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小說比讀詩多,但是家裡曾經有一段時間放滿了詩集。不過,據說詩集是書店和出版社庫存的雞肋,用電影來比喻就是票房毒藥,就像藝術電影一樣,詩集這種東西注定賺不了錢,也不會好賣,但是它自有它的存在價值,而且能夠走進很多人的精神領域,讓他們得到啟發。最近有部電影《東柱》,講的就是朝鮮半島愛國詩人尹東柱如何在日殖時期用詩歌鼓勵民族的故事。

話是那麼說,但社會上並不是那麼多人明白文藝類書籍的價值所在,不單是詩集,甚至小說其實也並沒有受到重視,只是小說有一點比較好處理是因為它本身有故事性。人類自古以來就喜歡聽故事,在它的藝術性以外,聽故事本身就有較大的娛樂性。可是詩遠離了音樂以後,娛樂的功能便大減。讀詩而能讀出樂趣來的人,是非常難得的。這就是為何詩集不好賣的原因。

然而,詩歌卻對文藝和創意的發展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以廣告人的話來說,如果你沒有涉獵足夠的藝術內涵,你想在創意和文案上面有突破是很難的。優秀的廣告文案,本身就是一種充滿語言張力的詩,它會提供你文字和畫面以外更多的想像空間。或者可以用簡短的話,一語道破那些複雜的情緒和感覺。

前年底,高比(Kobe Bryant)宣佈將在上賽季後退役,發給廣大球迷和傳媒的是一首叫《Dear Basketball》的詩,他寫給球迷的公開信,也是非常的詩意。

很多優秀的創作,往往就是從讀到優秀的詩作而獲得啟發,詩是靈感之源。你也許不一定要懂得寫詩,但值得去看一點詩。你也許不一定要非常熱愛詩歌,但你值得擁有一些詩集,偶爾翻幾頁看看。

我不會說你一定會跟詩過電,但有時候優美的語言就是有某種魔力,可以啟發你、開解你、說服你。詩注定是賺不了錢的,但這世界仍然需要詩。家中的詩集,可能現在拿出去賣也不能換到多少錢,但它們卻是我的心靈財富。我們買詩集,有時候是為了自己心靈富足,有時候也是為了給那些能夠寫出好詩好句的詩人的一點支持。比之於出去吃頓飯、看場電影或者買雙鞋子,其實買詩集的消費很低,而且還可以反覆利用,對於消費者是性價比很高的,當然反過來說,對於銷售也就毫無助益了。那就是現實。哈哈。

往期回顧:

飲衫飲鞋飲先買

不將就,戒備胎(下)

不將就,戒備胎(上)

作者
@mutsu
有點年紀的運動系文藝青年,有深度咖啡癮的創作人,愛聊書、唱片、球鞋和各種美好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