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新昆蟲一鳴驚人──專訪“澳門蟻俠”梁志文

或許我們不曾因踩死一隻螞蟻而傷心難過,但本澳有一位年輕昆蟲學者,卻因發現和研究一隻新物種螞蟻而費盡心思。他是早前在本澳青洲山上發現新物種“澳門細蟻”的梁志文,是甚麼讓他堅持在實驗室裡度過無數夜晚,直至那一刻,從未被記錄的“澳門細蟻”出現在他眼前?

本地媒體報道梁志文發現“澳門細蟻”事件時,冠以他“澳門蟻俠”之稱號。今天,我們邀請他分享在青洲山上尋找新物種螞蟻的歷程,一同見證“澳門細蟻”的出現和被命名。

梁志文醉心昆蟲研究

經年累月研究螞蟻

“我總覺得是牠選定了我,要我向澳門人公開牠的身份,牠是澳門人的一分子。”發現“澳門細蟻”,對梁志文來說似是偶然,又像冥冥中注定之事。

梁志文從小喜歡爬蟲動物,鍾情生物學,2013年在機緣巧合下考入台大昆蟲學系。隨著他不斷深入了解和研究,逐漸愛上這“冷門學科”。做學術研究要搵“對象”,他翻閱有關澳門昆蟲的文獻時,發現記載螞蟻的資料甚少,便決定專心研究螞蟻,填補學術上的“斷層”。

去年,他在國際期刊《Asian Myrmecology》上發佈了一篇題為“生存在大都市化的澳門螞蟻初步名單”的論文,記載了澳門113種螞蟻,這是經年累月的努力及老師指導下的成果。正在攻讀碩士的他,對於澳門及鄰近地區螞蟻的品種都十分熟悉。

說起螞蟻,梁志文興致勃勃。

意外發現珍稀物種

發現澳門細蟻是源於去年初,梁志文到青洲山進行螞蟻(紅火蟻和長腳捷蟻)調查時的意外收穫。

他說:“當時我採用落葉袋收集法收集螞蟻,這種收集法可幫助我採集到更多的樣本,澳門細蟻就是用這種方法收集回來的。那時我已做完調查,準備離開青洲山。臨走時摌了一堆泥放在自己的落葉袋裡帶回去分析,那時還不知道裡面藏着澳門細蟻。直到回實驗室,我將第一隻澳門細蟻從一堆泥中挑出來,放進小樽裡面觀察,發現牠異常特別,我相信是全中國也難以採集到的,十分稀有的物種。當時我很興奮,簡直快要哭出來了,因為它很可能是新物種!”

第一次從顯微鏡中看到澳門細蟻(紅圈)的時刻

做學術講求嚴謹,興奮過後,梁志文接下來要面對艱苦的挑戰。由於樣本數太少,只發現一隻,不能作為研究對象,更不會被國際期刊認可。他說:“我接着在那堆泥裡繼續挑,想找到更多的樣本,一挑五句鐘過去了,一共找到五隻澳門細蟻。那一刻雖然很累了,但由於實在太興奮,便決定留在實驗裡繼續奮鬥,為這些螞蟻進行顯微鏡拍攝。然後立刻將相片發給在螞蟻研究方面一直指導和幫助我的香港大學博士管納德(Benoit Guénard)先生。”

梁志文與管納德博士合作無間

管納德博士人稱“港大蟻俠”,是一直以來無條件技術支援梁志文開展昆蟲研究的教授。他看到相片後,興奮不已稱這螞蟻很可能是新物種,並表示會幫梁志文一起研究,發佈新論文。為了在螞蟻描述方面能更準確,梁志文更邀請鹿兒島大學博物館的山根正氣博士(Seiki Yamane)幫忙,合三人之力共同撰寫論文。

