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老街道——燒灰爐街(Rua do Chunambeiro)

圖/文:澳門口述歷史協會

燒灰爐街,位於澳門半島風順堂區東部,由羅飛勒前地起至灰爐斜巷止。燒灰爐(Chunambeiro)指西望洋山東北地區,包括燒灰爐街、公園街、西灣街、灰爐石級、羅飛勒前地之一部分,以及灰爐斜巷和兒童遊樂園等地方。[1]

E-1燒灰爐街

1)“燒灰爐”的由來

“燒灰爐”這一名稱源自用作把牡蠣殼燒成白灰的火爐。而現“燒灰爐”一詞則泛指原燒灰爐村一帶地區。 燒灰爐村是澳門的古老村落,位於風順堂區東部、西灣與南灣之間,北端出口接南灣大馬路。該村原為淺灘一片,村內居住的多為漁民蜑戶,建有數十間平房,在平房附近設有售賣漁獲的茅寮,茅寮外還結有火爐。村民除以捕魚維生外,由於淺灘的沙堆上不時有鮮蠔和蛤蜆隱現,故村民在早晚潮汐時便試圖在水中采蜆。據《百尺樓詩稿》“南環所見”記載:“晨光漸熹微,水落魚梁淺。砂磧岸邊浮,蛋婦忙采蜆”,即為此況。捕獲的蠔蜆取肉後,剩下的貝殼則堆起來,堆到一定數量後放到火爐燒成白灰,白灰可以作為建築材料,故當時也有建築商在此村採購建材,自此村民便有多一條維持生計之道。

2)燒灰爐炮台

燒灰爐是澳門其中一個最早設置炮台的地方,郭永亮先生所著的《澳門香港之早期關係》載,燒灰爐炮台別名“聖母炮台”,位在南灣街西端,西望洋山之東南麓,以及今峰景大酒店的東邊,也就是民國大馬路的起點,在炮台墻腳有路碑作“1911 Avenida Repoeblica”。它也是澳門古炮台之一。炮台早在1622年,荷蘭人入侵嘉思欄海岸,而為澳葡擊敗時,即己存在。此炮台原地,亦為聖奧斯定會早年的會基原址。1775年,燒灰爐炮台重修的時候,並從這裏修築一道墻,連接西望洋炮台,其墻蹟今還可看得出來。燒灰爐炮台上,設有哨房、哨亭、警鐘,也有彈藥庫。砲位則原有八座,但今可辨認者則僅有两座,其中一座向內十字門,一座高朝外港海面。此炮台與嘉思欄炮台,及伯多祿炮台(按即俗稱“仁伯爵炮台”),都是保衛內外港的堅強陣地。由此可知,“燒灰爐”地區在澳門發展過程中起著重大的影響。

E-2燒灰爐炮台

3)燒灰爐今昔對比

現在的燒灰爐,只是一個普通的住宅區。從前的炮台,已不復存在。留下來的,或許就只有一塊石碑和以“燒灰爐”為命名的一系列街道而已。

1557年,明朝政府批准葡萄牙人在澳門南灣興建工廠,後來葡人便藉故佔領該村,驅逐村裏的漁民,茅寮及火爐亦被拆毀,據《澳門租界圖說》稱:“媽閣原有圍牆為界,界邊有媽祖閣廟,其附近有小村名:竹仔室、燒灰爐等,皆為漁民所居,後被侵佔。”之後再建有燒灰爐炮台;1625年,澳門有一座由兩位西班牙人管理的鑄造工廠, 在那裡實習的曼努埃爾·迪亞斯·博卡羅於第二年開始管理這座位於燒灰爐街的鑄造工廠,他後來成為“非常著名的鑄造家”。該場製造的銅炮和銅鐘廣泛用於葡萄牙在東方的各個據點,甚至還運到王國。在17世紀中葉,位於燒灰爐街的早期工業區已經有兩種製造業:石灰工廠(當地稱為燒灰爐)和著名的曼努埃爾·塔瓦雷斯·博卡羅鑄造工廠,後來那裡又出現了一些別的工業門類。

E-3燒灰爐(約1900年)

1868年於西灣街位置則建有一座大洋房。1869年,澳葡當局把燒灰爐村中段的街道命名為“燒灰爐街”,清同治年間該村隨著南灣街(今南灣大馬路)的開闢而荒廢。1905年當局將該村以北的出口易名為“羅飛勒前地”,1910年民國大馬路和西灣街被闢成後燒灰爐村亦被清拆,其淺灘也被用作闢路,村民亦已消失,只有現今之燒灰爐的街名。而灰爐系列街道,如灰爐斜巷、灰爐石級,其一帶地區則仍被呼為“燒灰爐”。

錢納利還創作了大量有關南灣的油畫和水彩畫:他筆下美麗的南灣,弧型的海岸線,真實地表現了“濠鏡”規圓如鏡的景致;遠處的西望洋山上,豎立著宏偉的聖母教堂,山腳下的嫋吳白煙,在深褐色的樹影裡顯得格外醒目,那是漁民用當地蠔殼燒制土灰而形成的煙,就是至今仍被澳門居民稱為“燒灰爐”的地方。

 

[1] 澳門市政廳:《澳門市街道及其它地方名冊》,1993年,259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