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老街道——涼水街(Rua dos Curtidores)

圖/文:澳門口述歷史協會

涼水街由沙梨頭街起,至青草街及該街通往連勝街之臺階附近止,是一條已具有一百多年歷史且狹窄而幽靜的長街。

B-1涼水街

(1)街道的修建及命名

1869年7月26日澳門政府在憲報上刊登了第一批官方命名的街道,而涼水街也在其中,並屬於沙梨頭區。[1] 隨著城市規劃及改建,至今此街屬於澳門新橋區。 由此可知,在1869年或之前此街道便已經存在。據史料載:清同治二年(1863),澳門政府下令拆毀原居留地的界牆以及水坑尾、三巴和沙梨頭三座城門,將澳門地界擴展到塔石、沙岡、新橋、沙梨頭、石牆街五村,並將這些村莊數百家民居納入澳門政府管治, 還‘設馬路、門牌’。[2] 此後葡人又沿村設街燈,派綠衣,托為保護之名,勒取街捐燈費, 此番行為一度遭到當地人民的反抗。由此可知,澳葡當局在沙梨頭等村的開闢街道,是爲了便於收地租,而涼水街便是在這種歷史背景下“應運而生”,修建時間在1863年至1869年之間,並於1869年正式命名。

B-2涼水街

(2)涼水井及涼水井村

街名來源於村名,因村有一涼水大井,故叫“涼水井村”,是古濠鏡澳的一個小村。而涼水井村的位置,依照王文達先生的考證:“處於新橋田畔街之東,石牆街(今沙梨頭街)之北,數十人家,聚成一鄉。”[3] 可知,此村位於現今新橋區的沙梨頭街、田畔街、青草街一帶。往昔,沙梨頭、新橋、三巴門區尚在“澳城”外,附近一帶是農田矮屋,自然聚集成鄉村,此地佃戶耕田而食,鑿井而飲,自是生活得安逸祥和。只是這種愜意的生活在19世紀中葉之後便被打破了,隨著澳城城牆被拆,澳葡當局向半島北區的擴張,在涼水井村開街建路,經過百年滄桑巨變,古村早已淹沒,而街道建築業發生很大的變化,不復歷史舊貌,只留下大井街、涼水街等街名,才讓人想起此處曾有一個安樂的小村莊。

昔日的涼水井村不過聚居數十戶人家,而村中其實有兩口井,一為大井,另有一口鯉魚井,因為這兩口井就在炮台山下,水其實是山泉留下的地下水,水質清冽,適於飲用。這裡的大井,就是涼水井,今尚在,井口是四方形,“以廣東人俗稱的麻石(花崗岩)築成兩尺高的井堰, 井周圍鋪有一丈見方的黃岡石地面,井上有粗鐵枝造的欄架,供水桶汲水之用。”[4]  此井水較鯉魚井的水質更清涼一些,故村名以此命名。

如今, 涼水井的位置恐怕很少能有人找到了,從鏡湖醫院連勝街的側門對面,往下十餘石級便看見涼水街,再往下幾個石級便見定安街,在涼水街與定安街之間的一小方平坦空地上就有一眼井,這便是那歷史悠久的古井——“涼水井”。井深一米左右,井水依然清澈潔淨。

(3)吳歷

1681年,中國清代江蘇常熟的大畫家、詩人吳歷來澳,未在聖保祿修院學習前,曾寓居涼水井村。吳歷,1632年出生,卒於1718年,字漁山,號墨井道人、桃溪居士。少年志趣高潔,廣涉詩文琴棋書畫。後人將他與“四王”、惲壽平合稱“四王吳惲”,又稱清初六大家。他著有《墨井畫跋》、《三巴集》、《澳中雜詠》和《墨井詩鈔》。《澳中雜詠》其中一首云:

關頭閱〔粵〕盡下平沙,壕境山形可類花。居客不驚非誤入,遠從學道到三巴。

表達了他來澳門聖保祿教堂修讀神學的經過。《澳中雜詠》收入吳歷詩作三十首,內容均與澳門有關,反映了當時澳門的經濟、地理、風土人情等情況。抗戰時期,卜居於澳門的“折中派”畫家高劍父,曾專程到涼水街一帶訪尋吳歷在澳門的遺跡,只可惜事隔年代已久,這裡早已改建成一片低矮的居民樓。

如今,漫步涼水街,街道兩旁已變成四五層高的樓房,街道狹窄而筆直。曾經“榕樹濃蔭地不寒”、“楊柳當門秋不疏”的景致已不在。只有涼水井依然笑看涼水街的古今事。

[1] 《澳門憲報》,1869年7月26日,143頁。見載:沙梨頭區下包括“Ruas dos Curtidores”,此街翻譯成中文為“涼水街”。

[2]  厲式金 主修、汪文炳等 纂:《香山縣誌續編》卷十六《紀事》,民國十二年刊刻。載自吳祖湘 主編:《中山文獻(七)》,臺灣學生書局,1965年,2573頁。原文為:“同治二年,葡人強佔塔石、沙岡、新橋、沙梨頭、石牆街等村,民居數百家,設馬路、門牌,毀租界、舊墻。由家俬欄(嘉思欄)礮薹,向北轉至大礮薹,再西北至三巴門,又轉北沿白鴿巢至沙梨頭,閘內向南至海邊高樓止。北為華民村舍,南為葡租地,俱陸續毀去。”

[3] 王文達:《澳門掌故》,澳門教育出版社,1999年,236頁。

[4] 何瑪麗:《澳門有眼“涼水井”》,《九鼎》2010年11月9日,第3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