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拳打腳踢」的無盡旅途 -專訪職業運動員梁嘉恆、吳國權

文/唐敏瑩       攝/唐敏瑩

澳門賭收連月下跌,是自賭權開放十年以來頭一遭,當「派牌」不再是年青人的「安全網」,這一代的大學生,更能勇敢地走出自己的路。兩個九十後大男孩,決心發掘人生的更多可能性,大學未畢業已簽下一紙契約成為職業運動員,立意將「拳打腳踢」當成職業。這條「非主流」的路,非但無先例可循,更波折重重,但年輕人的能耐從來都不容小看,你與「傑青」的距離,可能就只差臨門一腳。

「足球先生」梁嘉恆:澳門人有實力

家恆球場上的英姿
嘉恆球場上的英姿

兩屆「足球先生」   首位「港超聯」澳門球員

梁嘉恆於上年成功加盟港隊和富大埔,今年大學畢業後真正成為全職運動員,作為在港超聯(前身是香港甲級足球聯賽,首賽季於2014–15年度展開)比賽的第一位澳門球員,終可將皮球踢得更遠。23歲的嘉恆擁有高大陽光的外型,加上在澳門榮膺兩屆「足球先生」的稱號,一時受到兩地體育傳媒追捧,大家都加諸不同的期望予這年青人身上,有人期盼嘉恆能為澳門足球員踢開一條先路,又有人放長雙眼看看到底來自澳門的運動員有多少斤兩。為了能夠在香港以全職球員的身份踢上一腳,嘉恆暗地裏的付出可謂有血有汗:「每週至少要過香港大埔集訓三次,無論是精神還是經濟負擔都相當重,但因為以外援身份加盟港隊,所以必須要更加賣力先有機會繼續留低,每支球隊的外援名額有限,不能浪費。」他亦有自己的打算:「希望每場賽事都有穩定表現,爭取球隊認同,一年後轉正成為香港本地球員。」

學懂進退有度

成為全職運動員後,心態會否有所改變?「以前只顧著操練,現在學懂休息。上年沒有好好休息過,受了傷隔一兩星期又落場比賽,導致傷上加傷。這一年舊患再復發,決定真正養傷一兩個月,」嘉恆指一指受傷的地方,「這個位受傷了無辦法射波,而且很多動作都做不到,勉強地踢只會令身體其他部位受傷,這樣不顧傷患踢下去很快就要掛靴(苦笑)。我依然很享受足球帶給我的樂趣,但身體的傷患令我變得有點矛盾,無辦法盡情地踢,倒不如先休養治療,待康復後再盡全力地踢。」當足球由興趣變成職業,運動員就必須要對自己的身體、乃至整個隊伍負上責任,身體資本不能任意揮霍,學懂進退有度,大抵這就是職業球員的第一課吧。

家恆(左)期望下年轉正成為香港球員
嘉恆(左)期望下年轉正成為香港球員

效力的球隊和富大埔在年初遭到降班,嘉恆仍賣力地踢,除了相當珍惜這個來之不易的機會,亦十分看好球隊未來的發展前境。有得踢波固之然開心,但球隊降班後資源定必減少,加上已經大學畢業,夢想如何當飯食呢?「初初到香港發展,如果單靠球隊的offer,光是每個月來回港澳的交通費已去掉一大半,幾乎貼錢踢波。但澳門人其實有實力,如果想要證明自己,最困難在於怎樣堅持。」嘉恆一腳一腳,踢的不只是自己的前途,更是一眾在澳門熱愛足球的年青人的一條出路:「想要成為全職運動員,定必加重家庭負擔,若非家人支持我,我也很難堅持到現在。始終澳門對運動事業仍然冷感,尤其是足球這類運動,出路狹窄,獎牌欠奉,很難吸引贊助商投資。現階段打算兼顧香港集訓同時,在澳門當教練或體育相關的工作,走一步是一步。」

有理想有信心

已經取得學士學位的嘉恆,憑著優秀球技與學歷,大可在澳門找一份薪水不俗的工作,然而決定踢出澳門,除了大伙兒對他的期盼,還有心口的一個「信」字:「我相信自己是有潛力的,亦都相信自己不會辜負教練和隊友對我的期望,最大的目標是能夠以澳門人身份在外地爭取到認同,繼而令本地的足球運動得到認同。」肩負在嘉恆身上的,是一個球壇的希望。

