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神的護佑——華光誕

圖/文:澳門口述歷史協會

每年的農曆九月廿八日,在澳門新橋區的蓮峰廟都會舉行盛大活動,祝賀華光大帝寶誕。華光是何許神也?其形象為三目武神,又稱“五顯靈官”、“五顯靈通華光大帝”,被民間尊為“火神”。

華光先師寶誕

華光大帝傳說

有關華光的傳說十分豐富。明代神譜《三教源流搜神大全》中《靈官馬元帥》一節就是介紹華光的,明萬曆年間的神魔小說《南遊記》在此基礎上,更為生動地敘述了華光三次轉生、坎坷曲折的成神經歷。

華光本是佛祖身旁的一盞油燈,修煉得道成“妙吉祥”,後被佛祖降至凡間,投胎於馬家,出生時有三隻眼睛,斬東海龍王;然後轉生為火魔王公主的兒子,先後得到金磚、風輪、火輪、火鴉等法寶;第三次投胎後,為救其母經過多次劫難,最後重歸天庭,被玉帝封為北帝部下的元帥。

2009年蓮溪廟在慶祝華光誕時,對每位上香善信均送“金磚”一枚,晚上廟會亦設售賣“金磚”的攤位,便是借用了華光的法器,以供善信祈福保平安。

因此,道教傳說中的華光,具有馬神、火神、五顯神等多重神格,但作為“火神”的崇拜,則流傳、影響較廣。

傳說玉帝曾命華光火燒戲棚,但華光被戲劇內容吸引,不忍加害戲班,便叫戲班子弟在演戲時焚燒香燭衣紙,瞞過玉帝,於是粵劇界便尊華光為戲神,相信供奉華光,會保護梨園子弟。

實際上,昔日大多使用竹木搭棚演戲,並且戲班經常乘坐木船來往鄉間各地表演,一旦遇上火災便損失慘重,同樣,過去很多水上人家都崇拜華光,都是為了祈禳火災的緣故。此外,部份武館、體育館也尊奉華光。

廟會設售“金磚”

與蓮溪廟結緣

澳門供奉華光的廟宇共有三間,包括澳門新橋區的蓮溪廟、氹仔北帝廟和路環三聖宮。其中,每年華光誕慶祝活動中,以蓮溪廟最為盛大。

新橋區本來是一條小村落,村民多以農業為生,房舍密集,多棚戶葵寮,區內地勢較低,有蓮溪蜿蜒流經,廟宇建於蓮溪岸上,故稱蓮溪廟。今天的蓮溪,農田已被填平,廟宇位於永樂戲院對面的打纜巷內。

蓮溪廟本來供奉的主神是北帝,傳說清嘉慶年間,廣東發大水,有一木偶沿西江洪水飄流至澳門海灣,每天漲潮時都出現在同一地點,有漁民認出這是北帝神像,於是集資建廟奉祀。北帝是一位水神,漁民每天出海作業,對它也頗為崇拜。

清咸豐三年(1853年)北帝誕,蓮溪廟前上演神功戲的戲棚著火,危急之際,天忽然下起大雨,並且只在蓮溪廟一帶,人們認為是北帝顯靈保佑,於是蓮峰廟香火更為鼎盛。

但是今天,蓮溪廟只在華光誕才上演神功戲,這說起來又是另一個故事。清同治十三年(1874年)農曆八月十二日晚,強烈颱風吹襲澳門,北灣與淺灣瀕海一帶(今沙欄仔、沙梨頭、新橋)的居民多住蓬寮茅舍,因為河水暴漲而倉皇逃往高地,但黑夜中,居民不知道途經的一道小板橋因水漲已漂走,接連失足溺斃,死傷無數。澳門多處地方受災嚴重,這次災害又稱為“甲戌風災”。

在一片恐慌之中,有雷電擊中聖安多尼堂引起熊熊大火,火光照亮了夜空,使逃命的居民不致於履險受溺。人們在雷電中看見一位“三眼神祇”徐徐降至蓮溪廟中,認為是火神華光帝顯靈,自此華光一躍而成主神位置,每年華光誕都會建醮演戲酬神。粵劇界人士回憶,凡來澳門上演神功戲的戲班,到埗後必先到蓮溪廟參拜。

