀感,反而在澳門,如果你說去過因拍攝王家衛電影而知名的“皇宮大旅館”等等,大家可能還有點羨慕的反應。

四草綠色隧道

那次去四草,反而是在等上船前看到候船室播放電視劇《我的意外假期》片段,聽着它的片尾曲〈暗暝〉的優美旋律與歌詞,大概感受到裡面講的童年回憶、離別和天倫樂等,看沒一會兒,情緒就被感染到,後面和家人一起遊四草綠色隧道時,感覺就特別溫暖。

文化這東西是無形的,但故事的情感應該是具體的,就像年少時被祖母牽過的手那樣⋯⋯

文化這東西是無形的,但故事的情感應該是具體的,就像年少時被祖母牽過的手那樣⋯⋯

 

*博客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作者
@mutsu
有點年紀的運動系文藝青年,有深度咖啡癮的創作人,愛聊書、唱片、球鞋和各種美好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