「澳門小子」吳國權:「澳門體育發展需要更多商業元素推動」

KK(右)穿上印有”The Macau Kid”的T恤接受訪問
KK(右)穿上印有”The Macau Kid”的T恤接受訪問

作為澳門第一位職業拳擊手,吳國權(KK)的表現絕對交足功課,自13年起參與各項職業拳擊賽事,至15年已經取得職業生涯八連勝,更有報道以「不敗拳王」來形容這位大學生拳擊手,風頭一時無兩。但無論表演者再好,也需要有一個足夠大的舞台供其發揮,這兩年有外資博彩公司乘著一股拳擊熱,舉辦多場國際級大型拳擊賽事,並邀請世界級的拳手到澳門作賽,連帶「澳門小子」吳國權也一併置身於鎂光燈下,旋即被廣大觀眾認識:「原來澳門都有人打拳!」對的時間遇上對的舞台,成就一個不甘心走平凡路的年輕人。

吳國權打出八連勝佳績
吳國權打出八連勝佳績

攻守兼備的生涯規劃

由業餘走向職業,首先要付出的是比以前多得多的練習時間。為了迎戰一場頂級拳賽,KK曾休學一年全力備戰,皇天不負有心人,往後的幾場比賽KK越戰越勇,打出八連勝的佳績,而就在爭取十連勝的關鍵時刻,遇上澳門賭收連續下跌15個月,博彩業進入「調整期」,這一調整會連帶影響多少相關比賽活動仍屬未知之數,而KK選擇在這一年復學,是否有感拳擊賽事的舉辦也會受到影響?「雖然每年可以參加的比賽次數都不等,全視乎主辦方的活動安排,但今年都可以感受到活動舉辦的次數並無以往頻密,往年間隔三個月左右就會有一場賽事,今年變成了四個月,不知道以後會不會隔半年才有一次比賽。其實家人和自己都想完成大學學業,加上得到理工學院的獎學金,真的幫了很大的忙。」

年紀輕輕已有此成績,大家的焦點都落在KK能否順利取得十連勝的這件事上,但其實就算有實力奪下獎牌,也先要有比賽可打,KK向我們透露,下一場比賽將安排在本年年底,縱使不是拳擊迷,也教人十分期待「澳門小子」的表現。賽事一路升級,又要兼顧學業,加上拳擊運動在澳門相當冷門,KK直言澳門的拳擊訓練已無辦法滿足職業需求:「現在隔日一早便上珠海練拳,下午回澳上課,夜晚有時間就做體能訓練。」現時就讀大三的KK笑笑說,「其實日常生活主要也是側重於練拳,能夠順利畢業就最好,如果要延畢我也沒辦法。」

成功從來不易

和踢球一樣,喜愛打拳的業餘愛好者不是沒有,但從來沒有人想過要將拳擊當成職業,說白了也是因為一個「錢」字。可是單靠每次比賽的出場費,真的能夠支撐日常生活和訓練的開支嗎?「打了兩年的比賽,上一場的出場費終於有些微提升,但仍是很低,假如以一年只得三場來計,單靠出場費根本不可能生存。」面對職業運動員「投資大、回報慢」的困境,KK嘗試仿效外國運動員做法:「外國許多專業拳擊手都是維持每天三、四小時的練習,同時用五、六小時從事體育相關的工作,我這兩年下來也已經習慣了職業訓練的步伐,每天可以抽空做其他的事情例如教打拳、進修,雖然忙但也忙得有意義。」不擔心兼職收入不高嗎?「其實打拳就是我的事業,打得更好自然收入也會更高,現階段就是在發展事業的過程中,未有足夠的資源,也只能靠自己堅持,始終澳門的運動事業仍未有足夠高的商業價值,很難得到平台提供推廣和贊助。」在市場局限的情況下,要打出名堂,似乎作為澳門人就注定要比別人付出更多的努力。

家恆與KK識於微時,曾在中學時期一起參加足球比賽
嘉恆與KK識於微時,曾在中學時期一起參加足球比賽

問到二位有沒有考慮過這條「拳打腳踢」的路可以走多久?嘉恆和KK的答案都大同小異:無法預料。沒有打算要拳打腳踢多幾多年,也沒有想過自己能夠走得多遠,在澳門出身的運動員,並沒有太多的前車可以借鑑,只能一步一腳印地走。而在旁人看來,兩個大男孩的每一拳、每一腳,都是在締造歷史。

*資料圖片由受訪者提供