蓮溪廟歷史悠久

廟宇始建於清嘉慶二十二年(1818年),[1] 值理會殘存資料記載,舊蓮溪廟於道光九年倒塌,議地另建新廟。廟宇經多次重修,現時廟內所見文物中,年份最早的是三塊立於清道光十年(1830年)的木橫匾。

今天所見蓮溪廟的基本格局由此定下。廟內有一塊立於清光緒元年(1875年)的《重修蓮溪廟碑證》,其中記載清道光十年時,“正殿崇以北極;前座祀以財帛;左則五顯列聖肅其禋;右則華佗文昌隆其祀;附右築齋心之所;附右建司祝之房”。

清同治十三年(1874年),甲戌風災後,蓮溪廟受到嚴重損毀,一年後坊眾發起募捐,重修擴建蓮溪廟,在廟左增築觀音、金花兩殿。

蓮溪廟處於新橋低窪地區,每次遇上颱風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而澳門又是個颱風多襲之地。清光緒廿一年(1894年)蓮溪廟再次重修,在當年十月初四、十一、十八日的《鏡海叢報》亦有報導當年澳門商紳捐助一事,並記載有一連三日的盛會慶祝。

1950年蓮溪廟再次重修,這次得到粵劇泰斗馬師曾到場演戲籌款,在該年重修所立石碑可見還有多位粵劇名伶如紅線女、文覺非、梁醒波等捐款資助,現在廟裡還有一塊馬師曾題字的牌匾。最近一次重修是在1992年,由文化司署資助進行,亦有一塊造型特別的牌匾懸於觀音殿前。

由於“文革”“破四舊”的影響、廟宇管理不善,今天蓮溪廟只餘下供奉神祇的殿堂,附屬建築中,如靠近鏡湖大馬路一處,原為廟宇辦事處,後出租成了校舍,現在該處又再騰空,不知是否會恢復廟貌;另一側原是廟宇的後花園,現在成了便利店。

百年華光誕

華光誕的賀誕活動,也隨著廟宇的命運而起伏,隨著時代發展而變遷。受到城市消防設施及居住環境所限,對於昔日的澳門居民,尤其是新橋區一帶的木屋葵寮、附近海域的水上人家來說,預防火災十分重要,他們在華光誕會舉行打華光醮的儀式,進行“送火災船”,就是把易燃的火炭、紙屑等捆成一把置於門口,由道士收集後,集中於紙船,投入江海中焚燒。

今天這個活動在澳門已經不再進行。

蓮溪廟值理會也會在華光誕舉辦盛大的賀誕活動。光緒十二年(1894年)九月初五《鏡海叢報》有報導蓮溪廟到澳門商店集款酬神一事,並計畫聘請金龍舞獅、名班演戲。[2] 而且神功戲一般持續多天,神誕當天請道士進行建醮,還有眾多善信到廟宇參拜、上香、捐香油。

民國時期也有延續這習俗,抗戰期間更同時宣傳救國,因為戰爭曾經停止演戲,和平後再次復演。新橋區民林瑞回憶50年代時,他尚年輕,時當值理,幫忙往街上募捐和街坊聯絡等,從蓮溪廟出發,走遍整個新橋區,最遠到達提督馬路。

在永樂戲院興建之前,蓮溪廟前是一片空地,空地有一龜池,每年華光誕便在這裡搭棚,戲棚正對廟宇。棚內座位分成男棚、女棚兩部分,中間是中心通道,沒有座位,只可站立,捐款較多的就有戲票看戲,沒捐的就收一點入場費。

永樂戲院建成後,旁邊的空地尚未建成球場,便在此處搭棚演戲,戲棚跨過先刂雞街,竹棚葵頂。戲棚內還有售賣飛機欖、竹蔗的小販,觀眾可以邊吃邊看。當時演戲長達四日五夜,晚上七點開場至十二點多,上演足本粵劇。

