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老街道——庇山耶街(爐石塘)

圖/文:澳門口述歷史協會

Rua de Camilo Pessanha

庇山耶街又名爐石塘,位於爐石塘區的東南邊,全長約175米、闊約8米,東北端在草堆街連接擔杆里,沿途與木橋街、丁香圍、新埗頭街以及多條里巷相交,西南端在亞美打利庇盧大馬路連接爐石塘巷。

1庇山耶街沿革

 庇山耶街,最初名為爐石塘街(Rua de Mastro)。[1]  爐石塘街得名於街前的爐石塘,此街歷史悠久,早在1869年7月26日官方刊憲命名街道時,就已有“Rua de Mastro”。但據王文達先生記載,此街的開闢早於同治年間。“爐石塘,原為古時澳門北灣一部分,半泓綠水,兩掖沙灘,環抱成塘。岸前砂路即名爐石塘街。至清朝同治年間,澳葡始堵塘建屋,砌成街,無復舊觀耳。”由此看來,早在澳葡填築爐石塘前,爐石塘街就已存在,為岸前的一條砂路。

D-1庇山耶街

爐石塘本為蘆石塘。“蘆石塘”最早見於嘉慶十三年(1808)的《澳門形勢圖》。圖中在營地市的西南海邊標出“蘆石塘”一地,這是澳門“蘆石塘”一名首次在地圖中標出。[2] 另外在東波塔檔案中也出現“蘆石塘”一稱。[3] 蘆石塘原為古時澳門北灣的一部分,自現今新馬路口向東伸展至康公廟一帶。沿海邊都是野生蘆葦荻花,加上橫塘亂石,蘆石塘的得名實由於此。但後來“蘆”字竟然訛為“爐”,而且還沿用著。雖然後來澳葡將此處填塞後開闢馬路訂名為庇山耶街,但許多人仍稱之為爐石塘街。

昔日的蘆石塘的一面就是營地大街,因此此間的許多自內地運送貨物的船隻,都分別由蘆石塘的各個水口運送上岸。今日在爐石塘街另一邊的吉慶里、 十八間、桔仔圍等小巷的一端,就是當年的水口、渡頭。爐石塘街的葡文名稱 Rua do Mastro即意為“船桅街”,名稱使人想起水口間停泊的船隻。直至清同治年間,澳葡當局才把堤岸修理,填塞成陸,鋪以石條,而且更向北面推展,於是蘆石塘才無復舊觀。

關於爐石塘街的沿革,王文達考證爐石塘街“及開闢新馬路後,將蘆石塘街截為兩段,將由新馬路至草堆街之一段蘆石塘街,改名為庇山耶街;又將新馬路至福隆新街之一段蘆石塘街,改為蘆石塘巷”。[4] 但根據1906年的街道名冊記載,當時已有爐石塘街和爐石塘巷,“爐石塘街,由起草堆街至桔仔街”,[5] “爐石塘巷,由福隆新街至爐石塘街”,[6]  因而爐石塘巷在新馬路開闢之前就已經存在,並非開闢新馬路時產生的。直到1926年為紀念葡萄牙的象徵主義詩人庇山耶(Camilo Pessanha)而改名為“庇山耶街(Rua de Camilo Pessanha)”。

庇山耶,出生於科英布拉(Coimbra),1891年畢業於科英布拉大學法律系。1894年4月到澳門,在利宵中學及其附屬的商業學院任教。1899年被委任為澳門法區局長,多次代理法官職務,1900年一度出任物業登記局局長。他對中國的歷史和語言頗有研究,喜歡收集中國的藝術品。他還是一位詩人,出版了一部詩集《漏鐘》(Clepidra),一部雜文集《中國》,文中記述了孫中山1912年5月在澳門接見中西知名人士的情景。澳葡政府為紀念他,將爐石塘街命名為庇山耶街。1982年澳門發行的100元澳門幣以其肖像為圖版。

(2)佐堂衙署

爐石塘畔,草堆街旁,清朝政府曾在此建立佐堂衙署,門口朝向爐石塘街。佐堂,又稱作左堂,按清制,縣令稱“正堂”,縣丞稱 “佐堂”。清朝設香山縣丞, 專門管理澳門民政訴訟事。清雍正八年(1730)添設香山縣承,先駐前山寨,到乾隆九年(1774)設澳門同知時駐於前山,遂移縣丞至望廈村。後又議移縣丞入駐澳門。《澳門記略·官守篇》:“至前山寨既設同知;所有香山縣縣丞,應移居澳門。……香山縣縣丞,亦准其移駐澳門。”[7]  但由於澳葡當局的反對,直至1800年佐堂才正式入駐澳門。

佐堂還多次出現於中國古地圖中,其中最早見於成書於道光二年(1822)的阮元《廣東通志》中的《香山縣圖》。而後在祝淮《新修香山縣誌》(成書於道光七年即1827年)的澳門圖中也有記錄人駐澳門的“左堂署”。佐堂衙署,一直委任多名官員,以處理有關事務。直至道光二十九年(1849)駐澳縣丞汪政被亞馬留所逐,衙署也被毀,現今只留下佐堂欄尾這一街名向人訴說起歷史。佐堂欄尾為現草堆街的橫巷,其中“欄尾”即指的是衙署後部。

