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記的一雙舊皮鞋

圖/文:澳門口述歷史協會

朱記位於關前正街的路口,是一個具有五十八年歷史(時為2007年)的修鞋攤檔。販東朱佐先生自新中國成立以來,白手興家,建立了朱記。時至今日,在這日益喧囂的城市裡,在那車水馬龍的街道上,依舊能看到朱記的身影。它依然在為服務這個社區的街坊而不懈努力。

朱老闆的童年

1927年,朱記的創始人朱佐先生在廣州南海九江出生。1938年,廣州淪陷,日軍佔領了朱先生的故鄉。當時正上小學三年級的朱先生被迫輟學,而他無憂無慮的童年也一去不復返。

朱先生的父親帶著年僅十一歲的他來到澳門打工。朱先生小小的年紀便要背負起家庭的重擔。他是家鄉母親弟妹的希望,他要憑著自己的雙手,去創造財富,去挽救家中慘淡的光景。由於朱先生沒有受過正式的中學教育,年幼的他只能去從事造鞋、修鞋的行業,以解燃眉之急。

戰亂中的澳門,人們吃飯都吃不飽,不少難民餓死街頭。貧困中的澳門人,生活普遍節儉,對生活用品也萬分珍惜。腳上穿的鞋子,不管多麼廉價,總是補了又補,一穿就是好幾年。因此,修鞋行業便應需而生了。

一開始,朱先生去到馮記鞋業攤檔當學徒。由於初當學徒的朱先生懂的不多,只能協助馮記東主做一些雜務工作。當時馮記的流動攤檔不屬合法販賣,經常會出現“走鬼”的場面,所以朱先生就時常要“睇水”或“把風”(即觀察四周的情況,看看巡察員出現與否)。

當時的澳門並沒有很多的造鞋鋪。朱先生回憶,當時他們每天都會在家中預先造好五雙或以上的唐裝布鞋,留待翌日售賣。價錢為每雙鞋一至兩元不等。他們通常都是過著“看天吃飯”的日子,街市暢旺的時候可以賣得十雙鞋,而有時只能賣得一兩雙,生意不太穩定。

面對當時戰亂的困境,東主並沒有發放工資,只是提供朱先生的食宿。到了抗日戰爭勝利以後,才正式發放工資,每月大概五元。

就這樣,朱先生十二年如一日,每天勤勤懇懇,縮衣節食,直到二十三歲那年終於出師,有了一個自己的小鞋攤,自己當起老闆,繼續從事修鞋、賣鞋的生意。

立業經過

以前的鞋檔,賣的基本都是自家造的唐裝鞋,而現在的則是從內地進口的現成皮鞋、布鞋、球鞋。鞋的價格要比以前翻了好幾十倍,而補鞋的價格,是由朱先生根據鞋的損壞程度而定價的。所定的價錢不能太貴,因為價錢倘若過高,很多人便寧願買一雙新的。所以一般補鞋的價錢是十至三十元不等,有時五六十元也是有的。

位於關前正街路口的朱記鞋檔

客人來補鞋,多數是先下少量訂金,取鞋時再給剩餘的。至於多少天可以取鞋,那要視乎朱先生的工作量而定,一般在兩三天內便可以完工。

現時許多從事補鞋的鞋匠,亦會替人補手袋、書包、皮帶、雨傘等,以增加收入。

以前來光顧的主要是一些工人,和一些疍家佬(即上水人)。他們大多會購買兩雙唐裝鞋,若遇到發薪會得買更多。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生意最為興旺,很多制衣工廠的女工都會蜂擁而至前來購買內地進來的鞋。這是因為當時的內地進來的鞋子價廉物美。

現在前來買鞋的則是本地人,他們除了買鞋,也會購置一些鞋墊。來補鞋的客人,多是一些辦公室小姐們來補鞋跟。現在的客人少了很多。

其實,補鞋業最大的困難就是收入不太穩定。每逢颱風季節,朱先生有時一個月便會有十多天不能開檔口做生意,當然也就沒有了收入;然而,適逢天朗氣清的日子,亦不一定會有生意,特別是現今市道越來越暢旺,人們的生活越來越好,物質十分充裕,這一切都使得來補鞋之人少得可憐。

今天的澳門

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關前正街與附近的草堆街、十月初五日街等,均是澳門的中心。當時正是關前正街的黃金時代,亦是造鞋修鞋行業最好的時期。隨著經濟的快速發展,社會的不斷進歩,生活水準的上升和市民對物質享受程度的相應提高,過去老一輩人對衣褲帽鞋縫縫補補的現象已經消失殆盡。

在現今這個物資豐富又講究效率的時代,年輕人對於一些破舊了的衣物,都是直接另行買過而不願大費周章去修補。正因為如此,前來修鞋的人大幅減少。

問起朱先生是否希望自己的兒女承繼父業,他表示兒女們各自有自己的前途,他不會強迫他們。青年一代對補鞋業沒有興趣,亦不想繼承這個行業。因為他們都認為這個行業的收入不多,又沒有前途。現時朱先生的兒女大多入職公務員,所以他的生意也後繼無人。

隨著生產力的不斷進步,現在市面上的鞋子也越來越便宜。現在買一雙新的鞋子,要比補鞋更便宜、更耐用。對於今天的市場競爭來說,補鞋業也定必會走向衰落,並為社會所淘汰。

朱先生也會參與一些澳門的街坊會、工會、鞋業工會等,同時也十分熱心參與公益慈善活動。

問起朱先生對今天的澳門有何感覺,他表示:“就我個人而言,其實是大同小異。只是現在比以前多了車。這一區以前其實十分興旺,現在則是車多人少。”他表示,以前他就是住在自己檔口對面的大廈,現在已經成了地盤工地。

“朱記”對於朱先生來說,有著重要的意義,“以前我是靠朱記來養家的,收入完全靠這間鞋鋪。現在自己的孩子都長大了,可以自食其力,其實我也不再需要自己賺錢。現在出來修鞋,只是讓自己閒時有些東西做而已。”

對於朱先生來說,“朱記”就是他的老伴,陪伴著他一生打拼的好知己。

修鞋的工具

結語

小時候,我時常跟媽媽聆聽八九十年代的老歌曲,其中那首“一雙舊皮鞋”時刻觸動著我的心靈。“夢裡又再遇見故鄉裡的家,老爹兩手顫抖補鞋,沒法為你奉上冷糕餅一塊,老爹你竟說我乖……”歌曲講述了女兒要到省城工作,當父親的只能贈予她一雙皮鞋。時間流逝,女兒沒有因為鞋子破舊而將其丟棄,反而一直帶在身邊,時時刻刻陪她左右。整首歌曲以一雙舊皮鞋貫穿了父女分隔兩地的情結。

我想,多少人為了擺脫困境,為了維持生計,隻身離鄉別井,去闖、去奮鬥。每天晚上,當他們與家鄉的親人看到同一輪明月,是否得到心靈上的慰藉呢?

同樣地,這個故事使我想起從小便要為生計奔波勞碌的朱佐先生,亦使我感受到澳門是一個充滿著愛與勤勞的城市。正是由於那些兢兢業業的市民,他們默默地為整個社會作貢獻,才使得這個社會變得更加動人、可愛。

補鞋業雖是一種不起眼的行業,但卻反映了這幾十年來澳門的轉變。而今天的朱先生,他依然本著自己的信念,為社會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