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益隆”緣

圖/文:澳門口述歷史協會

從1964年起,孫叔就在益隆炮竹廠工作,廠裡結業後,也一直住在這裡。五十年炮廠滄桑,他都看在眼裡。

益隆炮竹廠圍牆

半生“益隆”緣

我叫孫根,又名孫天龍,1924年出生,祖籍廣東中山。我在1964年到澳門生活,在益隆炮竹廠當廚子。炮竹廠結業後,我仍居住在廠的遺址,直至今天。我這一生,見證了澳門炮竹業特別是“益隆炮竹廠”的興衰。

以前,炮竹廠有千幾個工人,有辮炮的、搓炮的、切炮的,等等。而我是做廚,不過很喜歡周圍去看,看做炮竹的每一個過程。而事實上,我最初到澳門時當的是雜工,當了四個月,後來廚子不夠,廠長認為我的家常菜做得不錯,便轉我去做廚,一做就是幾十年了。

工廠結業後,剩下我和廠長,後來廠長也死了……

我現在已經八十多歲了,但是身體還很好,我可以帶你們到廠裡看看……

迷信成性

在炮竹廠做事,大家向來很小心。以前起炮師傅(俗稱起炮佬)有八個,起炮時見到有披頭散髮的女人便不開工了,很信邪的。

大家做事永遠都很小心,放置餅炮時小心翼翼,絕不會隨便亂扔,因為一擦便會有響聲了,就好像小孩玩的那種“呯呯炮”,一拍便發響。

做炮竹這一行業的人,往往很迷信,也有不少忌諱,例如不會說“燒”字,諱火事,因為炮竹廠尤其起炮房內,常會發生火災或爆炸。平日買燒味時,只會說買“金肉”、“金鴨”,不會說“燒肉”、“燒鴨”,更不會說“燒爆竹”,只會說“放爆竹”。

你要懂得這些忌諱,這可是入行的基本要求。而這些忌諱,更是可以令外行人眼中一下子就認出你是從事炮竹業的人士。

高危行業

炮竹廠常常會發生爆炸,一年最少會有四次。曾經有一次,我在做飯時,突然聽到炮響,立即跑出來,見到燒著了一個大姐,我立即把她抱到水池,把她救活。但是她被炮燒傷的皮膚,是永遠好不了的,即使好了,燒傷的位置永遠也是黑黑的。

因為常會發生意外,炮竹廠內每間工房外面都設置“隔火牆”,隔火牆用磚頭砌好,火燒不了,一間工房有事,工友便立即跑到牆的另一邊去躲。

當然除了隔火牆,每間炮竹廠都必定置有“救火塘”,救火塘永遠注滿水,然後有救火機,泵水來救火。以前塘內的水很乾淨,很多魚。當然工友食用的是水喉水,不會用救火塘的水。但做炮引,則一定要用井水,因為水喉水有碱味,做炮竹引的一定要用井水。

至今益隆炮竹廠內仍留有不少隔火牆與救火塘的遺跡,有的牆皮剝落幾分,有的完好無缺,但是很多亂草。

氹仔炮竹業,摘自《昔日路氹-澳門海島圖片集》,海島市政廳、澳門歷史協會,1994年,第76頁。

工序繁多 謹慎為上

炮竹的兩大組成部份分別是炮藥(成份:銀粉──黑色,從外國輸入,中國沒有生產。硫磺、白藥)和藥引(成份:炭粉、硝)。而製造炮竹過程十分繁瑣,起炮、辮炮、搓炮、切炮、盅藥、焙引等等,有十幾個步驟,每個步驟在各自所屬的工房或工廠內完成。

30年代初的益隆炮竹廠只有幾座疏落的廠房,摘自黎鴻健《氹仔益隆炮竹廠》

在我們廠裡, “盅廠”、“起炮房”、“焙引房”等等,每個步驟不同,但每步走來都必須細心小心,一不留神,便會釀成大禍。

造炮工序多,主要有“起炮佬”、“帶黃仔”、“雜工”等分工。起炮佬一大早返工,把腳抹乾淨,不穿鞋子,一步一步走進起炮房,人是不敢拖腳行的。他們主要負責搞好白藥、硫黃、銀粉。因為白藥一接觸到硫磺或砂糖,就會容易爆炸(現在爆石用的也就白藥加硫磺這個原理),這就是起炮房常常發生炮炸的原因。

硫磺沒有白藥時是不會響的,用火燒也燒不著,一旦加進白藥,經磨擦便會響,容易燒著、爆炸。同樣,不落硫黃,白藥怎樣也不會發響。兩個一旦相遇,便容易發生爆炸。有一次,一個盅藥引的工人盅白藥,他買了個白麵包在吃,突然“呯”的一聲爆了,因為白藥加了砂糖也會發響的。

