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4年10月,法國攝影師兼法國海關總檢察官于勒‧埃及爾乘坐法國“西來納號”三桅戰艦到中國,用剛剛誕生的達蓋爾法攝影器材,在澳門拍攝了全中國第一幅相片──《南灣風光》,澳門從此被永久寫進了中國的攝影史。

174年後的今天,位於舊城區裡的1844攝影藝術空間舉辦“過去即將來──澳門黑白老照片展”,展出五位本地資深攝影師不同時期的黑白作品,呼應着“1844”這組重要數字──觀察過去,思考未來。

1844攝影藝術空間舉辦“過去即將來──澳門黑白老照片展”,展出五位本地資深攝影師不同時期的黑白作品。

展示28珍藏黑白相

“過去即將來──澳門黑白老照片展”邀請了朱劍波、陳永漢、陳顯耀、黃生和黃錫鈞等五位本地資深攝影師,在五人眾多的珍藏黑白相中挑選二十八幅作品,呈現澳門不同發展時期中的景色與狀況,每幅作品都別具時代意義。

五位攝影師的作品展示昔日澳門獨特的生活風情,當中包括地標建築、彩牌樓文化、老街道、比賽和節慶,還有在特殊條件下所拍攝的相片,如朱劍波的四幅作品展現了“落大雨,水浸街”的珍貴情境。

黃生(左)與黃錫鈞分享攝影心得

據介紹,五位攝影師都是土生土長的老澳門人,對澳門這成長地有着不能磨滅的感情,由童年的回憶到成長、成年的時光裡,在這小城中都充滿生活的烙印。這種特殊的情感,在觀賞這次的二十八幅黑白相時便能體會到。

作品展示昔日澳門獨特的生活風情

發燒友集資買相機

拍攝在現今社會是“易過借火”的事,只要擁有一部智能手機,就能輕鬆拍攝,還能調校各種風格與色調,連帶發上社交網站與朋友分享,也不過是數分鐘內的事。但回到上世紀六十年代,當年攝影可是高消費活動,除了要有一部相機,還要有菲林,甚至要懂得沖印放大,必要時要買來一點豬肉(吸引海鷗用)影海鷗,或買假蝴蝶用來影牡丹花。正如黃錫鈞所說:“要令一個人敗家很簡單,教他影相就可以了,因為與攝影相關的一切都很貴。”

黃錫鈞醉心攝影

黃錫鈞表示,當年的攝影師大多沒有想過以攝影達至藝術目的,只是以相機實現自己對攝影的好奇,學好基本功後,開始“打沙龍”(影沙龍)。一部普通價位的相機約五百元左右,而當時一個月工資大約五十至一百二十元,要憑個人之力去追逐攝影夢很吃力,所以他和一眾志同道合的朋友採用“標會”的做法,以“先讓一部分人富起來”的方式,令十二個朋友先後買得相機。

黃錫鈞解釋:“簡單來說,一個人存一年的錢十分有限,但十二個人每個月都供一份錢,這份錢合起來便足夠其中一個人買相機。一年裡,十二個人每月都輪流抽籤,決定買相機的先後。這樣有些人就可以先買到相機,盡快開始‘敗家’了。”

捕捉昔日社會面貌

攝影師黃生是本地資深傳媒人,於上世紀七十年代初期接觸攝影,以拍攝沙龍創作及動態照片居多,及後在記者工作中拍下不少寫實照,照片具濃厚時代感,其鏡頭捕捉澳門不同時期的社會面貌。七、八十年代,黃生拍下不少澳門殖民時期與中葡關係相關的相片,這些已經消失的風景,令前來觀展的市民有着不同的感受與解讀。

黃生以相片記錄小城發展變遷

黃生的五幅作品中,涵蓋了本地著名地標如議事亭前地、關閘,和風景寫照如南灣堤畔、友誼大橋等等,當中作品《出入境》(攝於1987年)講述殖民時期的澳門故事。

黃生作品《出入境》(攝於1987年)

相片以長鏡頭拍攝,黃生站在平民大廈的最頂層天台處拍攝關閘拱門,相中澳門與內地邊境結構十分清晰,通關的市民和巴士都從拱門中間往來,由澳門經過拱門後就到達“三不管”區域。這種日常生活看似平凡,但現時除了關閘拱門被保留着,旁邊的樹木與房子,都經歷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作品《出入境》講述1987年澳門與珠海的邊境關係

相中的關閘拱門,是在第79任澳門總督亞馬留逝世後21週年,澳葡政府於距離原關閘300米的地方所建造,之後由葡人軍隊把守。因此,在歷史上,關閘拱門見證澳門的主權正式落入葡人手中。現在,這幅相中只有拱門仍然存在,但拱門上的四個年份、拱門的由來與存在的意義,相信已經漸漸被時間封塵,只有在這幅相中,才能看到它有血有肉的模樣。

天安門的彩牌樓

黃錫鈞的五幅夜景作品,展現了以往彩牌樓文化、國慶節日的境況。拍攝夜景要求較高的攝影技術,對於相機光圈、快門的應用要十分純熟,才能令光暗位曝光得宜,彩牌樓上的燈光呈現一顆一顆的圓形。

黃錫鈞難忘當年在晚上影牌樓

正因為黃錫鈞高超的拍攝技巧,讓老一輩澳門人的集體回憶被完整記錄下來。當中的作品《議事亭前地》於1966年拍攝,相中的天安門彩牌樓在議事亭前地中間發光發亮,在拱門處寫着“澳門同胞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十七周年。”1966年的國慶節,在那個沒有電視、手機、電腦的年代,國慶節看裝飾便是日常的娛樂。黃錫鈞在下午相約友人們一起從新馬路漫步至下環街、內港一帶,到了晚上就帶着腳架出發拍攝。

黑白照《議事亭前地》記錄了澳門彩牌樓的歷史,也在講述澳門人在殖民時期時思念祖國的情懷。黃錫鈞說:“澳葡政府時期,土生葡人與葡人的地位高於本地人,本地人是二等公民。國慶節當天,澳門會搭建牌樓慶祝,而在議事亭前地的,一定是天安門。當年牌樓上的內容多是當年國家的進步與成績,澳門人透過牌樓發放對祖國的情感,用另一個角度來看,就是澳門人渴望回歸的情感投放。”

黃錫鈞作品《議事亭前地》(攝於1966年)

在發展急速的小城裡,我們無法停止城市面貌的改變,一草一樹,一磚一瓦,有的人用相機為歷史加上可視的生命力,從照片中講述老澳門人的生活傳統習慣,乃至城市的發展樣貌。

五位攝影師希望透過這二十八幅作品,喚醒澳門人在回首過去的同時,學會珍惜現狀,思考未來,相信觀展市民能體會到“過去即將來”的意義。

陳永漢作品《河邊新街咖啡檔》(攝於1988年)
朱劍波作品《新馬路頭》記錄雨中的市政廳(現民政總署)。(攝於上世紀80年代)

過去即將來——澳門黑白老照片展

展覽時間:2018年3月15日至4月15日

開放時間:逢星期一至六,11:00-13:00, 14:00-18:00

展覽地址:澳門皇子街17號來發大廈地下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