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大賽車”風雨同路──專訪資深工作人員陳錦研

文/E仔

“第64屆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一連四日舉行,是本地體壇乃至國際車壇中的一項年度盛事。雖然每年大賽車舉行期間,都有不少人抱怨交通擠塞,出行不便,但澳門人對大賽車六十四年的愛,也絕非空泛。今期專題主角陳錦研(Wendy),已連續多屆參與大賽車,為這項城中盛事擔任工作人員,一齊來細聽她的故事。

陳錦研連續多屆參與大賽車,為這項城中盛事擔任工作人員。(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女生也愛大賽車

Wendy由第五十一屆開始參加大賽車至今,去年因懷孕生育停工一年,屈指一數,已參加了十三屆,由賽道做到上控制塔,由普通員工做到培訓導師和主管,算是挺資深的工作人員。談到每年不缺席這項賽事的原因,Wendy說:“參與這個活動,可以識到好多朋友,每年一度的大賽車,又係我哋見返面的好時機;我做正職工作,也會有悶的時候,每年做大賽車的短期工作,是很有趣的體驗;由於長期參與,我也對賽車活動多了認識,逐漸喜歡上這活動。”

Wendy與大賽車結緣,始於讀大學的時候。當時大概是三月,她在報紙上看到大賽車招聘工作人員,便和朋友膽粗粗去試下報名,沒想到收到通知,要她們在四、五月內抽時間上課、考試,然後七月還要實習,完成這些前期培訓,才能成為正式工作人員。

談到培訓內容,Wendy表示:“以當賽道員為例,上課時,老師會教我們如何分辦不同的旗號,甚麼時候該展示甚麼類型的旗號,課程內容豐富。到了實習和工作當日,現場的主管也會和我們將內容複習多一次,減少出錯機會。”

首次參與大賽車的工作人員證(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2006年,陳錦研已是大賽車的工作人員。(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工作人員的艱苦考驗

完成前期培訓工作,Wendy迎來了工作日的挑戰,其中一項需要挑戰的任務是“早起”,她說:“雖然賽事一般在七點才開始舉行,但我們此前要做好重溫內容、開會、檢查賽道等工作,所以四、五點左右,便要到達工作場所,做前期準備,這對一些習慣晚起的人來說,是個挺艱鉅的任務。”

憶述當年首次成為大賽車工作人員的情況,Wendy言談中難掩興奮之情。她說:“當時第一日返工,處於挺懵懂的狀態,不過可以在現場近距離見到靚車,親身感受比賽氣氛,頓覺情緒高漲。”在電影上不時看到大賽車舉行期間發生撞車意外,除了車手容易受傷外,原來工作人員有時也不能倖免,Wendy也曾在現場目擊有工作人員被正減速的戰車撞倒的場面,幸好只是受了輕傷,健康無大礙。她透露,大會一直很重視每個工作人員的安全,事前要開會,叮囑大家注意現場情況,避免發生意外。

賽道員的工作,要面對不少考驗。(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據Wendy介紹,賽道上有不同的站,每個站都有一名站長和若干名賽道員,加上修車站的技工、搭制塔上的技術人員,組成了龐大的工作人員團隊。而作為賽道員的“福利”,當然是可以近距離接觸車手,例如靚仔意大利籍車手莫他拿,就是不少女性工作人員“集郵”的對象。而男性工作人員則喜歡欣賞靚車,享受賽事帶來的緊張刺激感。

當大賽車工作人員的“福利”,是可以近距離接觸靚車。(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難以捨棄的感情

被問到參與哪一屆賽事最難忘?Wendy說:“其實每一屆都很難忘,我從第五十一屆開始參加至今,由賽道做到上控制塔,每次都認識到新的同事,合作的過程中有苦有樂。最初當賽道員時比較輕鬆,後來當上主管和培訓導師,要帶新人工作,便感到責任挺大,記得某一年有員工臨時不來上班,我們便要安排其他站的工作人員過來頂班,以填補空缺。在現場目睹賽車意外,心裡不好受之餘,也要落手落腳盡快幫忙清理路面。”

當上主培訓導師,要帶新人工作,陳錦研感到責任重大。(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經年累月參與大賽車,Wendy有感大會在團結工作人員方面做得不錯。她說:“每年賽事完結,大會都會搞慶功宴,宴請所有工作人員吃飯和贈送紀念品,中國澳門汽車總會一直很支持大賽車的工作,工作人員由於參與大賽車和汽車總會結緣,也有機會獲邀參與汽車總會定期舉辦的賽車活動,賺取收入。”

因為參與大賽車,認識到不少好友(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對於大賽車這一年一度的盛事,Wendy坦言有一份難以捨棄的感情。正職是公務員的她,每年都會向公司申請,主動爭取成為賽事工作人員,再次回到賽場和一些老友記見面,一同享受賽事為觀眾帶來的喜悅。

每年最開心是回到賽場和一些老友記見面,一同享受賽事為觀眾帶來的喜悅。(相片由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