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輝歲月——譚公誕

圖/文:澳門口述歷史協會

    位於南海之濱的澳門,三面環水,面對茫茫大海,大多居民都依賴漁業為生,以海為家。在過往的時代,他們崇拜自然,同時也畏懼自然。海上的生活並不每次皆順風順水,漁民時常要跟暴風暴雨搏鬥,為了有心靈上的依歸,祈求出海能稱心如意,他們自然就產生了一系列的水神崇拜,而當中的譚公,便是路環居民百多年來的心靈依歸之處。故此,每逢農曆四月初八譚公爺爺的誕辰時,我們每每能從路環這恬靜的小漁村中,聽到從賀誕人群中由心中發出的歡笑聲,感到那歡樂熱鬧的祥和氣氛……

譚公

在路環十月初五馬路的盡頭,有一座格外醒目的中式廟宇——譚公廟。譚公廟雖然並不是路環最古老的廟宇,但其距落成至今仍有上百年的歷史。廟宇始建於清同治元年(1862年),廟宇的建成年份可從內部古鐘上的銘刻見證:“……同治元年歲次壬戌仲冬吉旦立……”

建廟的傳說主要有二,一說為一漁民是路環與橫琴間的海面上撈起了一尊譚公的木雕神像,並供奉之,結果拜祭過譚公的居民好事連連,於是其中五戶倡議建廟,以表敬意,此為一說。另外有說在很久以前,有一艘載著譚公神像的漁船駛經路環附近海面,忽然一陣狂風驟雨,與漁船一起並行的船隻無一倖免,被狂風吹至翻沉,葬於大海之中,唯獨那艘漁船避過此劫。自此以後,該譚公神像便被路環居民供奉,及後更建廟供奉,即我們現在所見的譚公廟。

譚公廟內陳設簡單,中央神壇供奉主神祇──譚公。對於譚公的身世,坊間有多種說法,在《惠州府志》卷第四十四篇《人物篇·仙釋》中有關於譚公的記述:“譚公道者,歸善(即今惠州)人也。居九龍山修行,不記歲月。每杖履出山,一虎隨之,或為負菜,往返與俱,人甚訝之……”[1] 而在鄰埠香港跑馬地譚公廟的《黃泥湧譚公廟志》及位處筲箕灣譚公廟中的《創建譚公僊聖廟碑記》載有“譚公原籍廣東惠州,自幼即賦異,能知未來,治病如神。……農曆四月初八譚公誕,本廟香火甚盛”,[2]“我筲箕灣之譚公僊聖,原由九龍峰來……” 。[3]

憑此兩則較為可信的記載,我們可大概得知譚公原名為譚公道,稱譚僊(仙),在道家中又稱作“紫霄真人”,廣東惠州人,在兒時曾當過牧童,並於成年時在惠州地區的九龍山(峰)上得道成仙。仙去後曾多次以小童形象顯靈,在海上指引漁民歸路,並為他們治療疾病,以至預測海上變幻無常的天氣。故此,他被漁家人民視為保護神,尤其在沿海地區,如廣東、香港、澳門三地深受信奉,漁民紛紛建廟供奉,並多以其小孩顯靈形象塑像供設,形成了廣東一帶的“譚公信仰”。

澳門位處珠江出水口,屬嶺南一帶地區,譚公信仰亦深深影響著這塊小土地。除了今天路環譚公廟有所供奉外,位處九澳的三聖廟,也有供奉譚公爺爺的神像。

澳門地方不大,但供奉的水神很多,除了為人熟悉的天后娘娘外,譚公就是其中之一,而其更是歷代路環居民心靈的重要的依歸之所。故此,在農曆四月初八譚公爺爺的誕辰,路環這裡總是充滿一片喜慶和歡樂之聲。

百年神功戲

每逢談起賀誕活動,人們自然便會想到了神功戲。每年四月初八譚公誕時,路環的晚上總是多姿多采,當中最受矚目的為譚公廟前地舉行的神功戲表演。

所謂神功戲,是信眾籌款請戲班來廟為神演戲賀壽,既娛神,亦娛人。據路環老居民憶述,路環辦神功戲的歷史可追溯至20世紀初。早期的賀誕神功戲並非今天我們所見的粵劇,而是鄉民請人,來路環演奏八音鑼鼓、唱戲文(一種民間說唱藝術)。對於久居孤海小島的老居民來說,神功戲是難得的娛樂機會,他們自然希望透過這個機會來獲得更大的娛樂。故此,唱戲文賀誕的形式在隔數年後便被摒棄,取而代之的,是木頭公仔戲,比起唱戲文,多了一重在視覺上的享受。但過不了數年,村民對木頭戲亦感沉悶,便把木頭公仔戲轉為我們今天所見的粵劇,並一直維持至今。

