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貝雷帽遇見燕尾服——記裕成洋服

圖/文:澳門口述歷史協會

關前後街二十五號,有一間1965年開業的裕成洋服。在以售賣中國傳統商品如玉器、中藥和明清傢俱為主的關前後街,裕成洋服顯得有點特別。這也是它吸引了我們注意的原因。

裕成洋服的歷史到底是怎麼樣的呢?它為什麼在關前後街這個地方開業?它和普通的洋服商行有什麼不同呢?帶著這些問題,我們採訪了裕成洋服的老闆黎光藻先生。

華人老闆“Antonio Manuel”

黎先生今年已經七十有餘,街坊見到他當然禮貌地叫一聲“黎叔”或者“黎伯”。而許多葡萄牙人和土生葡人,都親切地喊他Antonio。在他給我們的名片上,我們看到了他的葡文名字:Antonio Manuel。我們就很好奇:黎先生怎麼會有葡文名字呢?而且還是葡文的姓,這在澳門華人裡是非常少見的。黎光藻先生告訴我們,1999年以前,他的顧客絕大多數是葡國人,而他們對中文的發音非常頭大,比如“黎”這個字音對他們來說,就好像辨識甲骨文一樣的困難。黎先生為了方便葡國顧客稱呼,所以就取了Antonio Manuel這樣一個葡萄牙味道十足的名字。

裕成洋服在關前後街的鋪面

黎光藻出生於上世紀30年代的一個製衣世家,他父親在民國時代就以售賣成衣為生。自幼對成衣生意耳濡目染,黎光藻先生自然而然地就對製衣行業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後來在就讀學校和專業問題上,他選擇了就讀鮑思高學校的製衣課程,希望能成為一名出色的裁縫。

畢業之後,黎光藻先生去了一間當時非常著名的洋服商行做學徒,一邊幹活一邊偷師,學會了多種洋服的製作方法。在此期間,他一直省吃儉用,慢慢地便積攢了一筆資金,終於在1965年,他有了自己的洋服鋪頭,這就是我們今天看到的裕成洋服。

中葡軍服的製造者

在澳門回歸以前,裕成洋服的顧客主要是葡人,而且是葡國軍人。這是因為裕成洋服是一間以做軍服起家的洋服商行。

他之所以投身軍裝製作,也是機緣巧合。當年他在鮑思高學校學裁縫的時候,就在附近的鮑思高兵營裡結識了不少的葡國軍人。他們交往密切,這些士兵經常給黎先生講一些軍隊裡面的新聞。

就在裕成洋服開業之初,一位葡萄牙的朋友告訴他:葡萄牙政府軍隊要在澳門本土製造一批軍服,要在洋服鋪頭裡面進行招標。聽到這個消息之後他非常興奮,便立即準備投標所需要的各種文書,同時也努力學習製作軍服的方法。

憑藉他高超的裁縫技術和與葡國軍隊的良好關係,他順利競標成功,成為了第一批為駐紮在澳門的葡國政府軍隊提供澳門本土製作的軍服的洋服鋪頭。

黎光藻先生早年與葡國士兵的合影

軍服說起來只是一個概念,似乎按照一個樣板就能夠批量生產,其實不然。黎光藻先生告訴我們,軍服看上去雖然相似,在細微處卻有著很多的不同。比如不同的軍銜,就要縫製不同的肩章;不同的兵種,要加上不同的領章和帽徽等等。而紐扣的釘法,鈕扣的規格等細緻之處,葡國政府更是有著嚴格的要求。所以要做好一件軍服,並不是那麼容易。

由於軍服的特殊功能,必須採用一些耐磨、堅韌,又透氣、舒適的材料。這些材料的選擇,也曾令黎光藻先生頗費心思。

如此高要求、細做工的軍服,價格自然不會便宜。在60年代末,物價還很低的時候,一套軍服就要40到50元澳門幣,和當年的一套名牌西裝的價格相仿。而一套專門定制的軍禮服,則更加昂貴,一般只有高級軍官在出席一些重要場合的時候才會製作穿著。

黎光藻先生曾經給幾代澳門總督和葡國的高級將領縫製過軍禮服。我們現在看到的一些澳門舊照片裡,許多軍官的行頭,都是來自關前後街的這間裕成洋服。

黎光藻先生興致勃勃地拿出了一大本相簿給我們看,裡面有許多葡國士兵的照片。原來在當年,裕成洋服也負責給那些軍服破損的士兵修補軍服,當然更多的士兵選擇來裕成洋服再度身定做一套新的軍服。而那些葡國的士兵為了答謝黎光藻先生,便按照當時的風俗,送一張自己的照片給黎先生做紀念。

