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Elsa

九月的微風吹着綿綿細雨,又到了開學的季節,全澳首個視障特教班也正式開學。三位有視障的小朋友通過家長們及各方面的努力得以在新的學年就讀何東中葡小學。這是本澳首次有非特殊教育機構為視障兒童開設特教班,也可以說是澳門特殊教育的里程碑。

三位視障小朋友與家長一起出席活動
三位視障小朋友與家長一起出席活動

三視障兒童入讀

首三位入讀視障特教班的小朋友都患有先天性視力問題,小加珈患有先天性角膜混濁,前往美國接受眼角膜移植手術後,現已能察覺眼前的事物,是三位小朋友中視力最好的一個;她也是三位小朋友中年齡最大的,現在已三歲又十個月了。另外兩位是三歲四個月的家傑和剛滿三歲的柏禧,家傑一歲多的時候被確診沒有視網膜,現在只能看見光。而柏禧患有視網膜發育不健全,完全看不見事物,只對光有感覺。

小加珈穿校服去上學
小加珈穿校服去上學

9月1日,是新學期的首個開學日,三位小朋友已和正常的學童一樣上學了。暑假期間一直跟進三位小朋友的實習社工羅美芬表示,小加珈放學回家後很高興,表示有很多姐姐陪她玩。而其他兩位小朋友也與普通學童無異,上學的時候會撒嬌,且不願離開父母獨自上學。

採訪期間,小加珈一直跑來跑去,追得媽媽上氣不接下氣,猶如一般小朋友活潑,而比加珈小幾個月的家傑,雖然沒有加珈跑得快,但也愛亂碰亂撞。他因接近全盲看不見眼前的事物,只好靠觸碰去辨認身邊的事物。在人群中,小小的個子細細的手掌,憑着敏銳的觸角,用手摸了摸,便能迅速辨認出在自己面前的是一雙腿,想也不想就用小小的身軀抱着義工姐姐的雙腳;而另一位年紀最小的柏禧,十分黏人,全程也要爸爸抱着不放,爸爸一鬆手便開始喊。這三個小朋友並沒有因為天生的缺陷而減少了童真,減少他們對世界的好奇心,他們調皮、喜歡玩耍、會吵鬧和撒嬌。

柏禧經常黏着爸爸
柏禧經常黏着爸爸

針對性教學安排

開學後,校方與家長開了家長會,學校向家長介紹了特教班的教學條件。現時教青局為三位小朋友安排了一位導師和兩位助教,即每位視障生都被安排一位伴讀人員。小加珈的家長徐先生很滿意學校的安排,他說︰“學校讓我們參觀了視障特教班的教室,裡面四周也包了軟墊,毋須擔心小朋友因撞上硬物而弄傷自己。”另一位視障小朋友家傑的家長林太也表示很滿意校方的安排︰“以前在啓智上學的時候,家長都要在旁陪着小朋友讀書,現在不用了,他們就像正常小孩一樣上學。”林太表示,以前要陪家傑上學,需要全職照顧小孩而放棄工作,對家庭經濟造成壓力,但現在家傑可像正常小朋友一樣上學,她也可以投身工作減輕經濟負擔。

而何東中葡小學會在小朋友開學一段時間後,相約家長召開家長會,針對每個小朋友的不同情況,與老師一起制定他們的個人學習計劃。

柏禧與爸爸,小加珈和媽媽
柏禧與爸爸,小加珈和媽媽

專人獨立教授認知課程

現時本澳沒有完全針對視障兒童的早教訓練和治療,零到三歲患有視障的小朋友沒法獲得適切的教育。對於先天患有視力障礙的小朋友,他們喪失了全部或大部份利用眼睛看和學習的能力,所以,特教班會有專為視障兒童而開設認知課程,但如唱遊等不需用眼睛學習的課堂,他們會以融合生的身份與正常學生一起上課。

沒有專為視障學童而設的特別班,雖然這三個小孩都已三歲,但有的還未學會說出一個字,對身邊事物認知就像幾個月大的嬰兒。他們以前也只能在啓智學校入讀特別班,與智力有問題的兒童一起上課,且特別班比正常的學習少了很多門學科,例如會刪減英文科等,也沒有專人教授認知,令視障小朋友的教育程度與正常學生的距離越來越大,以致他們日後更難以融合生的身份入讀正常學校,也導致他們長大後難以獨立,成為社會與家庭的負擔。

柏禧一邊吃東西,一邊手舞足蹈
柏禧一邊吃東西,一邊手舞足蹈

摸着石頭過河

澳門視障人士權益促進會理事長張志邦表示,教授視障兒童最需要是導師的經驗和溝通技巧。針對喪失眼睛學習能力的兒童,導師要用很清晰的說話,讓小朋友認知身邊的事物。例如讓小朋友知道餐桌上的用具︰“右手邊是一隻匙羹,匙羹旁邊有一把刀,左手邊有一個叉子,中間、十二點的方向有一條毛巾。”任何事情都必須用說話表達出來,又如教小朋友上廁所︰“你向前走,轉右的第三個門口是男廁,第四個門口是女廁。”

視障人士權益促進會理事長張志邦
視障人士權益促進會理事長張志邦

同時,張志邦先生也表示,有需要入讀視障特別班的學童並不止現在已入學的三位小朋友,相信還有其他有此需要的學童,但該會目前沒法掌握準確的數字。現在開設的特教班,家長與校方一起摸着石頭過河,但總算是一個好的開始,也為日後其他方面的特殊教育作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