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人策劃的光影節──專訪活動統籌朱焯信及設計師Hugo Ao、Puzzle

文/Kiwi

每逢十二月舉行的澳門光影節,是城中一年一度的盛事,今年已踏入第三屆。有別於往年由外地隊伍主導,今年首次由本地設計團隊負責策展,項目大型且多元化,別具意義。

活動舉辦逾半月,好評如潮,顯示本地設計師實力與國際團隊不遑多讓。這次我們邀得今屆光影節的“幕後功臣”──活動統籌者之一,澳門設計中心展覽總監朱焯信及設計師Hugo Ao、Puzzle接受訪問,分享一下策展心得。

統籌人朱焯信及設計師Hugo Ao分享策展心得(相片:Jeffin攝)

以“愛”為核心主題

朱焯信,現職澳門設計師協會會長,曾獲獎無數,是本澳舉足輕重的藝術大師。而成就這次“本土光影節”,一切要從投標開始談起。

朱焯信與團隊長年與國際隊伍競標光影節,過往均未投中,他說:“投標隊伍來自世界各地,包括韓國、台灣、香港等,但在澳門舉行的光影節,怎麼可以少了澳門人隊伍?”漸漸地,澳門設計師隊伍這些年來累積了不少的創意及經驗,例如在2012年,西班牙團隊於本澳進行初次的光雕表演,培訓了首批本地人才,其後本地團隊一直有份參與相關項目。這些“設計力”、“技術力”及“統籌力”已在本地扎根,厚積薄發下,終於在今屆,本土團隊一舉得標。

今屆光影節以“愛”為核心主題,由團隊共同決定。朱焯信認為,此題目不好發揮,易流於俗套,故此要大事小寫,同時配合澳門歷史文化、指定建築物特點及周邊環境進行。其中,以大三巴的光雕表演最受矚目。

大三巴牌坊作為投映平台被解構再重組(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大三巴光雕表演受矚目

大三巴作為澳門地標,被選為光影節開幕地點,光雕故事表達整體光影節主題。大三巴光雕設計師Hugo Ao說:“澳門曾是海上‘絲綢之路’的據點,中西文化交匯點,各種文化在這裡交流,不同國家的人在這裡交織故事,像是一個葡國男孩愛上一個中國女孩。”

起初,光影訴說澳門小漁村的歷史,昏黃而溫暖的人情,古船揚帆,游走大三巴牌坊門洞,穿梭國度。Hugo說,“每一道門,就像是‘隨意門’,而澳門就是世界的‘隨意門’。”構圖上,以具象的帆船、文化圖騰作語彙,牌坊(投映平台)先解構再重組,用幾何方式(如斜劃平行線、平面的立方體圖案、大膽的紅綠互補色)重組為幾個小屋,意謂不同地方,最後呈現出具象的帆船,穿梭於抽象世界的意境。配色上,保守、低彩度及黃色同色系配色表現小漁村氛圍;大膽、高彩度和刺激的紅綠互補配色,表現出澳門是國際旅遊城市。

文化融合的國際大議題,轉至二人的小故事。戀情幾經波折,一片繁花鑲滿幾何圖案,品相各異,意味異國戀情,背後齒輪滾動,喻世界運行。最終,大團圓結局。收尾的藍綠玫瑰花,大膽跳脫自然色彩,配色新穎。視覺質感具層次,如亮光暗影、旋轉的戀人立體人偶。在開幕典禮,戀人更以真人演繹。Hugo說,“詩篇舞集”舞蹈團為這七分鐘的表演,排練了數月之久,為進一步豐富觀眾感受,設計出光影互動表演。民眾可把頭像配上不同民族服飾,再把合成圖像投射於建築外牆,參與感十足,大受歡迎。

整體上,光雕表現手法多元大膽,虛實並陳,兼具故事性,雅俗共賞。

用數碼建模技術重現已焚毁的天主之母教堂舊貌(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具像的帆船用古典手繪平面表現,抽象世界用現代人工立體線條表現,形成對比。(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設計師埋頭苦幹

Puzzle也是大三巴光雕的設計師,平常從事動畫製作,初次接觸光雕時是在2010年香港,比Hugo更早。他曾參與多個項目,包括“盛世光影”、“星光築夢”、“科學館幻影廊”等,是本澳光影項目的中堅人才。

設計師團隊接受培訓

他表示,一開始覺得光雕與動畫製作差異很大,投射效果常不如預期,原來投映會受建築物及周圍的環境所影響。設計師團隊經過培訓、開會、視察環境、累積經驗後,才得以改善。大三巴項目同時有光雕、互動小遊戲及真人舞蹈,工作量之沉重,迫使他們要睡在公司。結果開幕式的表演,比他們預期的來得更受歡迎。

團隊視察投映現場

Puzzle說:“一切都來得值得!平常我們的作品多在小螢幕上顯示,第一次放這麼大,這麼多人同時觀看。”

團隊開會討論中

成功背後的艱辛

光影節長達一個月,展覽場地遍佈澳氹,涵蓋動(光雕表演)靜(長置燈飾),成為城中居民“集郵”的好去處。成功故事的背後都寫滿艱辛,統籌人朱焯信直言:“要克服的困難有非常多。”

光影為聖安多尼教堂增立體感

朱焯信表示,“澳門賭收豐裕,要花錢外聘團隊幫忙很簡單,但若長遠計,本地人才更無發展空間,且會加速人才流失。澳門設計師協會長年積極培訓本土人才,希望藉這次今屆光影節,尋求更多讓本地人才發揮的機會,結果成功贏得標書,正式構建為光影節策展的本地設計師團隊。”

龍環葡韻附近燈飾璀璨

在有限的預算、資源及人力下,本地團隊遇到的困難非常多,例如團隊裡大部分設計師有自己的公司,設計業年尾最忙,光影節適逢此時舉辦,時間緊迫,大家只好盡量騰出時間來趕工;為使光線強烈,需足夠電力,一些展覽地點只好從遠方取電,甚至租借發電機,大幅增加成本;他們特別租用的香港發電機,符合香港噪音相關環保規定,無奈夜間低頻噪音仍遭居民投訴。此外,亦要與其他政府部門做好協調,例如光雕要在環境較暗的環境中展出,但街道照明事關行車安全,最終和有關部門溝通後,將街道照明的亮度降一半,才能讓光雕閃閃發亮。

南灣雅文湖畔的光影樂園
南灣湖水上活動中心的“花海迷宮”

談及這次由本地設計師共同打造的光影節,朱焯信說:“本地團隊經常在國際間獲獎,實力其實不輸國際。這一次,礙於有限的預算及時間,沒有發揮出最強的實力。相信下一次,我們會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