(3)同善堂

同善堂

澳門同善堂創辦於清光緒十八年(1892),會址設於議事亭前地,後曾搬至福隆新街,1924年遷至現今會址庇山耶街。

早期同善堂成立時,已提供贈醫施藥服務。1924年進一步開辦“同善堂貧民義學”,開展教育事業。1976年起,更提供免費托兒保育服務。除此之外,派粥、米、棉被、衣物與有需要人士和提供緊急救濟, 亦是同善堂造益社會之舉。抗戰期間,澳門澳葡政府保持“中立”,戰火沒有直接波及,周邊大量難民湧入,澳門缺食少衣,難民餓死無數。同善堂挺身施粥,堅持數年,並且專門施粥難童,挽救了無數生靈。

同善堂出現在鏡湖醫院慈善會成立後的21年即1892 年,創會的目的、宗旨和性質幾乎和鏡湖醫院慈善會重迭, 推動成立的成員同樣為一眾有影響力的華商,其中一些還長期擔任鏡湖醫院慈善會的領導。《鏡海叢報》的一則報導揭櫫同善堂的創立和鏡湖醫院慈善會經營方式的微妙關係:“若鏡湖醫院者,實無益於貧病,而徒有其名者也……又病人之進院,不計其症應否入院方能醫治,如無值事所薦入,雖危急亦不收……所以澳中善士又多立一同善堂以醫人之此故也。”

同善堂的服務也包括贈醫施藥、教育、賑災、撫恤和殮喪等醫療和社會性質的援助,在慈善活動和賑濟範圍上,同善堂和鏡湖醫院慈善會有很大的重疊性。但清末年間澳門華人人口已近十萬, 如此龐大的人口數目只有鏡湖醫院一所華人醫療機構已不敷應用,故此同善堂的出現是適應澳門歷史及社會變化的。

(4)上架行會館

在爐石塘街中段有上架行會館, 這是澳門最早的工會。創建於清朝道光二十年(1840),最初會館門前臨海,故其碑誌曰:“適逢蓮峰開市,爐石成塘。”上架行,俗稱三行,所謂三行指的是做木行、搭棚行及打石行。但由於澳門的打石行工友不多,所以加入油漆一行,統稱為上架行。上架行的工友都奉魯班為祖師, 所以會館進門的大堂設魯班師傅殿,供奉魯班塑像。每年農曆六月十三魯班誕,行中工友休息一天,在會館中鋪張慶祝,異常熱鬧。

(5)德成按

德成按位於庇山耶街與新馬路的交界處,始建於1917年,由富商高可甯及黃孔山合資三萬六千兩開設。德成按共由四棟建築物組合而成,分別由當樓、貨樓、銀號和商店組成,並且以富衡銀號為中心。當樓建在街角,方便客人從正門入,側門出以免被友人看見而難為情。而貨樓就建在當樓後面,方便儲物。商店的最大效用就是出售斷當的貨物。

根據史料記載,澳門的當鋪在清朝時已經開設。據文獻資料顯示,抗戰期間是典當行業在澳門迅速發展的黃金時期。由於戰爭爆發,香港和內地不少居民痛失家園,他們為了躲避戰禍不斷湧入澳門,由於物資供應短缺,百貨騰貴,貧困的市民和難民只得去當鋪抵押物件,以解燃眉之急。

澳門的“當”的經營資金規模最大最雄厚,當期可達三年,利息計算也最低。“按”的經營資金則次之,當期為一年或兩年,利息比“當”稍高一些。“押”在三者中的經營資金是最小的,當期只有四個月至一年,利息則比前兩種要高。後來,由於“當”和“按”的營運模式已經不合時宜,便逐漸被淘汰了,而德成按則是碩果僅存且保存完整的“按”。這座保存完好的老當鋪如今依然靜靜地屹立在它原來的位置上,向人們訴說它曾經的故事。

德成按

隨著時間的推移,建築物逐漸老化,不少面臨被拆除的命運。但是在澳門政府和該建築業主的努力下,“德成按”被成功地保留下來。如今的“德成按”已經變成了一個典當博物館和文化會館的綜合體。而政府出資修復私人物業,民間組織策劃和管理這一模式也成為了“德成按”的創新亮點。

備註:

[1] 澳門市政廳:《澳門市街道及其它地方名冊》,1993年,39頁。

[2] 湯開建:《嘉慶十三年<澳門形勢圖>研究》,《廣西民族學院學報》第22卷第2期,2000年3月,94頁。

[3] 見於劉芳輯:《葡萄牙東波塔檔案館藏清代澳門中文檔案彙編》上冊,第二章《屋宇房舍》,25頁,東波塔檔嘉慶十三年《署澳門同知熊為鋪民黎利東在蘆石塘建鋪營生應聽其開張行事理事官牌》。

[4] 王文達《澳門掌故》澳門教育出版社,1999年,176頁。

[5] Confeccionado por Euclides Honor Rodriques Vianna ,Cadastro das Vias Publicas de Macau ,Macau:Typographia Noronha & Co.1906, P60.

[6] Confeccionado por Euclides Honor Rodriques Vianna ,Cadastro das Vias Publicas de Macau,Macau:Typographia Noronha & Co.1906,P76.

[7] (清)印光任、張汝霖:《澳門記略》, 澳門文化司署趙春晨校注本,199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