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澳門一塊小小的綠洲,請加油!” ──“邊度有音樂”老闆吳子嬰談結業

文:Anson

7月8日,“邊度有書”和“邊度有音樂”老闆吳子嬰在facebook宣佈,“邊度有音樂”將於7月31日正式結業。這間位於議事亭前地附近,默默耕耘了十年的樓上唱片店,因不獲續租的關係,要和大家告別了。

“邊度有音樂”將於將於7月31日正式結業。
“邊度有音樂”將於將於7月31日正式結業

“邊度有音樂”(及“邊度有書”)是本地文青(或偽文青)和外來遊客的必到蒲點之一,因此結業消息一出,引來不少網友留言大嘆失望和可惜,並向子嬰提出搬店繼續經營的建議。

“邊度有音樂”及“邊度有書”是本地文青必到的蒲點
“邊度有音樂”(及“邊度有書”)是本地文青(或偽文青)和外來遊客的必到蒲點之一

由開店至今,“邊度有音樂”一直與外地獨立廠牌合作,從世界各地搜羅各類非主流音樂專輯,邀請不同音樂人到店裡演出,為本地樂迷帶來一場又一場的聽覺盛宴。正如子嬰所言,能讓小眾音樂在澳門發聲,是開這店的最大意義。可是,儘管唱片店有一定的支持者,但近年仍處於長期虧蝕、艱難營運的狀態。非主流音樂唱片店,究竟在澳門有生存空間嗎?

“邊度有音樂”主要發售非主流音樂唱片。
“邊度有音樂”主要發售非主流音樂唱片

堅持讓小眾音樂發聲

採訪當日,子嬰剛在facebook公佈舉辦第一屆、也可能是最後一屆的“邊度有音樂‧節”的活動安排。由宣佈結業到公佈搞音樂節,不過是相隔數日之事,不難看出這是個倉促的決定。

吳子嬰
“邊度有書”和“邊度有音樂”老闆吳子嬰

子嬰輕描淡寫地說,兩年前,原來的房東將“邊度有書”和“邊度有音樂”兩個單位和租約賣給新業主,兩年過後,新業主有意收回兩個單位,因此兩間店難逃被逼搬遷的厄運。“邊度有書”擬另覓新址經營,而“邊度有音樂”將於本月底正式結業。

舉辦音樂節作紀念

結業消息在facebook公佈後被狂share,驚醒了一眾網友,令他們明白到,原來一間經營了十年,長期賣非主流音樂專輯,帶點文青feel的唱片店真係可以“話走就走”,不帶走一片雲彩。因此,不少人都在子嬰宣佈結業的原post下留言,表達自己的不捨之情。

子嬰當然有留意網友們的反應,他表示:“原來大家如此重視這間小店,這令我有點意想不到。”又說:“這幾天下來,千頭萬緒,日子過得飛快,架上的東西越來越少,卻有機會碰到很多舊雨新知,聽他們在這裡發生過的唱片行故事,勾起無數回憶,也讓我明白店的結束已經不只是我們自己的事,好像有個責任要為這裡畫下一個有意義的休止符。因此決定拿出最後心力,舉辦‘邊度有音樂‧節’”。

“邊度有音樂‧節”宣傳海報。
“邊度有音樂‧節”宣傳海報

子嬰坦言受樂迷和網友們留言影響,才做出這倉促決定。天道酬勤,他過去推動本地音樂的努力和付出,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因此他一想到要搞“音樂節”,便得到不少音樂人義助,大家很快便完成了一連三日的活動安排。

不放棄繼續賣碟

對於網友搬店的提議,子嬰回應道:“過去亦曾有人問過我有冇興趣將‘邊度有音樂’搬到其他地方經營,但我未有打算。至於未來會否重開,目前亦未有確定的答案。看到網友們的留言和反應,也可能會影響我後續的決定,現在每天都有一些新的想法。雖然結束‘邊度有音樂’的生意,但也不是完全放棄賣碟,未來在‘邊度有書’裡依然能買到唱片。”

談到結束這門生意的心情,子嬰表示一方面感到輕鬆,因放下了心頭大石,但另一方面,更多的是依依不捨,包括對一些長期將專輯寄賣在這裡的音樂人、店員以及樂迷顧客,因隨着這間店在未來結業,這些人與人之間的聯繫亦不得不淡然消失。

唱片銷量下跌影響生意

回望當初,子嬰感觸地說:“2003年,‘邊度有書’開業;2006年,‘邊度有音樂’隨之誕生。如果說前者是當時幾位合伙人對理想書店之嚮往的一次實踐,那麼後者更多是個人一次任性又不合時宜的決定。”長年定居台灣,對台灣唱片店市場十分熟悉的他,當時已了解到唱片店非常難做,世界整體唱片銷量已呈下滑趨勢,之所以堅持在澳門開店,是發現一來這裡沒有非主流音樂唱片店,覺得這是小城的一個損失,二來是真心想有個地方,將自己喜歡的小眾音樂推介給本地樂迷,令大家聽到小眾音樂的美妙歌聲。儘管長期面對虧蝕、各類支出成本上漲等狀況,“邊度有音樂”亦咬緊牙關撐過了十年。

十年前草創時店面的樣子。
十年前草創時店面的樣子

對於不獲續租,子嬰認為是天意,“十年剛好是個關卡,讓我可以靜下來好好思考一下該店未來的前途。我不斷在想,除了利用唱片店分享我所喜愛的音樂外,還有沒有其他符合現代需要、更有效率的方式,將自己喜歡的音樂傳揚開去呢?”他承認網絡的便捷銷售模式,對唱片店的生意構成了不少衝擊,“搞唱片店,收入來源主要來自唱片銷售,但這十年來,網絡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不少人透過網絡,不需要付費便能聽到各類音樂。此外,音樂人推出專輯,也可在網上搞獨立銷售,將自己的音樂直接賣給消費者,唱片店還有甚麼作用呢?”

2015年,“藍‧掉”琵琶藍調混種計劃在店裡舉行音樂會。
2015年,“藍‧掉”琵琶藍調混種計劃在店裡舉行音樂會

子嬰又說:“如今唱片店的身份很尷尬,以前它擔任着一個篩選者的角色,在浩瀚的音樂大海中,選出合適的音樂賣給合適的聽眾。但是,現在聽眾接收音樂的方式不同了,自我選擇的意識也很高,在網上聽到喜歡的音樂,便在網上直接購買,根本毋須刻意光顧唱片店。”

由開店至今,“邊度有音樂”(連同“邊度有書”)的會員申請者逾7000人,按理只要有一成人定期幫襯,唱片店便不會陷入如斯尷尬的局面。可是,時移勢易,世界整體唱片銷量市道比十年前更差,“邊度有音樂”又如何能安然無恙,一直守下去呢?

澳門一塊小小的綠洲

就在得悉不獲續租的那天下午,子嬰正坐在店裡一角,腦袋放空,一個素未謀面的年輕人拿着一張唱片到櫃檯結帳,離店前突然跟店員說:“這裡是澳門一塊小小的綠洲,請加油!”

7月29至31日,一連三日的“邊度有音樂‧節”在“邊度有音樂”店裡舉行,多個精彩的音樂節目等着你。真心支持該店的朋友,不要只顧着在網上留言感嘆了,親身到店裡支持吧!

詳情可留意:goo.gl/F3T5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