神功戲現場

過往路環的天后古廟也有辦神功戲的習慣,由於天后娘娘和譚公爺爺的誕辰相距不遠,故此,兩誕辰前後的這段時間,便成為了路環最熱鬧的日子。神功戲一場又一場地演出,平常缺少娛樂的居民一下子得到了許多滿足。這段日子,可謂是路環人最歡樂的時光,熱鬧情況可比新年。當時,附近橫琴島上的居民也會趁著節誕,來到路環這邊看戲,故此“天光戲”便應運而生。所謂“天光戲”,是因應神功戲多在半夜散場,來自鄰近村落的居民難以連夜回家,故會在戲棚渡過一晚,待翌晨才回到自己的村子去。在中間這一段時間,戲班會安排一些簡單的劇碼演出讓人們消磨時間,是為“天光戲”。

但是,這樣盛況空前的畫面已經不再複見。由於成本上漲,加上路環人口銳減,路環天后古廟上演神功戲的歷史已於十多年前永久載入史冊,然而,譚公廟上演的神功戲卻依然保存至今。但是,當中也難免中斷過數次,包括有日軍侵華、“一二‧三” 事件的政治因素,也有曾因資金不足而停辦。

自1979年路環四廟慈善會正式註冊後,路環的神功戲便再也沒有停辦。

今天我們所見的譚公誕神功戲,便是由路環街坊四廟慈善會一手籌辦起來。每年的譚公誕神功戲原始於初六共做九場,但近年來已改至初七才正式開鑼,變為五夜兩日共七場的演出。

教人津津樂道的是,譚公誕神功戲百多年來堅守傳統,為世世代代的路環人帶來無窮的歡樂。

較之澳門半島其他賀誕神功戲,譚公誕多是邀請香港劇團過來路環演戲。據路環街坊四廟慈善會負責人憶述,所邀請過的有如 “仙鳳鳴”、“慶鳳鳴”、“雛鳳鳴”、“彩龍鳳” 香港頂級劇團等。風馳粵劇界數十年的小生花旦,像任劍輝、鳳凰女、林家聲、梅雪詩等無不來過路環演戲。近幾年來則主要由龍貫天為首的“彩龍鳳”劇團來澳演出。

除了演出的小生花旦惹人注目外,在譚公誕上演的劇碼也讓演出生色不少。據了解,譚公誕神功戲在開幕時必演《六國大封相》,顯示出劇團實力雄厚,班底強大。正誕四月初八當日多上演《天姬送子》以作賀壽,再伴以《龍鳳爭掛帥》、《帝女花》等精彩粵劇劇碼,讓觀眾大飽眼福。

來到譚公廟前觀戲,不得不提的必定是那偌大的戲棚。此巨型戲棚,相傳可容納上千人。要建造這般大的戲棚,廟宇前方必須要有充足的空間。近年來,隨著城市的發展,廟宇前地的空間不斷被周圍的建築所蠶食。可幸的是,由於路環以往一直孤懸海上,島上經濟並不發達,居民數量亦不多,所以大量的空地得以保留,今天的戲棚依然如往日般屹立在路環海旁,讓遊人市民享受賀誕之樂。

在戲棚的後方則設有神台,迎請路環四廟的神祇——譚公爺爺、天后娘娘、金花娘娘和觀音大士四位神祇到場觀戲。

在早期的戲棚內尚有一個小食攤檔,每年三月初一開投,價高者得。當日,攤檔販賣小食飲品,好不熱鬧。吆喝的叫賣聲、人們的嬉笑聲、舞臺上的演劇聲混在一起,難免顯得有點喧鬧,但這才有些生活的味道,讓人感到親切。

譚公誕神功戲還有一樣東西值得介紹:那就是慈善票。售出慈善票一來是為了補貼演出神功戲的經費,二來亦是替居民積福德,向有需要的人們伸出援手。門票分前座、中座、後座,按照不同的位置而編排,坐得越前,價格就越高。

