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在當代,利在千秋──談青洲山的保育意義

青洲山原是一個綠島,舊稱“青洲島”,它既有被譽為“仙島”般的優越地理美貌,也具有重要的歷史價值。但時至今日,提到上山跑步、休憩,一般市民可能只會想起松山或螺絲山,卻甚少選擇上青洲山,因山上環境複雜,也不熟悉登山路徑。久而久之,青洲山漸被忽略和遺忘。

直至早前年輕昆蟲學者梁志文在青洲山上發現“澳門細蟻”,事件引起媒體廣泛報道,大眾才知悉原來山上有珍稀昆蟲物種棲息其中。

1990年,從市區及內港看青洲島。(圖片選自《凝光擷影》集,澳門文化局出版)

事實上,青洲山上有著得天獨厚的自然生態環境,以及具文化保育價值的建築物,但因地權歸屬複雜、現仍處訴訟糾紛狀態,處於“管理真空期”的青洲山幾乎淪為垃圾崗。有不法之徒在山上開墾、種植,雜草叢生,及胡亂棄置垃圾、堆放廢車,令山體變得污穢不堪。

廢棄物堆積成山(本報記者攝, 2018年3月3日)
廢車場附近住著居民(本報記者攝, 2018年3月3日)

在一群熱心人的策劃和推動下,“保育青洲山”的議題,引起社會廣泛討論和關注。議員黃潔貞在議會上為青洲山發聲,促政府成立跨部門小組,盡快規劃青洲山的保育方案;青洲坊會多次組織市民上山,讓大眾深入了解青洲山,提高保育意識;文遺委兼學者李業飛著有《煙雨青洲四百年》一書,介紹青洲山的歷史背景和文化意義,他亦經常獲邀到不同地方作演講,推介青洲山之美。

他們一致認為,青洲山是一座寶山,值得社會大眾珍視。保育青洲山,以維護在急速發展下本澳僅存的綠洲,為下一代留下一點綠,是“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好事。他們期望社會各界共同努力,守護美麗的青洲山。

保育青洲山,以維護在急速發展下本澳僅存的綠州,為下一代留下一點綠。(李業飛攝, 2016年2月7日)

黃潔貞:保育工作刻不容緩

由2016年9月,黃潔貞向立法會提交“關注青洲的保護與未來發展”的書面質詢,促請當局盡快啟動青洲山的保育工作開始,每隔不久,便看到她在立法會、公開場合、媒體平台上為青洲山發聲。這兩年來,她多次建議政府成立跨部門的工作小組,協調及制訂針對青洲山的保育與發展方案,不要重蹈過去文物保護各自為政的做法,此提議亦得到社會文化司司長譚俊榮在議會上表示認同。

黃潔貞促當局成立跨部門的工作小組,協調及制訂針對青洲山的保育與發展的工作方案。

黃潔貞表示,她本身並非青洲區居民,但自從與當區居民接觸,聆聽到他們對保育青洲山的訴求和心聲,隨後上青洲山考察環境,見識到山上的文化遺產,以及拜讀《煙雨青洲四百年》一書後,她開始留意青洲山的保育狀況,並向政府提交書面質詢,敦促政府重視有關工作。

黃潔貞分享三次難忘的上山經歷。她回想起2016年底,青洲山近山腰位置的廢車場發生火災,消防員需拖喉二百米上山灌救,所幸最後無人命傷亡。她表示,“火災後我上過一次山,當時感觸頗深,因看到山腳下的廢車場和燃料中途倉,很擔心再發生火警,山上的文物和古樹會被毀於一旦,附近居民的生命亦可能受到威脅。”

自發生火災後,現場加強了消防裝備。(本報記者攝, 2018年3月3日)

去年“天鴿”風災後,她再次登上青洲山,看到山上滿佈受災痕跡,枯枝遍山,滿目瘡痍,數棵古樹折斷,樹基根部因泥土流失而外露,全澳唯一的血桐古樹亦受重創,感到無比心痛。

血桐古樹“天鴿”風災前後的對比圖

還有一次,黃潔貞聯同青洲居民到山上不同地點視察,現場所見,環境狀況並不理想,修車場與廢車場林立;具珍貴樹種及考古價值的青洲山堆積著不少垃圾及廢棄物;具歷史價值的修道院及碉堡等建築物缺乏應有保護,被周圍的廢車場與倉庫所環繞,存在不少安全隱患。

