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Elsa

說到盲人,我們總帶着不少疑問:“佢哋點做嘢?又點讀書?又點出街呢?”而眼前的視障人士張志邦,在美國完成社工學位,曾主持過電台節目,在美國的報章上有自己的專欄。而最重要的是,回流澳門後經過不懈的努力,他致力推動的視障兒童特教班,將在九月份開學。

為推動本澳視障早療發展,張志邦到廣州盲人學校取經
為推動本澳視障早療發展,張志邦到廣州盲人學校取經

一覺醒來已模糊

在張志邦十三歲的某一天,一覺醒來發現眼前的世界從此不再清晰,只有一大片模糊的顏色。經過數年的診治不果,氣餒的他變得十分孤僻,足不出戶。“又睇唔到嘢,怕被人笑,更加唔想畀親戚朋友知。”

直到有一天,他的婆婆坐在他身旁,唱了一句歌詞:“命裡有時終有,命裡無時莫強求。知道嗎?”這一番說話並沒有令張志邦“認命”,而是立即意識到,現在自己的頹廢就是“認命”!

當時的不認命,推動他到美國開展新生活,接受教育,並在完成社工學位後,投身到社會福利機構,以自身的經歷去幫助其他視障人士。而最後選擇回到澳門,是因為他對本澳視障權益的“不放心”。他看到政府對視障人士的生活補貼雖然不斷上升,但在教育、就業、個人權利等方面卻停留在七十年代。他把美國“令殘障人士成為納稅人,而不是福利受惠者”的概念帶到澳門,希望做到視障人士能在社會上有尊嚴地生活。

獨立出行跑松山

視障人士要運動冇難度
視障人士要運動冇難度

“尊嚴”二字並不難懂,如何實踐才是難題。如何令視障人士受到適切的教育以及工作訓練,張志邦說到在美國學習時的情況。初到美國的張志邦在澳門時並未能完成小學教育,“因為冇學校肯收,冇人識得教我”。

在美國學習時,社福部門給他安排了一名指導員,坐在他身旁協助他上課,並帶領他走在日常經常到的地方,一邊告訴他一些位置和可以辨別的聲音等,只要他把地圖建立在腦海裡,便可以獨立出行。“我現在可以自己去跑松山,沒有多少人知道我是視障的。”

只要把地圖建立在腦海裡,視障人士也可獨立出行
只要把地圖建立在腦海裡,視障人士也可獨立出行

這位指導員在張志邦完成了六年的大學生活後便離開,此時的他不論在工作、溝通,甚至是生活上已能完全獨立。只需要通過專門的教育方式,視障人士也可以擁有正常的生活。他指出美國政府的確投放了大量資源於視障人士的教育和培訓上,但可以令視障人士成為為社會貢獻的一員,而不是需要社會援助的一員,長遠來說,對整個社會的健康發展起着正面作用。

該會在“國際白杖日”中讓市民感受視障人士的日常生活
該會在“國際白杖日”中讓市民感受視障人士的日常生活

早療教育改變命運

反觀現時澳門並沒有針對性為視障人士建立完整的教育設施,讓視障兒童錯過早療及學習的最佳時機,在教育上與同齡人的差距越來越大,與社會脫節是必然的事,而針對後天失去視力的成年人,現時也沒有針對性的訓練,令他們不能再次投身社會工作,成為了家庭的負擔。“只有通過培訓,再加上一套懂得發音的電腦軟件,其實視障人士要工作真的一點也不難。”

他曾經也為前途而感到迷惘,但他記住了初到美國與職業重建局顧問見面時聽到的一番話:“除了開貨車和飛機,你甚麼都做得到!”說這句說話的顧問,曾當過市長助理,同時也是一名盲人。那刻的震撼,更讓張志邦堅信自己做得到。

推動四年的早療視障班,於九月在何東中葡小學正式開學,令本來被安排到啓智學校就讀的視障小朋友,有機會與正常學童一起生活的同時,在特教導師及助教的幫助下,接受針對性的認知課程。張志邦提到其中一位視障學童,已經三歲了還未學會說出一個字。證明針對性的早療教育對視障兒童的重要性。“越早開始,就越能夠改變他們的命運。”

張志邦在台上發言
張志邦在台上發言

視障人士拍微電影

從2007年回流至今,張志邦成立澳門視障人士權益促進會,參與過立法會選舉,成為視障人士的榜樣,有能力為自己發聲。為了讓本澳的視障人士投入社會,他舉辦不少概念新穎的活動:例如帶領視障人士跑馬拉松;舉辦口述視像活動,讓視障人士也可從語言中“收看”足球比賽、大賽車等。

以“一帶一”的方式,視障人士也能跑馬拉松
以“一帶一”的方式,視障人士也能跑馬拉松

而他與一班視障人士拍攝的微電影《破曉之前》,也將在年尾完成後期製作。筆者心裡不禁冒出一個大問號:盲人怎樣拍戲?張志邦介紹,微電影由視障人士及其家屬,以及一班熱心義工合作製作。視障人士除了參與演出,同時參與了拍攝及後製工作。故事講述一名視障人士如何克服心理障礙,面對投入社會的種種困難。“我哋唔需要去話畀人知點慘,而係令社會對視障人士改觀。拍電影並不是一種專利,只要社會有空間和機會給我們,我們也能做到。”張志邦還把這部本土製作帶到十月中舉行的第十二屆中國信息無障礙論壇中播放,讓全國的視障人士見識到澳門視障人士的實力。

不幸沒有打敗張志邦,每天喚醒他起床努力工作,是一件又一件為視障人士爭取權益的想法。正如他所說:“不用說盲人有多慘,讓視障得到公平的教育和工作機會,就是令視障人士獲得尊嚴的最佳途徑。”

張志邦(左一)曾參與立法會選舉,讓視障人士勇於參與社會活動
張志邦(左一)曾參與立法會選舉,讓視障人士勇於參與社會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