除此之外,四廟慈善會為了讓長者們不花分文就能看到精彩的粵劇演出, 推出了“敬老專場”。敬老專場多於初九或是初十的午間後舉行,透過本機群組織及橫琴派出所方的協助,免費招待老人家和對岸橫琴的居民看戲,並向他們送上飲品和蛋糕,用行動送上祝福。

隨著路環人口不斷外遷,今天路環市區的常住人口恐怕只有數百人,較之以往三四千人大大減少,所以今天神功戲的觀眾,有很大部分需要靠澳門半島的居民買票進路環看戲。為了方便他們出行,四廟慈善會更安排五至六台巴士到澳門半島及氹仔各地接載,並在報紙上刊登資訊,以便他們得知。人們在看完戲後,又可再次乘搭專車,在指定的網站下車回家。

每一次成功演出的神功戲,背後所花費的心力和金錢是觀眾們難以想像的。由於近年來物價高企,辦一場娛神娛人的神功戲,動不動就要花上過百萬。這筆龐大的資金,就是靠著一群值理們在背後的默默付出。上百萬的資金,依靠著他們到街上去沿門募捐,在居民們、漁民們、商戶們的慷慨解囊下,加上賣慈善票的收益和各大政府部門的資助,一場又一場的神功戲在路環上演,見證路環從滄海變桑田。

活動由路環街坊四廟慈善會所辦

路環光輝四月八

較之本澳眾多的中式賀誕活動,路環譚公誕的賀誕活動可謂五花八門。除了固有的由路環街坊四廟慈善會所辦的傳統演戲賀壽外,亦有路環信義福利會所辦的“路環光輝四月八”,這兩個活動穿插在四月初八的日與夜,使原本恬靜的小鎮變得熱鬧起來。

 “路環光輝四月八”始於由信義福利會自1959年成立以來舉辦的“行善積福慈善行”,其本為坊眾們趁著譚公寶誕組成隊伍打鑼打鼓前往賀壽,順道藉此機會募集善款,以促進路環地區的發展和公益福利事務。但隨著社會的發展和公共福利制度的完善,募款的必要性逐漸減弱。故此,信義福利會把活動進行改良,使活動成為弘揚路環文化的主力軍,除了為譚公爺爺賀壽之餘,更為市民、遊客們推介路環特色,並期望活動召喚散居各地的路環人,重回昔日伴隨成長的土地,聚首一堂,以盆菜聚鄉情。

今天所見的“路環光輝四月八”,從早上的文藝節目匯演、會景飄色巡遊、上香參拜祈福,到下午的啤皇歡樂競賽,再到傍晚的百席盆菜盛宴,節目豐富多樣,讓人目不暇給。活動的大本營設在近路環市區巴士站的打纜街,遊人從巴士下車後,便見一大型花牌在遠處招迎。慢慢步入打纜街,所有的會景飄色隊伍整齊地布在道路的左側,有的身穿特色服裝,有的則手持彩旗,但最為人注目的,必當為來自內地的飄色隊伍,小孩子們早已裝扮好一位位神祇,準備出發。

活動舞台設在打纜街的盡頭處。舞台上上演著各式各樣的文藝表演,台下更有金龍醒獅慶賀。除此之外,主辦單位亦邀請了表演葡國土風舞的團體前來表演,一中一西,趣味溢然,彰顯出澳門中西文化匯萃,多元文化共存的地方精神。

不得不提的是,匯演中穿插具路環特色的表演,路環信義福利會自2010年開始聯同國內藝術學校和團體,打造了獨創的“鯨魚舞” 和邀請來自番禺的鼇魚隊表演“鼇魚舞”,弘揚了我國傳統文化,更為彰顯路環特色出一份綿力。

隨後,所有巡遊隊伍整裝待發,經行政長官、主要官員、社會名紳等嘉賓在門牌前剪綵後,巡遊隊伍便陸續按既定路線巡遊。隊伍從打纜街出發,繞恩尼斯總統前地進入水鴨街,再經屠場前地取道船人街到達碼頭前地。隊伍在碼頭前地環繞一圈後,再經船人街走至處於十月初五馬路盡頭的譚公廟,巡遊隊伍在譚公廟上香祈福後便沿廟後的船鋪街、民國馬路返回位處打纜街的主禮台,巡遊到此方告完成。期間隊伍載歌載舞,笑聲不絕,遊人市民無不停駐腳步,參與這場歡樂的盛宴,有的更到廟內上香拜神祈福,以保年年生活幸福和順。

