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Panda

說到福隆新街,眾所周知是昔日的紅燈區,如今成為旅客買手信的熱門景點。可是,她為什麼變成紅燈區,她的故事,她的經歷又是怎麼樣呢?這些故事,靠着親身經歷的人憶述,由澳門口述歷史協會記載,並邀請了澳門230藝術創作協會為故事拍攝成微電影——《孤島傳說(暫名)》,揭開福隆新街的神秘面紗。

口述歷史改編的精彩故事

微電影《孤島傳說(暫名)》是由澳門口述歷史協會及澳門230藝術創作協會共同合作的項目,以福隆新街為拍攝背景,故事圍繞着福隆新街興盛衰落及歷史變革。講述在福隆新街的一間杏仁餅店,有一位“二世祖”(由林作飾演),無心經營家族生意,更欠下巨債,他打算出賣家中秘方食譜以謀取金錢,但卻無意中發現了世代相傳的寶盒,故事就從這個引來特務紛紛搶奪的寶盒開始了……

《孤島傳說(暫名)》講述在福隆新街一間杏仁餅店發生的故事
《孤島傳說(暫名)》講述在福隆新街一間杏仁餅店發生的故事

澳門230藝術創作協會藉由口述歷史協會提供的歷史材料,創作出故事《孤島傳說(暫名)》。項目顧問,也是本澳歌手小瑜說經過這次拍攝工作,對福隆新街的了解更深入,“雖然自己曾多年在外國留學,但回澳也有十多年了,一直覺得澳門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但那些日常經過的街道、世遺的建築等等,可能遊人只是拍完一兩張照片就走了,本地人也是對背後的歷史了解不深。這次受澳門口述歷史協會邀請,聽完口述歷史協會會長林發欽教授分享,燃起了我的熱情,我想要更深入了解那些在我們身邊被忽略的歷史。才知道原來福隆新街是在香港鬧過饑荒後,人們逃來澳門辦‘黃、賭、毒’,而教授說以前真的有特務,而妓寨更是經常交流情報的地方,我們聽完教授的故事都被觸動了,便一起創作出《孤島傳說(暫名)》。”

項目顧問小瑜參與這次項目後,對福隆新街有更深的認識和體會
項目顧問小瑜參與這次項目後,對福隆新街有更深的認識和體會

穿越福隆新街的年華

福隆新街到底又為何變成紅燈區呢?澳門作者未艾的文章〈福隆新街說狎妓〉有載:“1932年香港政府頒令禁娼,繁華了三十年的石塘咀走到盡頭。此消彼長,澳門福隆新街、福榮里、福寧里、蓬萊新巷、白眼塘等花街柳巷,生意從此蒸蒸日上。淪陷之後,香港民不聊生,澳門雖然也是日子艱難,畢竟名義上還未淪陷,不少內地和香港紳商巨賈,紛紛到馬交避難,造就了娛樂、戲曲、文化、娼妓等各業繁榮。加上澳門的‘中立’地位,各方勢力的間諜在此接頭、交換情報,國民黨、共產黨、中國人、日本人,令當時的澳門街空前龍蛇混雜,進一步造就了畸形繁榮。由1932年香港禁娼,到1948年澳葡政府禁娼,這十六年的澳門可謂上海孤島以外,大中華地區南方的另一個‘小孤島’。”

據當時的社會背景,《孤島傳說(暫名)》加插了不少特務、中國人、日本人的情節。小瑜說電影希望以生動的方式去呈現:“我們邀請了香港網路紅人‘不滅墨水’成員浩嵐執導,希望以年輕人的方式,大膽拍出耳目一新的歷史故事,令更多人關心身邊的歷史文化故事。就正如故事中只是一個平平無奇賣杏仁餅的人,但卻有着許多的故事,由寶盒和古代產生着連結。也像福隆新街,蘊藏著許多不足為外人道的故事,需要我們去發掘去細味。”

港澳藝人情義相挺

電影裡每位藝人都是情義相挺“拍心口”幫忙拍攝的,請來港澳藝人跨海合作,演員陣容新鮮感十足。主要演員有律師林作,香港歌手麥貝夷、安采妮、女子組合Bingo的三位成員Carmen、Christy、Odilia,DJ陳達仁,澳門歌手有施連奴、樂隊Sketch以及有份客串的小瑜。

香港歌手麥貝夷和小瑜飾演古代的角色,於福榮里文化公所拍攝
香港歌手麥貝夷和小瑜飾演古代的角色,於福榮里文化公所拍攝

有不少演員更是第一次拍電影,像是律師林作、Bingo成員Christy等等,但項目顧問小瑜說他們的表演都出乎意料的好:“當初找林作怕會被拒絕,但他卻一口答應。開拍前他非常認真地問我們劇組很多問題,做了很多功課,真正開拍時他完全可以‘交足戲’,演繹出那種‘敗家仔’不想留在杏仁餅店的那種掙扎。而Christy更讓我驚艷,因為她這次是要演繹大奸角,一個美美的女生演出奸角的反差很大,而且還有打鬥戲,對於第一次演戲的她來說已經很完美,而且還要感謝她,因為她覺得項目很有意義,於是特地排開三天工作來支持我們的拍攝。”

由律師林作飾演“二世祖”,雖是第一次拍戲,但演技毫不遜色
由律師林作飾演“二世祖”,雖是第一次拍戲,但演技毫不遜色
Bingo成員Christy首次演戲,更飾演大奸角,還有打鬥戲
Bingo成員Christy首次演戲,更飾演大奸角,還有打鬥戲

項目計劃延續歷史故事

小瑜表示,口述歷史協會會長林發欽教授給了230藝術創作協會絕對的自由度,創作《孤島傳說(暫名)》,微電影現已進入如火如荼的後製階段,計劃將於約2017年一月底上映。問到小瑜口述歷史微電影的後續計劃,她說:“未來我們協會已經和口述歷史協會有一系列合作計劃,我也非常期待,因為我發現有太多故事還沒有被人發掘,不為人所知。可能單單一棟福榮里文化公所就能拍一齣電影了吧?下次如果可以,我們希望可以拍成真正的電影,記錄更多歷史,讓觀眾看見更多不一樣的澳門。”

項目顧問小瑜希望能將計劃延續,將來能把口述歷史拍攝成真正電影
項目顧問小瑜希望能將計劃延續,將來能把口述歷史拍攝成真正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