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門跟出版物是很痛苦的事情

在澳門做出版物,自己也算參與過不少,但時至今日,還是覺得澳門在很多環節上還是沒辦法做到專業和精準,最終還是容易出錯漏,出版物的設計最終又都流於老土,缺乏創意。

出書先講內容,跟手的編輯並不是很多會做好校對才拿出去給設計師想方案和排版,最終搞到來來回回幾百次,如果有做開刊物設計這行頭的朋友,應該都已經習以為常,但其實這是很不負責任的做法。

今時今日資訊垂手可得,拒絕不懂裝懂,出書之前,多參考、多學習、多檢查有沒有錯漏⋯⋯

比較有熱誠的編輯,也許還會對內容有些處理和佈局,但更多的就是對作者或來稿照單全收,挖掘不出一種“給我一個理由買/讀你這本書”的動機,那也夠失敗了。

我自己有很長一段時間已經習慣做這種失敗之書,偶爾比較認真起來,還可能有人不習慣呢。不過話說回來,凡是沒有編排佈局的書,多半都不會賣得好,消費者永遠不會跟你講交情。不是錢多錢少的問題,有時候不吸引的東西,就算免費送都不會要。有感覺了,貴一貴都會買。

刊物不好做,是因為太多細節要照顧,一不小心就會成為“失敗之書”了。

當然,內容是一回事,設計也有很多問題。市面上很多刊物的設計師,他們有些連基本的排版規範也未必清楚,客戶傻頭傻腦,編輯經驗不足,加上缺乏規範認知的設計師,就經常會讓出版印刷的事情搞出很多狀況,到最後偶爾還會互相指責,不歡而散呢。

《絕對視覺》裡披露了很多超級認真的設計師做方案的過程,希望做客戶、編輯或者作者的朋友,都可以像他們那樣去認真對待自己的內容。

像我做了那麼多年,真的會花錢做樣書,真的會為出版物製作畫草圖的相當有限。而真正對自己要出的東西有構想,能夠清晰把自己的想法告訴設計師的也不見得多。

每個人做每一件事,最好是對自己的想法有清晰的瞭解,這非常重要,越是具體,別人才能在你的基礎上衍生出更多的創意。千萬不要覺得自己都想好了,還不如自己來做。其實很多事情大家都可以做,但費時失事有之,吃力不討好有之。越是好的作品,越是需要集眾人之力,發揮各自所長。只要每個人都清楚自己想要甚麼、需要如何做,那麼合作起來就會暢通無阻、高效精準了。

*博客言論不代表本報立

作者
@mutsu
有點年紀的運動系文藝青年,有深度咖啡癮的創作人,愛聊書、唱片、球鞋和各種美好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