山根正氣博士雖然已退休,但仍然繼續昆蟲研究工作。

為澳門命名而自豪

經研究證實後,確認在青洲山上採集到的螞蟻是新物種,梁志文又要面對另一個極為困擾的難題,就是為這個新物種命名。

作為澳門細蟻的第一發現人,管納德博士和山根正氣博士都十分尊重梁志文的意見。梁志文曾想過以行政長官的名字來命名新物種,因很多地方都會將新物種命名當時執政者的名字,也曾想過以牠的發現地青洲山或以前梁志文就讀中學的名字來為這新物種命名。考慮到以澳門命名的昆蟲目前只有三種,分別是澳門綠虎天牛、澳門舉腹蟻和澳門巨蚊。看到像鄰近的台灣、香港、廣東省地區,甚至連海南島,都有很多以當地地方命名的昆蟲,他覺得以澳門命名的昆蟲少得可憐,便決定以“澳門”命名這新物種。

梁志文表示, “我想別人聽到牠的名字會想起澳門,找到牠出生的地方。以澳門命名的意義,是一個里程碑,這是澳門時隔十二年後,再次有新昆蟲物種被發現。而且我更在乎的是澳門人的看法,我希望大家更加愛錫這隻螞蟻,因為這是在澳門發現的特有物種。如果其他人提起澳門只是一個石屎森林時,作為澳門人的我們可以反駁,澳門都有自己特有的昆蟲。”

呼籲大眾關注和保育以澳門命名的昆蟲。(註:據梁志文表述,澳門舉腹蟻圖中問號,是文獻記載了,但沒找到相關圖片。)

在梁志文的研究中,“澳門細蟻”是屬於十分細小且稀有的螞蟻品種,相信牠是澳門的“原居民”,平日以蜈蚣為捕食對象,由於長年生長在深層的泥土裡,眼部已經退化消失。梁志文帶走的泥土裡有小蜈蚣,他認為能夠收集到澳門細蟻,可能是因為細蟻當時正“出嚟搵食”!有趣的是,五隻細蟻中,有一隻正咬着另一隻其他品種螞蟻,或許側面說明“澳門細蟻”並非“善男信女”呢!

“澳門細蟻”是屬於十分細小且稀有的螞蟻品種

推動科普教育工作

經過一年研究和努力,由梁志文、管納德博士和山根博士合力撰寫的論文《澳門細蟻 Leptanilla macauensis Leong et al., 2018》,榮登國際螞蟻期刊《Asian Myrmecology》,而“澳門細蟻”的命名,近日亦得到國際動物命名法規委員會的認可並正式生效。事情就此完結?非也!

目前令梁志文最掛心的,是青洲山的生態資源是否足夠提供給澳門細蟻和其他昆蟲定居,他認為政府和市民在保育自然環境上都有責任出一分力。他說:“細蟻喜歡在森林的環境中棲息,就如青洲山。初步來說,青洲山的樹木組成與澳門其他地方不同,所以青洲山的樹木值得保護,只有維持現時青洲山的森林狀況,就是對細蟻最好的。”

被問到澳門細蟻主要遍佈在青洲山上哪些角落?梁志文說,“自去年那次採集過後,就再沒有找到澳門細蟻,所以還未發現到牠們的巢穴,亦未在其他山上發現細蟻的蹤跡。”

梁志文最掛心的,是青洲山的生態資源是否足夠提供給澳門細蟻和其他昆蟲定居,他認為政府和市民在保育自然環境上都有責任出一分力。

除了熱衷研究昆蟲外,梁志文也積極推動關於昆蟲的科普教育工作,例如在網絡上建立社交群組澳門昆蟲植物分類,發佈與昆蟲相關的信息,集合不少拍攝昆蟲的愛好者上傳昆蟲相片促進交流。此外,他還不定期舉行郊遊科普活動,組織市民一起登山,目的是希望普及大眾對各類昆蟲的認識,推廣保育澳門山體的意義。

舉行郊遊科普活動,普及大眾對各類昆蟲的認識。

由在實驗室默默無聞做研究,到發現新物種昆蟲一鳴驚人,走到今日,梁志文對於一直以來支持他的人心存感激:“是香港大學的實驗室及管納德先生,讓我可以有地方去專心做研究,還有家人的忍耐,因為家中地方不大,但也讓我放着着各種科學器材。還有一班舊同學,載着我去收集樣本。今天的成果從來都不是我一個人的,是一路走來遇見的所有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