中式的拜神祈福,少不了的主角當然是燒豬。坊間相傳,吃過祈神後的燒豬會保安康,故此,分派燒豬肉是各個中式節誕必不可少的節目。但在路環這小小地方,所派發的並不是一大塊的燒豬肉,而是別具特色的“開心包”。

所謂“開心包”,其實就是在豬仔包中夾上一塊已切片的燒豬肉。當中的典故從裝著包子的袋子上清楚列明:“每年農曆四月初八譚公寶誕日,路環居民必備三牲酒禮,水果鮮花,熱熱鬧鬧前往譚公廟賀誕祈福,傳說酬神祈福後的燒豬祭品福澤萬家,老少平安,故此祈福後的燒豬均會分派各家各戶分享。隨著前來參與祈福活動之遊人善信漸多,為使人人得以分享,遂將燒肉切成片狀,夾於豬仔包內,並取名‘開心包’,寓意參加祈福活動者,人人平安開心。”

每年的譚公誕,信義福利會都會準備三千多份開心包,人人有份,永不落空,希望福澤萬家,與民同樂。

一輪慶賀之後,歡樂的氣氛仍籠罩著這片土地,在譚公廟不遠處的馬忌士前地(即聖方濟各教堂前方廣場)又傳來了陣陣悠揚樂聲。信義福利會在此舉辦了啤皇歡樂賽,市民遊客踴躍參加,在旁更伴以懷舊西樂和路環特色美點小食,氣氛高漲熱鬧,直延至在晚上舉辦的“盆菜聚鄉情”活動。

晚上的“信義盆菜聚鄉情”活動在打纜街舉行,放眼望去,整條街已佈滿一張張飯桌,讓活動嘉賓、購買了餐券的賓客享用精緻的盆菜,在打纜街末端的主禮台同時獻上多場文藝匯演。

昔日的宴會,只是二三十戶各自拿出看家本領,烹調幾道小菜,在路環大會堂中與眾同樂,但到今天,已發展成筵開百席的盆菜宴。無論形式怎樣變,當中的人情味絲毫不減。參與的賓客一邊享用盆菜,一邊觀看表演,一同緬懷過去,一同訴古談今。

百席盆菜宴,讓歡樂的氣氛席捲路環,讓參與者無不盡興而歸,讓暖暖的人情味感動人心,更讓“路環光輝四月八”在一片喜悅聲中圓滿結束。

路環譚公廟(陳顯耀攝)

結語

時間巨輪推轉,昔日尚為小漁村的澳門,早已變為今天的國際都會,在世界舞臺上發光發熱。原本孤懸海上的小島,其濃厚的鄉村風貌也慢慢地在變遷,跟現代化亦逐漸掛上鉤。道路的開通,交通的便捷,使年輕一代別離這塊伴隨其成長的土地,到外面尋找屬於自己的一片天。但一個譚公誕,一個保佑世世代代路環人的神祇,使所有的路環人又再一次相聚在這片見證自己成長的土地,一同看大戲,一同吃盆菜,一同為他們所尊敬的譚公爺爺賀壽,更一同緬懷大家昔日在路環的歲月,一同展望將來。

無可置疑,隨著時代的變遷,路環昔日的輝煌——漁業已步入夕陽,譚公爺爺作為水神的角色可能已經逐漸減弱,但有一點作用卻不斷在茁大,就是連結著散居各處的路環人。在其他人看來,可能連續數日的賀誕活動只是一場慶典,但在路環人的角度來看,散居海外,或在澳門,或在氹仔的路環人,一場節誕慶典,又重新把他們拉回到同一條線上。所有路環人的力量得以聚集起來,一心一意,同心同德,為譚公爺爺,更為弘揚路環傳統文化而盡一分力。

這就是譚公誕的意義所在。

 

[1] 轉引自鄭煒明、黃啟臣:《澳門宗教》,澳門基金會,1994年, 10頁。

[2] 轉引自吳志良、楊允中主編:《澳門百科全書》,澳門基金會,2005年, 587頁。

[3] 轉引自鄭煒明、黃啟臣:《澳門宗教》,澳門基金會,1994年, 10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