殯葬業的堅持者

圖/文:澳門口述歷史協會

澳門在離島有一處“香格里拉”──路環。路環享有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與橫琴島和氹仔島的海域構成“十字門”,是古時主要的海上運輸管道。路環四周環海,土地資源和漁獲海產十分豐富,曾是一個經濟繁盛的地方。時移世易,自從路環沿海的漁獲減少、漁業衰退,就業率降低,路環居民紛紛外遷,路環變成了現今的蕭條。

上世紀七十年代末搬入路環居住的李錦波,雖然不是路環的原居民,但他對路環懷有一段獨特的情誼。在這裡,他默默經營並堅守他的工作──殯葬業,同時,見證路環的昨天和今天。

1920年的內外十字門, (台灣)中國近代史資料彙編:《澳門專檔》(四),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編印,1996年,第340頁。

定居路環 經歷滄桑

我叫李錦波,1954年出生。我在1978年從內地搬到路環定居,在路環開始新的人生,街坊居民都叫我“波叔”。

我九歲便投身社會工作,十六歲開始學習泥水工作,二十歲便自立門戶,後來與一班工友偷渡過來澳門,從事的是殯葬業,現在我已是澳門永久性居民。

路環不以農業為主,以前這裡沒什麼人種植農作物,所需物品,居民一般到橫琴購買;此外,路環的工廠也不多,有幾個廠存在,也是新新舊舊,輪番倒閉。

我剛到路環市中心定居時,它依然是一個很熱鬧、很興旺的小港口。每逢淩晨,漁民便攜帶著大量的漁獲浩浩蕩蕩地回到民國馬路和荔枝碗一帶的海域起錨,當時一籮滿滿的蝦蛄(俗名“瀨尿蝦”)只需四十元,吸引了很多的澳、氹商人和市民來光顧,飲食業、造船業和雜貨業也很興盛。

世事變幻,這些光景一去不返,唯留一片寂寞與清冷。就連荔枝碗的荔枝也隕落枝頭,讓位於康樂設施。到了八十年代,工友們大都轉行其他職業,我和少數的工友還是繼續從事殯葬業。

路環的衰落,是在路氹連貫公路通車之後。當時澳葡政府從未對路環規劃一個合理而長遠的藍圖,早在六十年代,路環的工作已開始飽和,路氹通車,令更多的原居民遷出路環,另謀生計,加之沿海的漁獲漸漸減少,眾多漁民搬至澳門內港碼頭一帶, 很多都上岸謀生,路環的漁業也開始慢慢衰竭,制船業隨之衰落。人口劇減,令當地的飲食業、雜貨業和房地產業也衰退,整個路環的發展就如同大海退潮一樣,江河日下,最後餘下老一輩的居民在路環默默耕耘守望。

路氹連貫公路(20世紀70年代),《昔日路氹》,第79頁。

殯葬業的默默堅守者

我在路環經營殯葬業的“一條龍服務”,主要工作是打石碑,同時也負責打理山墳、修葺墓穴、安葬和拾骨等。在路環,這個行業裡的人員都是從事多年了的,因此顧客可以不透過中介而直接聯繫我們。同時,這個行業的收入也是不確定的,我以前月薪為兩三萬。比如修葺山墳的價錢就很有彈性,百五、三百、五百,幾萬元的也有,這些都取決於顧客需要的得體程度。一般講,顧客都是選擇萬幾的價錢較多。

除了路環,我還經常負責澳門那邊的山墳,我們的顧客也不僅僅局限於路環,澳門、氹仔等都有。

我做這一行,堅持憑良心辦事,不能草率從事,就算是一些已沒後人的墓穴也要打點,這是出於對顧客的尊敬和對先人的尊重,畢竟死者為大。

路環現在有三座墳場,但是基本不夠用。因為這裡是不可以賣山墳的,而且也不是任何山都可以做山墳,必須是政府給予牌照,規定哪座山是山墳。

現時澳門的山墳都是以前選定的,當時社會上並沒有城市規劃概念,居民會把先人的遺體葬在附近的山上,久而久之,便形成了山墳,路環也是如此。路環的山墳全部給予了牌照,每座墓穴都有號碼規定。若要修葺,要先到政府部門辦手續才能維修。

隨著社會的發展,這三座墳場已不能應付現今社會的需要,骨灰箱也趨於飽和,而澳門半島、氹仔島和路環島已再沒有空間可以開發山墳,所以我認為要解決先人遺體的問題,應該在路環建一座火葬場。因為路環擁有合適的地點和空間,如路環市政墳場旁的地方。但社會上對火葬的概念仍處於保守階段,所以火葬這種禮儀在澳門的前景很難預測。

還有一個很現實的情況,就是澳門地區的殯葬業,對於內地過於依賴。由於澳門土地有限,火葬場仍未建起,加之社會老齡化越來越嚴重,而內地殯葬市場良好,擁有足夠的空間和完善的設施,所以很久以前,便有很多澳門人選擇在內地為先人火化或者入土為安。

從長遠來看,這並不可行,內地的殯葬業市場收費要遠遠高於澳門,現在內地一座墓穴的價錢幾乎可以比美樓價,有的甚至過百萬。可惜澳門寸金尺土,靈位也買少見少。其次,交通甚為不便。還有就是我們擔心內地政府不知甚麼時候會不准許澳門人的遺體安放在那裡。

所以政府應儘快物色合適的地方建立火葬場。

路環信義會之三伯園墳場(20世紀70年代),《昔日路氹》,第78頁。

照我看,澳門殯葬業的前景並不樂觀。澳門的市場的大部分,已被內地佔領了,青年一代又不願意從事該行業。雖然我們現在也有培養一批新人,但數目不多,且以新移民較多,學滿師也要三四年。加上殯儀服務的收入不穩定,可謂“細有細做,大有大做”,幾百至幾十萬也有,但接單的數量不是很多,時有時無,自然影響青年人的從業要求。

所以我好希望政府能補助這個快要式微的行業。

個人生活

儘管路環還沒有得到政府的眷顧,發展依舊裹足不前,人口也越來越少,但是我在路環的生活還是很開心的,因為這裡有我平淡而幸福的一切──安逸。

白日的路環,自然而清新,泥路改為馬路,生活設施逐漸健全,富有海灣特色的種植園的出現,都增加了路環的魅力;晚上的路環,更是一派漁港之夜的寧靜。喧鬧的陳勝記(《舌尖上的中國》在此拍攝過美食)晚上十點便會休息,“雅典”和“華記”都是在十二點打烊,只有少數幾間商鋪會工作至十二點,路環居民也很少會在晚上光顧他們。

享受漁村的清新和靜謐,也許是路環在澳門旅遊業發展的特色。路環雖然是澳門遠處的一座小島,卻擁有眾多富有特色的廟宇和教堂,特別是在市中心處充滿著歐陸風情的建築,還有青翠的松林和清潔的河岸,每逢農曆四月八,還會舉行盛大的慶祝活動,慶賀譚公誕。

發展預期

現在每天來路環觀光的旅客不少,但是由於路環自身的不完備,他們僅僅是來買安德魯蛋撻、參觀譚公廟的匆匆過客。此外,澳門雖然盛行媽祖文化,但是媽祖文化卻不曾惠及路環,遊客未到路環,已先到了媽祖文化村。

總之,路環的發展在旅遊業,更在於自身的旅遊規劃的健全。我十分期望政府能把路環規劃為澳門的旅遊與度假勝地,構建澳門另一處別具風情的歷史文化地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