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環“疍家”

圖/文:澳門口述歷史協會

路環靠近十字門,優越的海洋地理位置於過去吸引了不少“疍家”漁民到路環舊碼頭附近停泊休息,上岸攤賣漁獲,或在岸上擔些食水到船上,或買些生活必需品。需要的話,他們更會光顧荔枝碗的船廠,維修他們的漁船。

時光飛逝,楊阿姨口中過去那熱鬧的情景已在路環消失,只遺下寂寞的淺灘和荒涼的船廠。

路環海徬是漁民聚居之地(約1955年),《李玉田》第80頁。

“疍家”生活

大家都叫我楊阿姨。我年少時與家人過著“疍家”生活,我在二十多歲時,便離開漁船,移居陸上。後來我到路環工作,但因身體不適,我無法長期站立,只好放棄了那份工作。

現在我唯有在荔枝碗的沿海拾柴,主要是提供給露營人士於晚上砌火堆,從而維持生活。

我已經離開船上的生活三十多年了。

我自小在漁船上長大,燒飯也是在漁船裡,用木來取火,在船上使用的水也是來自路環的水井,每次需要幾毫。

雖說是在船上生活,但是“疍家”漁民的日常生活肯定會聯繫到岸上,從而我也會認識岸上的人與事。

駁艇往來

路環舊碼頭的沿岸較為淺水,一些“疍家”較大的漁船不能靠泊岸邊,唯有依賴駁艇,用來折返漁船與陸地之間。駁艇外形像龍舟,但其長度是龍舟的一半,每次乘搭的費用需要1元。但是漁民除非有緊要事,否則也不會上岸,因為費用較為昂貴。

不需依賴駁艇的“疍家”,也不是每次泊岸都會上岸,因為不是每個海域在任何時候都有魚產,大人們會商討下次出海的目的地,而小孩們需要留在船上幫忙織網。我們泊岸只是為下一次的出海做好準備。

“疍家”的教育和醫療

“疍家”的小孩子,大都負責船上的家務,因為“疍家”沒有固定收入,無法令孩子接受長期教育。孩子有病時,也只能上岸買些成藥服用。但過去“疍家”婦女生產時,為確保大人和小孩健康,她們都會被送到岸上的診所,而大多在路環泊岸的“疍家”都會送臨分娩的婦女到路環輝記附近的診所分娩,我也是在那兒出生的。

路環輝記茶餐廳

我從小就跟隨父母出海打漁。出海時間最長的有五個小時。我爸爸有一次出海,回航時遇到颶風,差點出意外,十分驚險!

婚禮習俗

“疍家”漁民的婚禮都會在船上舉行,我們會把多隻船並泊在一起,船隻插滿彩旗作為裝飾,親戚朋友們便會幫忙設宴。

結婚當日,男家船會駛到女家船接新娘,新娘穿著裙褂。我們當時需按照習俗規定,拜祭祖先和船頭,並且燃起爆竹,以示吉祥。

婚禮整天,主人家都會忙於熱情招待,務必令親戚朋友盡興而歸。

路環漁童,《李玉田》第110頁。

一點期盼

“疍家”漁民漸漸於路環失去了蹤影,並不是我們改換了停泊的地方,而是出海的成本上升,無法負擔,我們紛紛搬到岸上居住並轉行。

我從過去到現在,都是圍著路環生活,眼見“疍家”漁民從水上到陸上的搬遷,以及路環舊區的變化。我現在只是希望澳門政府對路環舊區的優化計畫,能顧及像我們這樣生活艱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