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疾運動舉步維艱──專訪特殊奧運會行政總監蕭宇康

文/Anson

每隔四年,數以千計來自世界各地的殘疾運動員都會走到一起,參與世界冬季特殊奧林匹克運動會,展示他們的運動技能,發揚體育精神。特奧會董事會主席薩金特‧施萊佛曾說:“世界冬季特奥會為殘疾運動員提供一個全球性的舞台,讓他們在這個充滿包容、相互尊重和沒有偏見的舞台上,一展所長。”

a2
殘疾運動員在世界冬季特奥會的舞台上一展所長

澳門特殊奧運會(以下簡稱“特奧會”)自2005年起,每屆均培訓和組織殘疾運動員參與世界冬季特奥會賽事,冀讓殘疾人士享受體育競技帶來的樂趣,實現自身價值。特奧會今年原定計劃派出10名運動員及6名工作人員,出戰3月在奧地利舉行的2017世界冬季特奧會,卻遇上政府縮減資助,令此行產生變數。特奧會行政總監蕭宇康表示,正積極對外尋求協助,期望按原定人馬參賽。

a3
澳門特殊奧運會09年派運動員出戰在日本舉辦的冬季賽

助殘疾運動支援不足

過去三屆冬季賽,特奧會均有派運動員參加,並取得不俗成績。蕭宇康表示,“在本澳欠缺教練、場地的特殊環境下,殘疾人士能夠成為運動員並不容易。殘疾運動員需要克服心智或身體上的缺陷去完成項目,每一動作都較普通人花幾倍乃至幾十倍的努力。此外,他們亦非常珍惜每次能出外參賽的機會,賽前做了大量訓練和準備工夫。”

運動員珍惜每次出外參賽的機會
運動員非常珍惜每次出外參賽的機會

蕭宇康指出,殘疾人士能否參與世界性的體育賽事,與政府是否大力支持與扶助有關。他表示:“特奧會09年參加日本冬季賽,當時獲政府提供約50%經費支持,只能派出5名運動員及3名工作人員出戰,取得3金2銀1銅的成績;而當13年經濟呈增長態勢,特奧會獲提供約70%經費支持下,共派出15運動員及10工作人員參加韓國冬季賽,取得3金11銀6銅的佳績。”可是好景不常,今年準備出戰奧地利冬季賽的特奧會只獲約30%的經費支持,蕭宇康憂慮在資源短缺下,恐難派出原定人馬出戰,令部分運動員過去多年的辛勤付出變徒勞,故已通過公開呼籲,邀請一些善心企業支援經費,目標是按計劃全員參賽。

13年的冬季賽在韓國舉行,本澳運動員取得不俗成績。
13年的冬季賽在韓國舉行,本澳運動員取得不俗成績。

特奧會過去多年一直通過體育培訓及舉辦賽事,培育殘疾人士健康的身心發展,但受場地、教練員等資源所限,殘疾運動員往往處於“被動”狀態,有時甚至失去參與運動項目的公平權利。蕭宇康說:“當得知政府縮減對特奧會參賽的前期資助時,我們已不準備派員參加冬季賽的溜冰項目,因本澳的溜冰場地不多,加上租場費貴,結果曾有一段時間停辦有關培訓。後來,在家長們的強烈要求和熱心企業支持下才得以復辦。家長們覺得溜冰是健康運動,對有自閉症、多動症的小朋友幫助很大,有助他們舒緩情緒。不少自閉症運動員參加溜冰項目後,在溝通及待人接物方面都有很大改善。”

蕭宇康質疑政府近年大力發展精英體育,忽略了殘疾運動員的發展需要。
蕭宇康質疑政府近年大力發展精英體育,忽略了殘疾運動員的發展需要。

新規章惹憂慮

蕭宇康質疑,政府近年大力發展精英體育,忽略了殘疾運動員的發展需要。他舉例說去年生效的《高水平體育賽事獎金頒發規章》,相關獎勵制度問題值得深思。《高水平體育賽事獎金頒發規章》把以往《高度競爭體育獎勵規章》及《殘疾人士體育獎勵規章》合而為一,在把健全人及殘疾人的體育賽事各分5個類別情況下,健全運動員與殘疾運動員的獎金以相同的規格獎勵。

蕭宇康認為,現時新規章,一定程度上只是做“門面工夫”,事實上沒有多少殘疾運動員能達到規章中所指的高度競技。而傷健比賽標準不全相同,情況不一難比較,傷健運動員絕不能用同一把“精英尺”去量度,為此政府有必要重新審視現時的體育政策。

此外,缺乏訓練場地也是目前殘疾運動員面臨的一大難題。蕭宇康表示:“殘疾運動員平時練習的場所,可能佔當局轄下的體育場地1%都沒有,而屬於“大眾體育”的街場也永遠輪不到他們用。希望政府能以為精英運動員安排獨立場地及時間的相同態度,對待殘疾運動員,在現有體育設施或運動場地的開放時間中,劃出適當的時段給予殘疾運動員進行訓練。”

缺乏訓練場地,是目前殘疾運動員面臨的一大難題。
缺乏訓練場地,是目前殘疾運動員面臨的一大難題。

在嚴苛目光中成長

對於有特殊需要的殘疾人士,除技術訓練,亦需照顧他們的心理發展,殘疾人士與家人、教練之間的互信顯得尤其重要。蕭宇康說:“一般人想做運動很容易,只要自己去運動場地就行。但不少殘疾人士往往要在家人的配合下才能出街。即使當上運動員,也是在旁人嚴苛目光中不斷成長,可能要花上幾年的苦練時間,才達到一般人用幾個月的成績,整個訓練過程是相當艱難的,殘疾人士要付出很大熱情,才能當上運動員。”

殘疾人士成為運動員,踏上頒獎台,過程非常艱辛。
殘疾人士成為運動員,踏上頒獎台,過程非常艱辛。

在相關資源、配套設施不足的情況下,本澳年輕殘疾運動員流失率頗高,蕭宇康表示:“本澳目前沒條件去支援殘疾運動員以專業模式作長期持續訓練,普遍運動員要兼顧工作、學業,加上運動員之間亦缺乏競爭意識,長遠發展充滿隱憂。不過,現時願意堅持訓練的運動員仍有不少,特奥會會繼續鼓勵他們參與體育活動和比賽,建立自信,有助更易融入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