現場環境狀況並不理想,山腳下堆積著不少垃圾及廢棄物。(本報記者攝, 2018年3月3日)

黃潔貞近年多次走上青洲山,她坦言“每次上山的感受都不一樣,但最擔心的是,若不加快制訂完整的青洲山保育規劃,山上文物、古樹恐受天災或人禍所破壞,導致無可挽救的後果。”政府最初指青洲山屬私人業權,保育工作應由業權人負責,但她多次引用《文化遺產保護法》,說明無論是否私人業權,政府對文化遺產皆有監督之責。

政府在青洲山上發現有九個品種的百年古樹名木,包括十株翻白葉樹、十一株海南蒲桃,以及全澳唯一僅有的一株血桐古樹等,合共三十六株。

她其後成功聯繫業權人,並促成業權人與政府溝通,兩者皆同意保育青洲山。政府亦發出指引要求青洲山土地業權人處理好廢車和保護有關的文物,但指引缺乏法律強制力,青洲山的保育工作亦因此停滯不前。

澳門物業登記局發出的證明書(圖片選自《煙雨青洲四百年》)

黃潔貞表示,“由於青洲山的保育工作如環境衛生、古樹保育、治安及宣傳教育等都牽涉不同的部門,故建議政府成立跨部門工作小組,負責協調跟進相關工作。雖然此建議已獲譚司長認同,但到目前為止,跨部門工作小組仍未成立,未來我會繼續推動這件事。跨部門小組一日未成立,我都會繼續監察和督促各部門做好保育青洲山的工作。”

青洲坊會:讓大眾認識青洲山

青洲山位於今日青洲區中央,周邊地帶已逐漸發展成為現在的青洲區,山邊亦建起了住宅樓、學校、停車場等建築物。在青洲居民心中,青洲山有著崇高且不可取代的地位。

青洲山的空氣好,是長者進行保健運動的好去處。(圖片選自《煙雨青洲四百年》)

青洲坊會理事長張捷、副理事長陳鳳表示,當區居民對青洲山充滿感情,尤其是社屋居民,他們靠著青洲山生活,很希望山上的綠化環境免受污染。陳鳳憶述,當年青洲社屋動工時,坊會曾召開記者會,反對工務局興建五十多層高的大樓,因擔心影響青洲山的景觀。結果在輿輪壓力下,青翠樓、青松樓等降到目前的三十多層。

青洲坊會理事長張捷、副理事長陳鳳指居民對青洲山充滿感情。

青洲坊會近年積極參與保育青洲山的工作,張捷表示,“很早以前,我們已留意到青洲山衛生惡劣的情況,不過當時還未有‘保育’的概念,後來和《煙雨青洲四百年》作者李業飛接觸,得知青洲山原來是座寶山,山上有很多重要的宗教建築物和軍事遺跡,例如修道院、碉堡和防空洞等,我們便開始組織市民上山,帶大家尋寶探秘。”

山上有很多重要的軍事遺跡

為提高居民了解青洲區未來發展及加強保育青洲山,青洲坊會坊會多次組織市民上青洲山,鼓勵居民關心社區的發展。負責帶隊的陳鳳表示,我們一行人沿着扶梯攀行,轉入叢林及走入小道,更沿着泥濘的山路攀爬,尋幽探秘,山上有多處富歷史價值的軍事碉堡、哨站及近二百年修道院遺址,沿路上更欣賞到平日難得一見的古樹名木,奇石絕景,富有濃厚的人文歷史資源。有同行市民更表示,希望青洲山能發展成市政公園、新旅遊景點,以及愛國愛澳教育基地。

一起上山尋幽探秘
沿路上能欣賞到平日難得一見的古樹名木

然而,青洲山腳下的臨時燃料中途倉和廢車場,與附近民居僅一箭之地,坊會一直擔心若山上發生火災,不排除引發災難性的後果,對青洲區居民的生命構成威脅,山上珍貴的百年古樹、歷史遺跡、珍稀物種亦恐付之一炬。坊會多次向政府表達“搬遷中途倉”的訴求,然而政府一直未落實有關的搬遷規劃。

青洲山腳下的燃氣儲存庫地點,當區居民建議把燃油庫遷出。(李業飛攝 ,2016年3月)

陳鳳表示,“設於青洲山下的燃料中途倉曾於2003年發生爆炸,當時數百名居民倉皇走避,事件震驚全澳,時至今日,不少居民仍稱情景依然歷歷在目。後來,政府於2010年興建臨時燃料中途倉,按照當時的規劃,此中途倉只屬臨時過渡性質。沒想到中途倉一直搬遷無期,令人失望。”

