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逝的起伏山巒

圖/文:澳門口述歷史協會

 

眾所周知,澳門基本地貌是山島與淺灣錯雜,可耕地缺乏,水源稀少。昔日半島多丘陵小山,後隨著城市化發展,多被開鑿,今已不在。如《趙氏家族圖》[1]中所標示出的穆玉英山、何山、蔡山、坳山、豬頭山、徐山、半邊月山及塔石山等,除“塔石”二字遺留下來,其餘各山名在如今澳門的地名中亦不見其蹤跡。其中有的山是以人名或者姓氏命名,如穆玉英山、何山、蔡山、徐山,這幾座山的位置多在昔日古村落之郊區,故推測,這幾座山可能為私人墳墓所在地,才會以人名或姓氏標注;而剩餘各山,不難看出,多以山的形狀命名。

圖3- 1  趙氏家族圖

1.半邊月山

今有關半邊月山的記載已不見,該山主要出現在《趙氏家族圖》中,位置與何山(即螺絲山)隔一馬路對望。“半邊月”是一土名,即田畝名,據《清代澳門中文檔案彙編》統計,“沈遐齡堂各田園數列:土名望廈半邊月等,該田園地稅三十畝七分七厘三毫四絲四忽四微······”[2]該處歸屬於沈遐齡堂,“地一段”(田畝大小)。[3]可見該土名是根據山名而定

圖3-2  昔日半邊月山大致位置(放在半边月山)

因《趙氏家族圖》中半邊月山與何山中間的馬路標注:“此馬路通過山背直至關閘沙(即蓮花徑)”,馬路位置與今亞馬喇馬路、馬交石斜坡(黑沙環馬路)位置大致相同,故推測,半邊月山的位置在今亞馬喇馬路西南側,望廈墳場以東。

半邊月山當為19世紀末,澳葡佔領望廈村,開山劈路時消逝,今該山及地名已消逝,無跡可尋。2.

2.蟹山

蟹山即普濟禪院後山,位於普濟禪院北面。在俾利喇街未開闢之前,普濟禪院後山與蓮花山是連在一起的。早期亞馬喇馬路與馬交石斜坡未開闢時,蟹山與螺絲山山體相連,後因前面兩條馬路的修築,這兩座山才並立。

蟹山的得名是因為該山的形狀似一隻螃蟹,山背似蟹蓋,山的兩端各有一塊突露的石,名為“蟹眼”。後因澳葡建造金棚兵營和黑沙灣馬路被掘去一半,今僅存該山的南面半山。[4]

3.塔石山頸頭山、聖美基山

“塔石”顯然因如塔的巨石聞名,但石塔已經蹤跡杳然。原來該區有一座小山崗,在現今亞豐素雅布基街治安警察局福利會附近,山勢向四周延伸,範圍包括荷蘭園馬路、羅利老馬路、賈伯樂提督街及西墳馬路在內,山石嶙峋,雜草叢生,墳塚處處,景象荒涼。據說山巔上有三塊天然巨石,相疊如塔,頗為奇特,故時人呼之為“塔石山”、“疊石山”,其實它舊稱“頸頭山”。

圖3- 3 1781年澳門城市及其周邊區域圖

塔石山原來在澳城之外,乃附近村莊的墳地。至光緒末年,澳葡政府欲開闢此山,於是將山上的中國墳墓盡數掘去。據相關史料載,“光緒三十一年,葡人平毀塔石等處墳墓,投無主遺骸於海雲。”[5]於是乎,三疊石被炸毀,坑渠被填塞,整座塔石山被鏟平,只剩下聖美基墳場附近一帶高地而已。後又在此處闢街建屋,該山原來面貌不復存在。據1957年的澳門街道名冊稱:“頸頭山(塔石山),此崗現幾已削平,內有聖美基墳場(舊西洋墳場),原日伸展至監獄附近。該山引建築屋宇之故,幾被削平,實既不存,名亦遺忘。”[6]由此知,該山今已不存在,連名字也漸漸被人們遺忘了。