而帶黃仔是管藥引方面,即炭粉、硝那些。他把炭、硝盅成粉,曬乾,然後用篩篩去雜質及大粒子、搓好,然後再曬。

曬好的炭粉送進焙引房,用慢火焙乾,然後慢慢把硝藥加入,以前是用炭焙的,後來改用大爐焙,這是焙引。

至於像我們雜工,負責搬搬扛扛的,但也必定小心緊謹,決不能亂扔炮竹,即使一箱箱炮竹造好入箱,但搬運箱子時仍得輕放,否則亦可能爆炸。

炮竹基本成形後,會送到下環街,請那裡的人幫忙搓炮、辮炮,搓完再切,切好便封好,然後送回工廠。

造炮竹的最後工序,便是把造好的一卷卷炮竹綁好,綁成八角形,叫“勒角”,這個工序可不是每個人都能夠掌握的。

那時還沒有澳氹大橋,來往交通就靠船隻。益隆炮竹廠內有條涌,以前很深的;沒有車,我們便用兩隻船,通過這條涌送貨出去,送到澳門那邊。

工廠停業後,這條涌也見證著工廠漸被大廈高樓包圍,變成一溝死水。

化學污染 死於非命

我說的“起炮佬”,他們經常死於非命,除了起炮房容易發生爆炸以外,更大的原因是長期吸入銀粉、硫磺、白藥等致病而死。 起炮佬一天只做兩小時工作,他們白天乾乾淨淨的到工廠,但會黑漆漆地回家。起炮佬沒甚麼人願意做,多數是白粉佬,因為賺到錢也沒命享。

當然從事起炮的人,收入非常可觀。當時我做廚子,一個月賺六十元,當員警的一兩百元,而起炮的卻是六百元。但是他們真的用命去搏,常吸入那些銀粉等,弄得心肝脾肺都是黑色,排糞是黑色,連咳嗽時吐出的口水也是黑色的。

我在廠內幾十年,看見那些起炮的,都不過三四十歲便死掉了。以前又沒有保險,即使有保險公司都不會肯替你保的。很多起炮佬死後,廠裡便買個棺材給他,夥計們一人湊一元,就辦好身後事了,哪裡像現在這樣,會賠償一百幾十萬?

30年代初氹仔益隆炮竹廠的兩間打引房,摘自黎鴻健《氹仔益隆炮竹廠》

炮竹廠內家庭工

從事起炮工作的是高危位置,而參與造炮的其他工序,相對就簡單安全了。舊時住氹仔的小孩子,幾乎個個都進過炮竹廠,到他們放假時也很忙的,因為要到炮竹廠幫媽媽手搓引。

以往住氹仔的大姐們,大部份都在炮竹廠工作過,主要是搓引。昔日氹仔沒甚麼工廠,只有火柴廠和炮竹廠。但你是進過炮竹廠的,即使你跑到澳門,周圍的人也都會嗅得出那股硫黃味。

炮竹廠還有一個特點,就是那些當雜工的,一旦被一家炮竹廠辭退,其他的廠也不會錄用,但可以到火柴廠去的。這個現象,算是炮竹廠之間的默契吧!

那時候,炮竹廠會不會續用你,到年初二時會知道。續用的,就在那天給你一百元,以後每個月會在你的人工裡扣回十元。

滄海桑田 徒添慨然

八十年代初,實在沒有辦法了,益隆炮竹廠在無可奈何下終於鎖上大門。逐漸荒蕪的益隆炮竹廠,成了當今澳門僅存的炮竹廠遺址。

我見過很多大明星在這裡拍過戲,好像周潤發的《北京監獄》。然後也有不少香港的大學教授、各地學者來到這裡,讓我領他們在廠內參觀。近年更多的是過來玩槍戰(War Game)。

舊日炮竹廠輝煌的日子已不復見,當年人來人往的工廠,我們有自己飼養的牛、羊,種一些蔬果;每間工房、各位員工,各司其職,算得上熱鬧繁盛……現在回憶起當年,還是很懷念的。

曾經風光 難逃坎坷

澳門炮竹業是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興起, 與當時的神香、火柴鼎足成本澳三大手工業。1962年,有寶升、同昌、謙信、益隆、光遠、謙源、廣興泰、合利八間炮竹廠,工人共三千九百多名。

四十年代中期,抗戰結束,至六十年代末,炮竹業發展達至高峰。七十年代,內地打開美日市場後,澳門炮竹輸出受禁,而本澳平日也禁燒炮竹,沒有什麼市場。在種種不利因素影響下,本澳炮竹業一度受挫。

1974年中美建交後,雙方協定直接進行通商、貿易,澳門炮竹業無法與內地同行相競爭,逐漸式微。同時,炮竹業危險性大,炮竹工人也易患職業病。

歷史上澳門的炮竹廠發生過不少慘劇,1925年(民國十四年),澳門台山炮竹廠失事爆炸,死傷工人逾千人。澳葡政府下令關閉所有炮竹廠,勒令遷離澳門半島到氹仔經營。

曾是澳門八大炮竹廠之一的益隆炮竹廠,於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停業。炮竹廠位於氹仔施督憲正街西側,占地逾兩萬平方米,是今存澳門最大、最完整的炮竹廠,其外貌和內在結構基本完好,成為歷史的見證。

有關部門一直有意活化益隆炮竹廠,改建成炮竹業主題公園,也許未來能讓遊客回顧澳門炮竹業的百年滄桑。

*此訪談於2008年8月期間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