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關鞋和調貨狗

上期說過鞋狗,講的是“我為鞋狂”的那些鞋痴,這當中沒有貶義,相對來說是比較中性的。但把人說成狗,其實大多都不是好事,比如單身者被人叫單身狗,這就是有點不懷好意了,自嘲當然又另當別論。

而今天說的調貨狗,這狗字不同於上面兩者,放到廣東話的語境裡面最能表達他的意思。用廣東話說一個人“很狗”,說明的就是其卑鄙小人、不講道義的特性。

在運動裝備圈子裡面,除了破壞市場秩序的大炒家,用公關鞋謀利,以及無貨在手在網上賣鞋用交情謀利的人,也一樣讓人神憎鬼厭。

在運動裝備圈子裡面,除了破壞市場秩序的大炒家,用公關鞋謀利,以及無貨在手在網上賣鞋用交情謀利的人,也一樣讓人神憎鬼厭。

公關鞋這種東西,就是一般有些公司推出新品,公關團隊就會選定一些在圈子裡有點“帶貨能力”的用家或媒體人,讓他們在網上分享,從而吸引更多人消費,既是預熱、也是帶動熱潮,成效確實是有的。不過有些公關也許是不太會看人,又或者接到公關的人太沒有“職業道德”,像球鞋這樣,有時早上收到鞋子,連腳也不上,隨便拍張照片發上網,下午就立刻把鞋賣掉。

現在人人都上網,到處是耳目,一旦事情被人發現,送鞋和收鞋的人都不會光彩,送鞋的公關會被老闆質疑專業水平:“怎麼會把宣傳品送到這種人手上?”收鞋的人自然也是會被圈內人評頭品足,以後有甚麼好事也就很難輪得到他了。怎麼收鞋的人那麼短視呢?有時候真的就是心存僥倖,覺得也沒甚麼吧。

不是說把公關鞋賣掉就是錯,而是時機、方式不對,自己既是要注意形象,其實像這種事情得要關心伙伴的面子。人家出於認同、信任和交情送東西給你,你禮節性幫忙宣傳,大家相安無事互相幫忙。一旦送鞋給你還換來各種流言蜚語,連工作的事情也影響到,話傳到誰的耳邊都不是“吉利”的事情,那麼收鞋的人把事情弄到這樣的田地,也真的是很不給面子了。

調貨狗一樣讓人不爽,不過方式也許更加惡劣,完全是一開始利用人的心態。調貨狗都是做電商的人,不過他們和其他賣家不一樣,手裡頭沒有貨。一般他們會盜用別人拍的裝備照,然後在各種平台賣東西,有時甚至標榜貨全、碼全、應有盡有。

有水魚來了,一旦下單了。他們才以各種理由拖着不發貨,調貨狗一般都認識很多其他真正的貨主,也就是真的有庫存,老老實實的賣家。賣家之間日常調貨也很平常,遇上自己的客戶找鞋自己的倉儲沒有,在後台幫他們找其他賣家調貨,賺一點車馬費,那都是互惠互利。調貨狗可恨的地方,一方面是他們騙買家自己應有盡有,另一方面是盜其他電商的圖,而其他有真實庫存的人,圖是自己拍的、錢也是真的壓在貨上面。試問調貨狗竊取別人勞動成果加上無本生利,其他電商又怎可能喜歡他們呢?

道上混了一段時間,大家看清楚他們的本質,失去了其他賣家的支援,經常調不到貨,到頭來就是經常放買家鴿子,於是一個謊言搭另一個謊言,先是甚麼都有,然後各種意外和忘記,最後甚麼都沒有,東拉西扯就是一個道歉都不願意。

我見識過一個調貨狗,平日還會跟其他買家或在品牌門店工作的人“做朋友”,一有需要就請“朋友”幫忙買東西,說是自用,轉過頭原價幫他買了,他卻一個轉身便以炒價賣出去。做買賣,當然是低價買高價賣,但是能不能用這樣的方式來賺錢呢?蠅頭小利尚且如此,如果涉及到大買賣,還講不講人情?還講不講道義?

賺錢其實沒問題,老話有說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他們卻是像李宗盛〈凡人曲〉那樣唱:“道義放兩旁,利字擺中間。”其實社交網絡時代,圈子又那麼細,一個人的品行如何,好的也許沒人知,壞的事情卻一傳千里,行內行外其實很多人都通曉,只是大家懶得拆穿而已。

當然,不拆穿有不拆穿的麻煩。個個行頭都有新人“入坑”,我們不拆穿怕的是別人說自己講是非,結果就是那些新人總是受害,每個都要給人坑過、長了經驗,才明白都是同一個圈子裡的人,其實素質的差異仍是可以很大的。

老大曾經也告誡過我,人心難測,出來做事都要戴眼識人,小心觀察。用在我們這些鞋痴身上,大概就是自己一方面要多長知識,不要讓人覺得自己那麼好騙。另一方面也是要留心那些特別喜歡和你攀交情、不熟裝熟的普通朋友,他們往往不是想在你身上撈好處,就是希望用交情添你的麻煩增他的利益。

不要說我小心眼,事實就是這樣。有時候舉手之勞順水人情,當然本着助人為樂的心去做。不過事後發現對方是利用你來謀利,大概沒有人心裡是會好過吧?我當然也沒有必要發爛壞了自己的好心情,只是敬而遠之、避之則吉的心是有的,彼此也確實沒有甚麼值得再交流下去了⋯⋯

作者
@mutsu
有點年紀的運動系文藝青年,有深度咖啡癮的創作人,愛聊書、唱片、球鞋和各種美好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