塔石村於同治二年(1863年)被葡人占去,此後在塔石一帶開闢馬路,築塔石花園(後改稱華士古達嘉馬花園)。在1869年《澳門憲報》刊載的街道中:塔石只有五條道路,分別是棕櫚街(Rua da Palma)、水井石級(Escada do Poço)、燕子里( Beco da Andorinha)、棄置里( Beco do Largato )和牲畜圍( Páteo do  Gado)。1894年開始建設塔石區,西至厚望街,南至西墳馬路,北至羅利老馬路,東至荷蘭園正街。此地原有一片稻田,低於四周的道路,農民築臨時性堤壩儲存雨水,使用自然肥料,極不衛生。為了結束這種狀況,在徵用該土地後從東望洋山和二龍喉的半山腰的得勝園取土填平稻田,將其分為幾個地段用於建造房屋;經修整後的山坡建成了一條與現在的得勝馬路和二龍喉馬路平行的大馬路,即花士古打監麻新路(Avenida Vasco da Gama)。[7]現在這條大馬路已不存在。[8]

1904年澳葡當局開始挖掘塔石山的泥土用於修整龍田村新馬路,並勒令華人於十日內遷出山上之墳。[9]塔石一帶後經陸續建設,成為今塔石街左右兩邊之城區,此區大略以下面的街道為界:厚望街、羅利老馬路之一部分,肥利喇亞美打大馬路之一部分,及西墳馬路之一部分。[10]

塔石山被削平之後,該處又逐漸被稱作“聖美基山”,參見1993年的澳門街道名冊可知,“聖美基山(舊頸頭山),現幾乎已消失的這一山崗是聖美基墳場所在地,曾伸展至不久前的政府監獄舊址地段。隨著都市化及山崗的平整工程,舊名已不再用。”[11] 如此可推測,因塔石被削平後,高地只餘聖美基墳場附近一帶,久而久之,這一高地被人們稱作“聖美基山”,舊名逐漸被人們遺忘。今“塔石”的標誌也消失了。不過,現仍有“塔石街”、“塔石球場”之名,還算有跡可尋。

時過境遷,隨著社會的發展,環境的變化,塔石街附近如今商業也逐漸興旺。

 

備註:

[1] 《趙氏家族圖》,《趙書澤堂家譜》附圖。

[2] 劉芳、章文欽編:《清代澳門中文檔案彙編》上冊,澳門基金會,1999年,第86頁。

[3] 劉芳、章文欽編:《清代澳門中文檔案彙編》上冊,澳門基金會,1999年,第106頁。內容:“《澳內東望洋等各處田畝清單》(約道光二十八年,1848),二十號半邊月,地一段。沈遐齡。”

[4] 張卓夫:《澳門半島石景》,三聯書店有限公司、澳門基金會,2009年,第15頁。

[5] 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  澳門基金會、  暨南大學古籍研究所合編:《明清時期澳門問題檔案文獻彙編  》第6卷,1999年,第273頁。

[6]  Administração de Concelho de Macau, Cadastro das Vias Publicas e Outros Lugares da Cidade de Macau. Microfilme Edição.1957,P.256.

[7] 澳門市政廳《澳門市街道及其它地方名冊》,澳門鴻興柯氏印刷有限公司,1993年,第311頁。“原坐落一邊為得勝馬路,另一邊為東望洋街及士多鳥拜斯大馬路各一部分之間,迨後為華士古達嘉馬花園、紀念何東爵士國立中葡小學校、市立游泳池及國立伯多祿小學校等將之全部佔用。”此路命名於1898年。

[8] 科斯塔《澳門建築史》,《文化雜誌》1998年,第35期,第11-12頁。

[9]  《澳門憲報》,1901年3月2日,第9號。

[10] 《澳門市街道及其它地方名冊》,澳門市政廳,1993年,第270頁。

[11] 《澳門市街道及其它地方名冊》,澳門市政廳,1993年,第26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