由於華光供奉在偏殿,所以每次華光誕都要將華光的行宮請出,行宮中有一龍牌代表華光,放在面對戲臺的門口。神功戲結束後,還需依輩分,由當屆的主席、副主席或老街坊把龍牌捧回去,作為送神儀式,一年的酬神演戲活動就算完結。

澳葡政府對演戲搭棚的限制,早於1851年的憲報上已經公佈,並設人專門管理,搭棚前必先申領牌照。[3] 1883年又公佈了關於炮竹、演戲噪音規管的章程,這也說明過去澳門地區上演神功戲的風氣極盛。[4] 1895年蓮溪廟重修的神功戲,因為比申請日期提前了一天演戲,而遭遇洋人員警查禁,被記載於當時的《鏡海叢報》中。[5]

昔日娛樂活動不多,每年的華光誕十分熱鬧,戲棚底更是當年小童嬉戲的秘密基地,神功戲娛神娛人,是很多新橋居民難忘的經歷。

新時代的華光誕

“文革”時期,華光誕慶祝活動中斷,廟宇香火凋零,管理權也轉讓給澳門鏡湖值理會。直至1990年,在新橋坊眾的宣導下,才恢復了華光誕賀誕活動。起初只是進行粵曲曲藝或折子戲表演,後來才重新上演足本粵劇。今天的賀誕儀式,則增添了很多新元素,更像一場持續幾天的嘉年華盛會。

蓮溪廟旁邊的球場已加建上蓋,神功戲上演不用搭棚,只需向有關政府部門租借舞台便可,戲班借用永樂戲院後台化妝。

華光誕慶祝活動由新橋坊眾組成的華光誕籌委會進行,主導者是新橋坊眾互助會和值理會,坊會內不少會員、理事都是新橋區的居民,有的曾擔任蓮溪廟值理,華光誕是深植於他們腦中的集體回憶。

一如傳統,籌委會在華光誕前八至十天,都會到新橋區各商戶募捐,然而跟昔日相比,今天的賀誕活動得到更多政府的資助,沿街募捐從主要經費來源,變成宣傳性質更強的活動,同時派送活動通知、請柬、張貼海報。

實際上,華光誕的籌備工作早於半年前便已開始準備,要向有關政府部門預訂舞臺、場地、日程,要接洽劇團、挑選劇碼。神功戲前一個月便會召開記者招待會,向全澳市民發佈華光誕慶祝活動的消息。

近年來,華光誕當天的儀式也越來越隆重,邀請到國內及澳門各界的嘉賓出席,基本程式是開幕剪綵儀式、為醒獅簪花掛紅點睛、獅藝表演、上香、切金豬。

蓮溪廟前搭建華光誕牌樓,牌樓上賀匾“威鎮南天”,兩側有對聯“丙火當權座鎮南方朝顯赫,雅明有象思淳下土威靈通”,每年牌樓上都有這些字句。

節誕當天的活動就在廟前街道進行,牌樓前兩長枱上,設有香爐,攞放水果、米酒、金豬及金銀寶盆。廟旁還有一告示板,公示每位捐款的善信名單及金額。

2009年還邀請澳門各廟宇的代表參加,他們拿著各廟的旗號進場,列隊站在廟宇對面,在主辦單位致詞後,各嘉賓同時鳴放禮炮。此時獅隊已準備好,嘉賓分批進行簪花、掛紅、點睛儀式後,醒獅表演開始,獅隊除在廟前表演,還進廟內華光殿前舞獅,鑼鼓喧天,好不熱鬧。

隨後各嘉賓排隊上香,還獲送“金磚”一份,祭祀儀式以切金豬作結,不少善信陸續進入廟內參拜。為了豐富活動內容,儀式後還增設八仙賀誕唱詞、曲藝表演作為余慶節目;2010年還加上“華光出巡”節目。

此外,伴隨華光誕還有一連三晚的神功戲,近年聘請內地粵劇戲班為主,為保持新鮮感,每隔幾年就會換一戲班。自1994年開始,第四晚增設千歲宴,邀請新橋區內長者參與,同時設有曲藝表演,邀請本地曲藝社上臺演唱,從初時的幾十席,到今天已是六十席,分兩場進行。

