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鞋子,也許真的只適合回憶了,連再次擁有它們的熱情,都因為種種原因而煙消雲散。

上世紀九十年代,很多鞋子到了今天已經不合時宜,看圖片、看宣傳,很多大男孩還是會高呼說,終於等到復刻了。不過到了真的發售,即使品牌和炒家如何飢餓營銷,反正銷量和再售價依然遠遠不如預期。

大概我們這些出來工作了比較長時間的八十後(現在也許是九十後了),是目前球鞋或運動裝備的主要消費市場,回憶裡有過的公牛王朝、奧尼爾和高比主導的湖人一代,即使不是公牛和湖人的粉絲,還是有其他球隊的明星讓我們死忠過。剛出來工作那段日子,凡是有他們的復刻作品,幾乎都不會錯過。那大概也是金融海嘯以後,Air Jordan賣得最好的一段時間吧。

不過,這幾年最讓人感到無奈的是,鞋子出得太密太多,要集齊某個款或某個系列,對於收藏者來說變成了不能完成的任務。這不同於以前,一個系列一個款,最多也就出幾個配色,目標和要求的經濟能力都是可以實現的程度。而現在,那將會對收藏者帶來很大的壓力,即使有錢還得有地方,而且品項太多,要陳列出來也極之不容易。結果,一切都變成了麻木消費,消費完後的滿足感越來越低,於是,有些像我這樣的球鞋大叔,開始不再參與這樣的收藏活動了。

另一個原因,是因為越來越多同道中人開始成家立室,大家都把愛好轉移到家庭和子女身上,消費也開始變得謹慎。加上復刻的鞋子在當年也許很好看,但放到今天還是很笨重。今天大家都穿輕量化的鞋子,出門耍帥也是以跑鞋為主。今天你再穿那些復刻鞋出來,與新入圈的鞋頭(sneakerhead)的代溝便越見嚴重。

所以,即使是仍然在球鞋圈子裡頭活動的叔父,在消費復刻鞋方面,今天也只會有限度地買幾個自己非常喜歡的鞋款。而可見的未來,如果品牌方面繼續給老鞋子胡亂開發更多奇奇怪怪的新配色,相信復刻鞋將會越來越被厭棄。

只是,下一波的復刻,也許又來到了潮款跑鞋上面去了。好設計的存貨多、品項夠,再怎麼說,喜歡買鞋的人,還是會有忍不住消費的時候。哈哈。

往期回顧:

詩集

飲衫飲鞋飲先買

不將就,戒備胎(下)

作者
@mutsu
有點年紀的運動系文藝青年,有深度咖啡癮的創作人,愛聊書、唱片、球鞋和各種美好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