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被鎖在粉紅牢房

數數你一年下來,買了多少東西,有多少是比較常用,有多少是放在一邊等報廢。以我自己為例,一年下來消費最多的第一位是運動裝備,第二位是書,第三位是唱片,三者都有過度消費的傾向。過度消費的意思就是,你買回來的東西,根本消化不完,而且很多東西買回來以後,其實用得上的機會相當有限。

不過這三者有個特別就是,都可以用“書到用時方恨少”的道理來開脫,買回來家裡是收藏,是“看門口”,當要用上的時候,就能用得上了。上面這個說詞,我認為有一半是真,另一半就是藉口了。

與其說我們真的需要那麼多消費,其實倒不如說是因為我們的生活圈子,因為這些商品的文化做得好,讓我們不知不覺買多了更為貼切。

書裡面會告訴你,你剛才喝的那本咖啡的溫度,如何影響你後面決定看《來自星星的你》還是《紙牌屋》。

在亞當.奧爾特(Adam Alter)的《粉紅牢房效應:綁架思維、感覺和行為的9大潛在力量》(Drunk Tank Pink – and other unexpected forces that shape how we think, feel, and behave)裡面,就告訴了我們現代廣告營銷如何影響、刺激我們日常的消費和行動習慣。

如果有時間讀這本書,逐點瞭解(1)顏色、(2)地點與環境、(3)天氣與溫度、(4)身邊有人、(5)身邊其他人的特質、(6)文化、(7)姓名、(8)標籤以及(9)符號,這9個影響項目不單會讓你瞭解自己平日中了多少品牌的招,更重要是讓你在交了那麼多學費之後,至少可以讓自己變得聰明一點,甚至能夠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開發出其他能“傷害”別人的東西。

不同的顏色、身處不同的地方,會讓我們做出不同的決定,書裡面舉的就是為了減輕一些囚犯的暴力傾向,美國一個監獄把暴力犯的牢房的顏色漆成粉紅色,而最終犯人的問題得到明顯改變的個案作為引子。

想想一年下來,我們幾多消費是因為像我這種人“放毒”而激起了買鞋買書買唱片的衝動,想想自己是不是對某些東西特別敏感,甚至是遇見必買的狀況。

有些東西,有些是來自於我們自己的背景,很早就已經決定好了,你只能認命;但有些東西,其實是因為產品早已經把我們看穿,都是附和着你的需要、你的喜好而設計和生產的。

把牢房漆成粉紅色,暴力好鬥的囚犯立刻變身小綿羊?事情真的發生過。
台版的封面,其實你看到的所有導文、引介,都促使你去購買這本書,如果沒有這些東西,沒有我們這種“放毒者”的介紹,它也不過是一本心理學著作,但營銷專家卻有辦法把它變成暢銷書。

現代都市生活的我們,有點戀物和購物狂傾向也是很難避免的,我也不是說每個人都必須非常理性的消費,讓每一次消費都變成單純的解決生活需要。

相反,戀物有時也有鼓勵自己、激勵自己奮發向上的面向。只要遠離玩物喪志,只要懂得量力而為、適可而止,能夠有專屬於自己的收藏,無疑是可以為自己的生活帶來很多歡喜的。

因為書已經積太多要開始斷捨離,以後“戀物誌”每期都會送出一本對我自己產生過影響的書籍。喜歡的朋友可以留言說說自己的故事,我在留言中選一位朋友寄出。當然,郵費是要自理的。

ˆ_ˆ 今期送的就是我看過的《粉紅牢房效應》。

 

 

作者
@mutsu
有點年紀的運動系文藝青年,有深度咖啡癮的創作人,愛聊書、唱片、球鞋和各種美好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