新橋坊會為了振興舊區經濟,2009年開始在華光誕期間設廟會夜市,把蓮溪廟一帶佈置成“仿古一條街”,由坊會人員穿上古裝作為工作人員,如此一來,蓮溪廟華光誕活動更為豐富了。

華光誕活動今昔對比

過去 今天
空間 廟前空地 廟前大纜巷及新橋坊會球場
參與者 水上人家、新橋區居民為主 澳門居民、遊客
籌辦機構 蓮溪廟值理會 新橋坊會及值理會
資金來源 新橋區商號、街坊 政府、基金會贊助為主,商號、街坊捐獻
祭祀儀式 打華光醮、送火災船 華光醮發展成一系列活動儀式,增設華光出巡,表演助興節目豐富
神功戲 廟前空地搭棚演出,邀請香港、內地名班,戲棚分男、女座 球場內租借舞臺,邀請內班戲班,第四晚為曲藝表演及千歲宴
商業活動 戲棚內外小販 蓮溪廟廟會

顛覆傳統還是與時俱進

蓮溪廟慶祝華光誕已有上百年的歷史,但百年間澳門經歷了很大的變化,新橋區的地理環境、居民、經濟、社會均不再是百年前的小漁村了。這些均反映到華光誕的慶祝活動上。

華光誕賀誕活動的本體,是為了祈禳火災而打華光醮,在蓮溪廟值理的統籌下,募集資金上演神功戲,既是為神做功德,也是居民生活中的娛樂節目,由此衍生出另一個華光誕的保留節目──酬神演戲。人流聚集帶來商機,往往吸引小販做小生意。在過去的華光誕裡,祈福才是主要目的。

華光誕慶祝活動上

現在的澳門,木屋基本上絕跡,水上居民或已上岸,新橋區沒有了停泊船隻的海灣,信奉華光的居民年歲已高,年輕一輩不再感興趣。消防系統的發展,使得今天防火不再只求神明保佑,賀誕祈福帶來的更多是一種心靈上的安慰。

為什麼華光誕依然存在?除了它是新橋居民的重要回憶外,也因為它已成為新橋坊會活化新橋區的工具。今天,促進社區經濟,帶動旅遊業發展,才是它最顯著的功能。

籌辦方、資金來源都跟過去不一樣了,新增加的活動如千歲宴、廟會、夜市都與慶祝華光誕沒有很大的關係,而且過去賀誕只是蓮溪廟一家之事,現在還邀請澳門其他廟宇參與。因此華光誕的功能、目的,對居民的意義,對澳門社會的影響,都發生改變。

華光誕從內到外都煥然一新了,這是與時俱進的一種創新,還是對傳統的顛覆與褻瀆?

沒有了功能的轉變,華光誕可能已經成為逝去的風景。然而新的元素,為華光誕帶來了活力,並為社區發展帶來正面的意義,重新貼近人們的生活所需。在我們看來,不管過去的華光誕,還是今天的華光誕,都是在為人、為社區服務。要是說賀誕、祈福才是它的核心,核心的背後,還不是為了人們有更好的生活。

用文化遺產的觀念來看待華光誕這一節慶,它無疑是一種非物質文化遺產,是一種活態的文化遺產,活在它是不停變化的。保護一座古建築,我們可以人為地控制,把它凝固在哪個歷史時間點上,用科技手段推遲它的衰敗,使得子孫後代仍能欣賞得到,但是,保護一個傳統節慶,我們要保護什麼?還有一點很重要,這又應該是誰來做決定?

[1]  吳志良等編《澳門編年史》第三卷,第1381頁。

[2] 《鏡海叢報》,澳門基金會、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2000年,第34、46頁。

[3] 湯開建、吳志良編《澳門憲報中文資料輯錄(1850-1911年)》,澳門基金會,2002年,第3頁。

[4] 湯開建、吳志良編《澳門憲報中文資料輯錄(1850-1911年)》,澳門基金會,2002年,第100頁。

[5] 《鏡海叢報》,澳門基金會、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2000年,第382、388、394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