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竹一聲除舊歲──爆竹檔檔主一家的故事

每逢農曆新年,位於旅遊塔附近新城填海地及氹仔麗景灣酒店對開海傍的兩個爆竹煙花燃放區都會開放,不少市民喜歡光顧爆竹煙花攤位,享受燒爆竹、玩煙花的樂趣。

黃氏一家由九十年代初開始競投和經營新春爆竹煙花攤位,一家四口聯同街坊、工人一齊擺攤,市道好時看盡熱鬧,遇上壞天氣面對貨品滯銷。擺了廿多年攤位,想過休息不幹嗎?一對子女都表示不想父母操勞,但黃爸爸卻說擔心一旦停下來,個心會“囉囉攣”,黃媽媽則說看到穿紅戴綠的熟客過來幫襯,購得心頭好,會戥他們高興,二人言談間似乎都未有退意。

黃氏一家去年在旅遊塔附近的爆竹煙花燃放區擺攤,並合照留念。

見證攤位場地的變遷

黃爸爸因何會成為爆竹檔檔主?原來有段古──他說最初有幫朋友經營新春爆竹煙花攤位,發現生意好時收入不錯,於是自己也想嘗試“趁新年搵下外快”,於是在1990年,他首次在路環譚公廟前的空地擺攤,“記得當時人流不多,主要做本地人生意,但都賺到萬多元,成績算是不錯。”

和現在一樣,當年的攤位都要通過投標取得,中標者須繳付相關費用後,才獲政府允許擺攤。黃爸爸說除了通過競投外,九十年代政府曾有兩三年推出抽籤制度,“抽中的幸運兒只須繳清政府設立的底價,便可擺攤;抽不中又想擺攤的人也不用失望,可用高於底價的價錢,向幸運兒‘買籤’。後來抽籤制取消後,又變回投標制。”

由1990年開始擺攤至今,黃氏一家中途只休息過兩、三年。擺攤廿多年,黃爸爸見證新春爆竹煙花攤位場地的不斷變遷,他先後在譚公廟、氹仔星星公園、舊澳大山腳、美高梅等附近的空地都擺過檔,“記得九二、九三年在澳門擺攤,過年氣氛最好,當時開放時間長,人流多,大家玩煙花至凌晨才離開,若有賣剩的貨,散得也較現在容易。”近年政府出於安全和噪音等考量,將燃放區移至遠離市區的地方,作為檔主的他表示理解相關安排,也只得遵守。

細路仔愛玩傳統煙花

農曆新年假期,通常是不少家庭到朋友家拜年,或外出玩樂的日子,但黃氏一家卻選擇了工作,堅持經營新春爆竹煙花攤位,被問到可有後悔少了私人時間休息?

黃爸爸坦言對爆竹、煙花這些傳統新年產品有情意結,小時候自己很喜歡玩,長大後覺得有機會以銷售這些產品作為工作,也是賞心樂事,“爆竹、煙花是刺激品,大人細路都啱玩,利潤回報又唔錯,所以不介意在假期開工,發個新年財,擺完檔後在初九、初十再想拜年和旅行的事也不遲。”

黃爸爸坦言對爆竹、煙花這些傳統新年產品有情意結,小時候自己很喜歡玩,長大後覺得有機會以銷售這些產品作為工作,也是賞心樂事。

黃爸爸的長女芳芳非常聽話,由小學開始已幫父母擺攤,還找同學一齊幫手,踏入社會工作後也沒有停下來,只因不想父母太操勞,“小時候和細佬去攤位工作,當然有點不情願,不過也沒法子,長大後就習慣了,擺攤成為了新春的指定節目。”

攤位銷售不同品種的煙花,小時候的芳芳和細佬會在燃放區一起“試貨”,練就二人大膽的性格,“真的甚麼品種都要試,細佬更誇張,原本要掟落地下的,他會揸上手來玩,爆到啲衫穿晒都試過。相較之下,現在的煙花很‘小兒科’,冇咁大威力。長大後,我們都長駐攤位,沒有去燃放區燒煙花了。”

黃媽媽亦感嘆道,“以前啲煙花,爆到好靚、好大聲,例如降落傘、龍吐珠等很受歡迎,細路仔玩傳統嘢,不過後來因安全問題,很多產品被禁了,現在的小朋友冇機會再玩返。”

黃媽媽感嘆道,“以前啲煙花,爆到好靚、好大聲,例如降落傘、龍吐珠等很受歡迎,細路仔玩傳統嘢,不過後來因安全問題,很多產品被禁了,現在的小朋友冇機會再玩返。”

新春爆竹攤位氣氛熱鬧

黃氏一家近年多在旅遊塔附近的新春爆竹煙花燃放區擺攤,由年三十做到年初六,開放時間是早上十點,至夜晚十二點。近年開放時間較以往縮短了兩個小時,但仍有不少市民並不知道開放時間的變動,在凌晨零時後來到才發現燃放區已關閉,檔主們認為,縮短運作時間對銷情有一定影響。

近年攤位開放時間較以往縮短了兩個小時,檔主們認為,縮短運作時間對銷情有一定影響。

黃爸爸表示,通常朝早人流不多,直至晚上七點左右,市民才會開始來攤位幫襯。日頭流流長,沒有生意時他們在做甚麼?芳芳說:“現場會播賀年歌,除了聽歌外,大家會帶些賀年食品過來吃,我們的攤位也鄰近小食檔,偶爾也會去小食檔幫襯。”

據黃爸爸觀察,其他攤位檔員中午或夜晚通常都是“捱飯盒”,但黃氏一家的攤位與別不同,因為他們會用電飯煲煮飯,再由家人或朋友帶些餸過來開餐,“我們通常會擺兩個攤位,約有廿多人,都是街坊或請回來的伙記。這幾日工作,要賣含有硫磺成份的爆竹和煙花,又要捱夜,很容易上火熱氣。所以我們不嫌麻煩,堅持自己煮飯,還會多喝涼茶,確保身體健康,才能工作順利。”

擺攤廿多年未言休

對於準備擺攤的檔主來說,最難過是莫過於遇上壞天氣,結果血本無歸。黃爸爸說開檔前,會留意天氣預報,得知是天晴就會很開心,又說“賺錢其實就是賺天氣”。

他說,“記得有一年擺攤,碰上惡劣天氣,又冷又濕,市民都不想出街,結果攤位生意差,很多貨品未能賣出,蝕了八萬。那年,所有檔主都向當局申訴,希望延長擺攤的日期,不過最後沒有成功,“只好眼白白睇著啲貨嘥晒”。除了天氣外,爆竹檔的生意也和該年的市道有關,早年政府開放自由行,多了遊客來澳,攤位的生意額便大幅飆升。

2015年,檔主們遇上了壞天氣,很多貨品滯銷,生意額大減。

新春爆竹煙花攤位只開放短短幾日,卻帶給不少市民、遊客歡樂的過年氣氛,家長帶同年幼的子女來燃放區燒煙花,樂也融融。黃氏一家擺攤廿多年未言休,從他們身上,我們看到老派澳門人的勤勞、低調、默默付出的性格和作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