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暴零容忍 ──專訪婦聯主任何歡顏與狄素珊修女

《預防及打擊家庭暴力法》(下稱“家暴法”)曾因立法公罪或半公罪擾攘多年,令立法過程一拖再拖,經過數年討論研究及民間的爭取後,政府最終確定將家暴列為公罪,並於今年10月5日正式生效,三年後作檢討。然而,“家暴法”生效才一個月,已有數宗懷疑家暴個案移交司警跟進,其中至少三宗案情已對外公佈。

3
家暴法生效才一個月,已有多宗個案移交司警跟進。社工局設有家暴求助熱線

施暴者可判一至五年徒刑

“家暴法”文本中規定,家庭暴力是指在親屬關係或同等關係範圍內所實施的任何身體、精神或性方面的虐待,一般情況下可處一至五年徒刑。家暴列為公罪,由檢察院提訴,而非受害人提告。首宗個案的嫌犯是一名病態賭徒,不僅經常向妻子索取金錢,還施以暴力、拳打腳踢,妻子因顧及年幼子女的成長,默默忍受十年沒有揭發,但這兩年嫌犯開始懷疑妻子有外遇,虐打日漸嚴重,妻子沒法再忍受終向嫌犯提出離婚。受害人辦理完離婚手續,以為可逃離嫌犯魔掌,沒想到遭嫌犯多次跟蹤並繼續施虐,最後驚動路人報警揭發這宗家暴個案。案件已移交檢察院處理,若罪名成立,嫌犯將被判處一至五年徒刑。

“家暴法”生效,也許會令到一些市民疑慮會否因為“一巴掌”而被入罪?為本澳受虐婦兒提供短期庇護服務的婦聯勵苑中心主任何歡顏表示:“很多家暴個案都不是一次半次的偶發事件,通常受害人在第一次遭到家暴對待時,都不會立刻報警求助;也有受虐婦女因擔心控告施虐者,會影響子女的身心健康和成長,於是選擇啞忍。而多數求助的個案都不是首次遭暴力對待,大多是已忍受多年,所以家暴通常是有循環性和會升級的。”她同時表示中心有評估機制,評定家暴的嚴重程度。

婦聯勵苑中心主任何歡顏
婦聯勵苑中心主任何歡顏稱,多數求助個案都不是首次遭暴力對待,大多是已忍受多年

家暴列公罪,阻嚇施暴者

另一宗同樣是丈夫施暴的個案,女事主是新移民,在本澳無親無故,一直選擇啞忍。女事主兩名年幼的女兒更曾目睹母親被打,而近日受害人終無法忍受被虐報警求助。在“家暴法”的立法過程中,一直爭取將家暴列為公罪的善牧中心主任狄素珊修女表示:“施暴者應該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

1
善牧中心主任狄素姍修女認為,施暴者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

她表示,在過去多年的工作中,很少能成功將施暴者入罪,雖然政府和民間都有保護受虐婦女的機構,但若果施暴者不需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便不能真正保障到婦女的安全。而狄修女表示支持政府將家暴列為公罪,能有效地阻嚇施暴者不再重蹈覆轍。她認為追究施暴者是被害者的權益,由檢察院起訴施虐者,令受害人不需要承受追不追究的壓力。而對於受害者而言,外在的創傷總有癒合的一天,但心理的創傷可能是一輩子的。

b1462f523721f424598d1231615895b
家暴受害人無論身體和心靈都遭受重創(相片由善牧中心提供)

“家暴法”也加大了對家暴受害者的保護及援助措施,以減少受害者對施暴者的依賴。一般保謢措施包括暫時安置場所、緊急經濟及司法援助、免費醫療服務。狄修女表示,法律更好地保護了受虐者,以往對於嚴重的家暴個案,善牧中心只能提供安全的住所環境,並不能保障受虐者在中心以外的安全。而現時“家暴法”當中的警察保護措施,有效地保障受害者的人身安全,警方可應受害人要求,護送受害人到醫療機構、社會服務設施或返回事發住所等等。

通報機制助揭發家暴案

何歡顏表示:“家暴法有更全面的預防和保護措施,也增加了對施虐者的支援。”法律生效後,社工局與民間團體設有通報機制,而第三宗被揭發出來的家暴個案是由學校通報,校方發現一名小一女童身上有瘀傷,經法醫判定,女童身上的瘀傷是被長期虐打所致,司警調查後在學校附近截獲女童母親,她承認因女兒不肯沖涼及不主動做功課而對其體罰,而司警翻查紀錄,發現嫌犯曾有家暴前科。該名母親疑與未註冊的丈夫分居,沒有工作收入,但要獨力照顧七名兒女,不堪壓力找子女發洩。現時其七名子女已由社工跟進,嫌犯涉觸犯家庭暴力罪移送檢察院處理。何歡顏認為通報機制的設立,有助揭發一些隱瞞個案。

社工局與婦聯合辦“全城零暴力定向賽”,向市民宣傳“家暴法”
社工局與婦聯合辦“全城零暴力定向賽”,向市民宣傳“家暴法”

對於上述受害人被至親施虐,兩位受訪者都表示十分痛心。狄修女稱,希望“家暴法”生效後,能有效地阻嚇施暴者,減少悲劇發生。何歡顏則鼓勵受虐婦女要學習保護自己,不能長期忍氣吞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