好笑的是,有的時候士兵拿了軍服,卻沒有及時付款,於是在每一批葡國士兵調防之前,黎先生都要拿著欠款的名單找到負責發放軍餉的士官,在欠款士兵的軍餉裡扣回餘款。而上了裕成洋服“黑名單”的士兵,往往也會受到軍官的懲罰。

穿著黎光藻先生製作的軍服的葡國士兵

在這本相簿裡面,我們看到了許許多多不同款式、不同剪裁的軍服。黎光藻先生向我們介紹著不同的徽章:兩把刀交叉的是憲兵;兩支槍交叉的則是普通的步兵;兩門火炮交叉的是炮兵;十字標誌的是醫務兵;而有三間房子的是工兵等等。更明顯的就是顏色上的不同:白色的是海軍軍服,綠色的是陸軍軍服,藍色是防暴部隊軍服。此外還有帽子的不同,最早的葡式軍服,都是戴一頂綠色的貝雷帽。許多士兵故意把貝雷帽戴歪,遮住一隻眼睛,既顯得帥氣,又有一點葡萄牙人特有的不拘小節和玩世不恭的味道。

1999年,澳門回歸中國,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特別行政區。葡國軍隊全部撤出澳門,取而代之的是澳門保安部隊,也就是警察部隊。

裕成洋服,也理所當然地繼續為澳門保安部隊提供制服以及配套衣飾。

最新式的澳門保安部隊制服,以深藍色為主,有四種不同的款式:訓練制服,巡邏制服,防暴警察專用制服以及禮服。而新制服的設計,黎光藻先生也參與了討論、設計。

可以說,黎光藻先生作為澳門軍服製作的元老級人物,也為澳門的順利回歸起到了添磚加瓦的作用。

1999年12月20日那天,澳門市民一早起床,看到街上的警察們已經穿著嶄新的制服訓練、執法,又怎會想到,這些嶄新的制服,就是來自這間小小的洋服店鋪呢?

偏愛傳統的“洋”裁縫

製作軍服的同時,裕成洋服還在為街坊日常服飾的製作服務。由於黎光藻先生接受的是歐式剪裁技術,所以他對製作西裝以及燕尾服有自己獨特的心得。

黎光藻先生對於度身非常重視。憑藉四十多年的裁縫經驗,他在裁剪布料上總是特別精准。他說他最喜歡的,還是傳統的雙排扣西裝。他認為,很多新出的款式,往往會在幾年之後就過時。而傳統的,永遠不會過時,無論是什麼場合穿出去,都顯得端莊大方。至於燕尾服,則難度更高,對服裝的剪裁要求更加精細,在縫合的時候不能有任何一點差錯,不然整件燕尾服就會全部報廢,一切要從頭來過。

在裕成洋服定做西裝和燕尾服的顧客,無論是軍方的高官還是普通的上班族,都對黎光藻先生的精湛手藝讚不絕口,十分滿意。黎先生說,他的手藝是仿照義大利式的裁剪,因為義大利的西裝注重剪裁的精細,對服裝質地的要求也十分嚴格。每年,他都會專門訂閱義大利的服裝雜誌,從西裝式樣的最新設計圖樣中獲得設計靈感。

他最喜歡的,仍然是不時去香港看國際服裝展。因為在服裝展上,國際的知名品牌,都會推出他們最新的西裝以及軍裝樣式。更重要的是,服裝展上有實物可供黎光藻先生觀察材料的選擇和製作的工藝,這樣他就能夠隨時吸收最新的服裝製作知識。

黎光藻先生真的是“活到老,學到老”。

裕成洋服的店主黎光藻先生

中西文化的交融

由於長期製作軍服和西裝,黎先生一直都和葡人有著非常密切的接觸,這也使得他的生活方式帶有了一些西化的特徵。比如在整個採訪過程中,黎光藻先生一直在聽著西洋歌曲,吃著腰果和曲奇。但是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茶几上擺放著中式的蓋碗茶。

這種中西合併的風格,從他的名片上也可看出一些端倪:一面是剛勁有力的毛筆字“裕成洋服”和“黎光藻”,另一面卻是傳統但卻花哨的英文哥特字體“Antonio Manuel”。

黎先生憑藉著他對中西文化交融的理解,憑藉著他對洋服文化的獨特詮釋,也憑藉他賴以為生的軍服生意,在如今洋服行業並不興旺,甚至已經走下坡路的澳門,依然保有自己的一份堅持。

他也曾歎氣道,如今的經濟環境轉變很大,舊時街坊鄰居之間良好的氛圍已經消失不見,被賭場酒樓的喧鬧嘈雜取而代之。他也知道,現在,像這樣的傳統生意越來越難,而他的幾位同行朋友也紛紛退休。

黎光藻先生在這困境中並沒有退卻,從貝雷帽到燕尾服,每一件裕成的洋服上都有著黎光藻先生的精神:平淡中帶有一種不懈的努力,閒適裡透出幾分固執的堅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