此外,在青洲山的南麓處,亦即修道院的所在地及附近,現時成為了廢車堆放的集中地。廢車拆解出來的電池、零件沿路堆放,致使該處長期瀰漫著濃重的汽油味,地上亦滿佈油跡,在日照之下,殘餘在當中的燃料便極易發生自燃,繼而引發火警。陳鳳亦希望政府另覓選址,搬遷廢車場。

修道院山腳下的廢車場。( 李業飛攝, 2016年3月)

張捷表示,青洲山上的歷史遺跡見證澳門的變遷,對澳門而言是珍貴的瑰寶,需要社會共同關注推動保育工作。隨著粵澳新通道的建設開通,區內將會有很大變化,故期望政府重新長遠規劃青洲發展,着力青洲山的保育工作。而坊會亦會繼續致力舉辦各類型活動,推介青洲山,讓更多人認識青洲區所蘊藏的歷史文物。

李業飛:保育規劃趁東風

“筆者生於斯長於斯,小時候進入青洲山遊玩,都被長輩們禁止,因為裡面環境很複雜,還有‘軍事禁區’之警示,幾十年過去了,可能有不少澳門居民也沒有真正踏足過青洲山。筆者最近終償心願,與朋友一起揭開青洲山的神秘面紗。看了青洲山的現況照片,您有甚麼感受?青洲山如果是普通的一座小山,一句話:放任它。青洲山並不是普通的一座小山,一句話:保護它。”(引自李業飛《青洲煙雨四百年》前言,2016年6月出版)

《煙雨青洲四百年》

關於青洲山的資料,相信沒有比《煙雨青洲四百年》一書的介紹來得詳盡。在書中,作者李業飛旁徵博引,向大家講述青洲山為何不是普通的一座小山。在〈傳教士度假勝地〉一章中,談到青洲山上有著近二百年歷史的修道院的前世今生;在〈水泥工業稱第一〉一章中,提到中國水泥工業首創地在澳門青洲,青洲為澳門工業和經濟發展曾作出過重大貢獻;在〈百年古樹生態美〉一章中,指出青洲山上植被繁茂,古樹參天,是澳門發育最好的自然植被。書中除了對山中的文物及歷史加以史料和圖片佐證,也對當中的生態價值進行分析,可讀性甚高。

修道院外貌已越來越殘破(李業飛攝,2016年3月)
1905年,澳門青洲英泥廠利用河運送水泥入省內。(圖片選自《煙雨青洲四百年》)
青洲山上植被繁茂,古樹參天。(本報記者攝, 2018年3月3日)

李業飛過去一段時間經常獲邀開展社區講座,及帶領市民上山遊走,宣傳青洲山。他表示,“讀過我的作品,不少人都問我是否在青洲長大,為何對青洲山產生這麼大的感情?事實上我並非當區居民。在很久以前的一次文遺委會議上,討論到工務局準備在青洲山附近起建築物,但擔心建築物的高度會影響青洲山的景觀視,希望我們文遺委給予意見。因此,我留意到青洲山,對此產生了好奇心,並展開相關研究。不查不知,原來青洲山是一座寶山,有著豐富的歷史內涵,更具有旅遊開發的潛力。”

李業飛指青洲山是一座寶山,有著豐富的歷史內涵。

李業飛表示,“曾被譽為‘濠鏡十景’之一的青洲山,沉澱了幾百年的中西文化共存的歷史文物與遺址,不可多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2005年確立‘澳門歷史城區’的地位,長久而來,青洲山一直被政府劃定為法定的受保護區域,也是歷史城區裡重要的一環,因此政府應持謹慎態度,做好青洲山的保育工作。”

青洲山全貌(李業飛攝, 2016年3月)
青洲居民需要綠意盎然的環境(李業飛攝 ,2016年3月)

2015年12月20日,中央政府宣佈擴大澳門水域管治權範圍共為八十五平方公里,這對青洲鴨涌河的整治,以及青洲區的綠化、治安、交通問題也帶來新的變化。李業飛建議政府乘此東風,刻不容緩推進青洲山的綠化建設、展開對歷史遺產環境保護、百年老樹和稀有動植物保護,並盡速推動對青洲山的廢舊汽車轉移處理,清理廢棄物,將青洲打造成旅遊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